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小记与霍英东先生接触二三事

2006-11-01 18:56:19|  分类: 私家名人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霍英东先生去世,香港不论左、中、右均对他老人家有这样一致的评价:为人正直、低调随和、乐善好施、予人为善。

    我和霍英东曾接触过三次,当然算不上和他熟悉。

    第一次是应在1986年夏。某晚。我与导演凌子在广州白天鹅宾馆的“故乡水”咖啡厅聊一些事,我所坐位置是向着咖啡厅内里的西面,而凌子则坐着斜向珠江。因为这样的位置,我也就发现霍英东正在和一些朋友坐在咖啡厅内里的位置上,而凌子是看不到的。未几,我见到霍英东离开餐桌,向我们这边走过来。

    直觉告诉我,霍英东走过来是要找凌子。我马上轻声对她说:“霍英东正向我们走过来。在你后面。”凌子一听,说了声“是吗”的同时也掉过头来望向后面。

    果然,霍英东正向我们走来。

    凌子马上起身,要迎上去。

    霍英东见到凌子起身,立即加快脚步走近,向凌子伸出手,握向凌子,连忙说:“你坐、你坐。”

    凌子自不会怠慢地轻扶着霍英东,坚持请他先坐。

    马上有服务员走近,用粤语问:“霍生,你要饮什么?”

    霍英东摇摇手:“不用了,我只坐一会。”

    服务员离开后,霍英东马上就问凌子:“你爸爸最近身体好些了?”霍英东夹普夹粤地问。

    凌子用生硬的粤语说:“好些了,多谢你。”

    凌子父亲是叶剑英元帅。凌子本名叫叶向真。凌子是她拍电影时所用的名。

    随之,凌子向霍英东介绍我:“这位是我的朋友列孚,也是香港人,办杂志、写影评的。”

    我向霍英东伸出手:“你好,霍生。”

    霍英东竟是双手回握着我:“你好!”

    凌子继续向霍英东介绍我说:“列孚的姑父是我爸爸在云南讲武堂时的同学,后来也参加了广州起义,但失踪了。”

    霍英东点点头,没说话。

    随后,霍、凌两人说起叶帅的病情,声音很小。我当然不便插话。当时,叶剑英已经病了相当一段时间了。

    稍倾,有人走近霍英东,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后,霍英东便带有歉意向凌子说:“对不起,有人要找我,我走先了,请代我向你爸爸问好!”说着便站起来。

    凌子和我也一同站起,与霍英东握别。

 

    第二次与霍生见面也是在白天鹅宾馆。时间与上次跟凌子那次见面后相不久。不过,这次与霍英东见面只有短短的两三分钟。

    受凌子之托,我要带一些山西民间手工艺品给霍英东的儿媳妇朱玲玲。因为叶帅的病,凌子要北返,因此她就委托我将工艺品交给朱玲玲。

    朱玲玲是霍家大公子霍震霆的妻子。当时朱玲玲对酒店的美术陈设很有兴趣,她要为白天鹅宾馆负责挑选一些富中国特色的陈设品。

    在香港时已曾见过朱玲玲好几次。因为,朱玲玲是由曾当选过香港小姐组成的慧贤会会长。慧贤会是一个慈善机构。当时,慧贤会通过朱玲玲请凌子物色内地一个有特色的艺术团体来港表演,举行义演筹款。后来,凌子就向她推荐了河北省京剧院的少年儿童剧团。由一帮小孩演京剧,有绰头!一大帮靓女兴奋不已。就此问题,凌子也就委托我与以朱玲玲为首的靓女们商谈有关细节。所以,与朱玲玲也就相熟了些。

    我和朱玲玲在白天鹅宾馆的酒店住客专用区内见面。因为替送工艺品的人尚未未到,朱玲玲就叫来一些墨西哥特色的小吃(当时白天鹅正举办墨西哥美食周),边吃边聊。就在这会儿,霍英东经过,见到我们就走了过来,朱玲玲向老爷(广东人对家翁的称谓)介绍说,是凌子的朋友列孚。霍英东像是记起了那样,微笑着打招呼,然后就说起他的孙儿霍启刚的事。就在这时,送工艺品的人来了,霍英东也就很客气地先离开了。

   

    第三次见面,是在十年之后。但是,那时的霍英东很显然已记不起我了。

    当时(1996年,距今也是十年)我在香港《明报月刊》任副总编辑,某期,经编辑部选题讨论,决定要做霍英东开发广州南沙的专题,由我负责采访霍英东。

    经过一番电话联络,霍英东基金会同意我们的采访,并约定了采访时间——与霍英东一起到南沙,边看南沙边采访。

    在约定的那一天,大早我就到了位于尖沙嘴中港城的客运码头。

    很快,霍英东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也来到了。我直向霍英东走过去。霍身边的人立即将我拦住,我也即时掏出名片说是已经约好一同到南沙采访霍生的。一位中年男人也马上走了过来,伸出手,自我介绍是霍生的秘书何某。这时的霍生显然也知道我就是要采访他的人,也主动走过来,与我握手。

    就在这一瞬间,我已感觉到他老人家已认不出我在十年前曾和凌子,以及和他的儿媳妇朱玲玲当时就和他见过面了。

    我也没有提那十年前的事。人家是大忙人,要记的事情很多,为什么要记住我这样一个跟他毫无关系的人呢?

    上了开往南沙的船。这是一艘汽垫快速船。

    霍英东秘书何某这时叫我到船上二楼的尾部贵宾房,说霍生会在那儿接受我的采访。按嘱来到贵宾房,霍生已经在里面了。

    霍英东看也不看我,拉开他随身带来的行李袋(一个黑色的尼龙拉链手挽行李袋),从里面拿出两盒维它奶(豆奶)和两个面包,说:“你还未食早餐吧?来,我们一起吃一边说。”

    我当时真的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难道这就是香港首富(我一直认为没有上市公司的霍英东才是香港的真正首富。上市其实就是集资。霍英东一向不需要筹钱来干他的事业,而南沙开发就是他拿出那十几亿乃至几十亿现金来“玩”的成人超大型模型。试问香港有谁可以有这样的气派?有这样多的现金?)所吃的早餐?

   没有寒喧。霍英东边喝维它奶边从行李袋中拿出一本小册子,翻开中间大页,这是南沙位置地图。然后就兴致勃勃地说起南沙所处位置的优越,并以南沙为圆心,划出一个小圈圈,很神气地说:“你看,这个圈圈周边六十公里,就有广州、香港、澳门,整个珠三角在都以南沙为圆心!”

    整个航程一个小时多一点点,霍英东一直谈得兴致勃勃。就像是明天他这个全副心思扑上去的南沙未来就会出现似的。我的感觉,他就像是要砌一个超大模型。。。。。。

    到了南沙,霍英东叫我随他一起开会,听听现在南沙各个项目的进展,还特意叫我坐在他身边。

    只见霍英东一边开会,一边从他那个黑色尼龙行李袋子中拿出一份份文件,一面低着头看文件,一边听着各项目负责人的汇报。一旦他听出某项目有什么问题时他会立即头也不抬地说:“你等等,我的意见是这样的。。。。。。请你再说一次。”与此同时他仍在低着头看文件。如是者有好几次。

    这时,我从心里不由得对这位已经年过七十的老人家产生由衷的敬佩。

    以他的年纪竟可以同时做三件事:看文件、听汇报和发言(发指示)。

    会议毕,就去参观他这个“大模型”。

    每到一处,下车后,走得最前面的是他;走得最快的也是他。我这个比他老人家后生一大截的人,跟在他身后就走得有些气喘。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对我说:“老板就是这样,总是他走得最快,我们跟在后面就跟到气咳!”

    午餐时,就在霍英东在南沙办公室的小型餐厅内就餐。很普通的饭菜,最奢侈不过就是一条清蒸斑。和他走路一样,他吃得比谁都快。

    。。。。。。这晚,就住在南沙。

    次晨,去吃早餐。才进入那个小餐厅,赫然见霍英东一身大汗淋漓地走进来。原来,他已经游过水、还打完网球了!

    我的天!

 

    这就是我见过和接触过的霍英东先生。

    仅以此小文,纪念这位为中国、为香港尽心尽力的老人家。

  评论这张
 
阅读(6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