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唉,怎么都走了。。。。。。  

2006-11-10 19:2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onnie Chong走了

    余慕云走了

    接而是包云龙也走了

    这些香港的良师益友,一个个先后走了

    前些天,当年同一个队的老知青聚会,细数下来,191人中竟有21人走了!超过10/1!

    今天获悉包云龙离去,他那温文意雅、风度翩翩的身影在眼前仍然是那样地清晰,他总是那样地谦谦君子,说话从不会高声调,总不会激动,当然也不会大大声,当天他手持着酒杯依旧是如此地文质彬彬的面带笑意的情景,就如在眼前。

    余幕云就很不一样

    他老人家七十多了,说起话来仍是那样声大大,气冲冲,激动起来甚至会有些颠抖,也顾不了对方是他的多年老友,总之就要说个明白。那天,他刚刚还在座谈会上激动过,散会后,我们路过歌诗赋街时,只见他一人坐路边的长椅上,用电话说着什么,见我们路过,扬扬手。想不到这就是见他老人家的最后一面。

    Fonnie,你说走就走了,Kenlen说,你就像是知道要走了那样,好几天了,你是那样安祥,收拾好你要带的东西,西去,去到喜马拉雅山脚,在你的师父的带引下,找到一处静谧之所,躺下,静静地,走了

    怎会是这样啊

    让我再记下这此名字吧:

    梁永明:你的外号叫“西班牙”。虽然你是混血儿,但不知为何,更像是盎格鲁克逊人种白人的你一点也没半点拉丁人外形,人们却叫你西班牙?你当年还偷偷将自己的月薪(尽管只是那十来二十块)买了一张犁放在了场部门口,说是为了帮轻农场的负担。可是,你忽然不见了,听说连你的妈妈也不知道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总之,就再没有你的任何消息。严格来说,不能说你“去了”。可是,你到底在哪?

    周重远:对我们来说,当年的你是老成持重的,所以,你的绰号叫“周公”。今年的九月,收到你儿子云龙、女儿艺桦从美国的来信,说你到了天国了。周公,你走了也好,免得那病总在折磨你。你到美以后,每年总收到你寄来的圣诞咭,那一年我到美国,很想去看看你,但你是在马里兰州,我却在芝加哥,时间紧迫,来不及啊!嗯,还记得毛毛春雨中你穿起那件为色风衣,将大衣领子竖起的那付样子,我们还笑说:周公,你别以为你现在是在伦敦。如今,你长眠在异国了,虽然那不是伦敦。

    梁彩芬:你是那末瘦小,像是一阵风就会将你刮倒似的;你是那么爱笑,虽然你总不会是人们中聚焦一点。但你就是爱笑。后来你也到了香港,我们还见过一两次。但香港的生活是那样紧张,你能挺得过来么?不知是那一天,你的表哥告诉我,你走了。是病,一种难以治好的病将你带走的。但,至今我还记得你那张笑脸。

    郭银卿:是的,你的外形并不好看,但同学们给你起的个号还是却足以让人们充满想象:“百万”啊!你就叫“百万”。学校里早就传说你是“越南船王”的女儿,虽然我们不知道所谓“船王”到底是怎样一个概念,简单来说就是你家里有的是钱。记得很清楚,我们在香港只是隔着马路见过一面,那天我要到某中医处去看扭伤了的腰,连转身也很困难,我双手搭着妻子的肩膀,走在港岛铜锣湾轩尼斯道上,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叫我名字的声音,当我闻声要转过身来时,只见到你将头伸出电车外,边叫我边向我挥手。那是有轨电车,走得很慢,所以让我有机会看见你。没想到这竟就是见你的最后一面!

    张美娴:你走的那天我赶去了。你静静躺在那儿,病魔已将你折磨得不成样子,谁会知道你曾经是我们的神枪手啊?是我们的游泳健将?虽然你原来就是那末出色,但你总是永远的不吭声,文静得很。直到你爱上了我们的牛仔并成为夫妻时,我们才和你说上更多的话。这时的你,已是我们的大姐姐。那一年,你和牛仔的第一个孩子不幸被淹死,听同学们说,你几乎就像疯了,呼天呛地。。。。。。现在,你和你的第一个孩子在一起了,愿你和你的第一个孩子在天国过得好,美娴!

    叶少雄: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走的,因为你很早就离开了农场。离开了,不知为何同学们也就很少和你联系上了。其它的都记不起,就记得你的脸总挂着微笑,那怕是你脸上的青春豆还没退。

    刘泽斌:“鸡仔”是你的外号,毛绒绒的小鸡,多可爱!所以,你身边总有不少的大姐姐对你关怀呵护,走了这个有那个,你就是有这个福份。可是,你为什么就偏偏没有过得更好的时光呢?走得那么早!

    梁家仁:应该诅咒那个年代,所谓的”学习班“将你搞得太恐怖了,那晚有人说你不见了,场部动员知青们满山去找。但找到了的你,竟是吊挂在一颗树上,你竟自缢了!你太脆弱了!

    钱伏波:从来就是一个不知高低和不知苦乐的小弟弟。你总是到处瞎折腾,没完没了,但人们总不会去责怪你,是因为你的小。虽然这样,所有人绝对想不到,你竟然是走得那么早!

    朱惠卿:对不起啊!你曾经是对我那样的好。你在炊事班的时候,你知道我不喜欢吃茄子,你总会给我另煎两个荷包蛋;每有肉吃时,你就不会给我有骨头的肉;好几次了,你偷偷给我洗衣服,又偷偷地从宿舍后窗送到我的床上。。。。。。开始有人笑我跟你了,我竟不知好歹,给你递过一张纸条,胡说什么“我们还小”之类的昏话!之后,我每到饭堂打饭时,你就故意躲开,要不,你就恶狠狠的往饭碗里猛的一扣,铛铛的响。后来,我去了香港,你就回了广州。最后一次见面,现在算起来也是二十年的那次回农场集体聚会的那次,你笑着走过来,问我:我在电影上见到你,好像是叫做《富贵逼人来》的,演一个“孤寒度叔”(粤语,小器之意,这是我在朋友高志森导演的这部片中客串一个小配角,主演者是董骠、肥肥沈殿霞)。我也笑,那是玩的,要不,早就成明星啦!。。。。。。再过了若干年,听人说,你走了!我立时一阵惆怅,不知该有什么反应。。。。。。原你在天堂过得好,惠卿!

    陈善金;你曾是我们的班长。我们曾因为粤语“善金”与“诜鸡”谐音就叫你做“诜鸡佬”。只记得你是老实巴交的样子,你长得很高大,只是后来你很早就调了我们队,到了南边去了,之后,再也很少联系了。听说你也走了时,我们有点不相信,你是那样高大威猛啊,老班长。

    吴忠键:曾经非常讨厌你。是的,非常非常!我跟你吵架你还跑回广州跟我妈妈说,你说,你是不是很讨厌?但是你好像是个消息灵通人士,中央里发生什么事,那个领导人曾经有过那些经历你都很清楚似的,说起来就是一套套,让人对你的话疑假疑真。唉,算了,老吴,你已走,我还是祝你有快活的时候。

    林淑川:很模糊的印象。对不起,真的记不起你了。

    高其匡:大孩子,心眼好,单纯,干起活来特别卖力气,所以,年纪普遍小于我们这一帮“大哥哥”的你竟也当起我们的班长来。我们叫你做“鸡糠”。曾经捉弄过你,竟将你惹哭了,于心不忍,最后还是放过你。真没想到,你竟也先走。

    冯绍裘:一副“师爷”的模样,戴一副深度近视眼镜,头额很高,头发虽少但永远整整齐齐、光光溜溜。曾认为他是属“深藏不露”者,但直到后来,我们也没发现他干过什么。他走,好像没什么人特别提起过。

    凌德志:听说出身“十分反动”,但谁也没说出过所以然。力气很大,掰手腕没几个人能掰得过他。我们都说,他妈的这小子出身这么反动力气还那么大,难道他老爹是军阀土匪不成?因为他的出身,当时没好多人跟他多接近。但他的走,人们还是很意外的,没多少人关心。也许还是因为他的出身?!

    翟金树:这小子当年在我们还对什么叫爱还蒙查查时就竟已会与爱人一起插电寻短见了(后获救),在我们知青当中轰动一时。可见此人不简单。他不但其貌不扬,还个子小小的,会有女生和他一起寻死?我们一直不得其解。所以当他去世时,人们就会说:唉,总算去了。

    张继新:老革命的子弟。所以,他一来农场就当分队长。什么脏活累活他总一马当先,但就是说话不灵,有少许结巴。不过,人很好,不会去计算人,更不会害人。但是,老天有时就这么捉弄人,为什么这么老实的人会先走?

    杨锐光:厚厚的眼镜后面一双闪烁不定的眼神。记得很清楚,有次农场出现“反动标语”,不知为何,保卫科的人立马就去找上他。有少少暴牙,所以有少少合不拢嘴。他怎样走的,知道的人好像不多。

    李碧秋:也是个子小小的她,嫁了给一个聪明的男同学。就这么个印象。

    李凤玲:好像天生就是个小妇人,很早就很成熟的样子,很会打点一切,什么东西每到她那里就收拾得干干净净。我想,她走的时候也该是干干净净的。

 

    朋友,亲爱的的朋友,所有已离开的朋友,愿你们在天国之路都有神的庇佑。

  评论这张
 
阅读(6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