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映画影话:徐克再铸剑——完成一次粗犷的回归

2006-09-26 17:11:28|  分类: 映画影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1年的《蜀山傳》無疑是徐克的一次折戟。人們普遍認為,該片太注重個人的想像世界——雖然一直以來人們都佩服人稱「魔猴」的他在他獨有的天馬行空、飛天遁地世界確曾經讓人眉飛色舞。但是,倘若想像得有那麼一點過頭,也就是逾越了某個臨界點時,效果就會適得其反。其實,早在這之前的《小倩》(1997)、《金玉滿堂》(1995)和《刀》(1995)等片已露出創意想像技疲的端倪。只是到了大量地需要電腦特技《蜀山傳》的時候,「魔猴」更走火入魔了,再難見其處巔峰期《倩女幽魂》(1987)、《新龍門客棧》(1992)和《黃飛鴻》(1991)的想意飛揚。於是,江湖上說徐克「老了」,「再難變新花樣了」,「玩完了」,甚至「崩潰了」等,不一而足。

  所以,當徐克要拍《七劍》時,人們不無懷疑的同時也帶有期望。

  現在徐克亮出了他在冒嚴寒、爍冰雪所鑄的劍,直劈過來,寒光閃處,只將天山權當刀礪。它讓我們看到的竟像是回到《蝶變》(1979!)之前的徐克,一個反璞歸真的徐克。用最簡單的說法是,他摒棄了曾經不倦推銷的瑰麗、炫目、雄奇的視覺影像和幾乎目不暇給的節奏而重拾最踏實和並不養眼的實打。1979之前的意思是,當張鑫炎、張徹和胡金銓至劉家良最輝煌時。打趣地說,這回是徐克「回家」。

  這使所有人均始料不及。 

  惟一「最徐克的」是傅青主(劉家良飾)在開場不久硬闖風火連城(孫紅雷飾)陣中踩著大紅燈籠連番出手大打的一場。其餘的無不是實打實的對打、廝殺和決鬥。這時人們才猛的想起為什麼徐克這回棄程小東不用(和程小東合作時曾經是如此神彩飛揚,如《倩女幽魂》),置袁家班不顧(袁和平、袁祥仁、袁信義對《黃飛鴻》的貢獻是那樣突出),而起用並且是首次合作的典型南派武打的劉家班(劉家良、劉家榮)。南派武打的風格是硬橋硬馬,陽剛淩厲,講究的是寬、長不過方丈以內的騰挪,實打實用;動作不如北派動作那麼舒展,那麼灑脫,那麼講究形體美,那麼定勢,然後是少不了一飛沖天,飛簷走壁。後者在《七劍》基本奉欠,反而使人聯想起荷裏活的《帝國驕雄》(Gladiator)裡的羅馬武士,將劍當作刀。而且,祭出反近年連接而出的《臥虎藏龍》(2000)、《英雄》(2002)和《十面埋伏》(2004)裡視覺營造的習慣審美一招(以致令年輕一輩影迷以為惟這樣才是武俠片),以收出奇制勝之效。這種動作風格從「飄」落至「實」的回歸,「好香港」,無疑是徐克所刻意的。

  所為為何?那應該是徐克對梁羽生武俠小說的另一種解讀,要作一次不再那麼奇譎、不再那麼妖幻的嘗試。他要特地迴避這些重復,暫別過去的自已。本片電影文本是作為原著《七劍下天山》前傳姿態出現,少了原著的束縛之後,偏重於粗獷的風格便顯而易見了。

  與之相配的是,本片的人物造型方面,衣衫襤褸遠多於刻意特異的耀眼奪目。除了屬於反派人物的風火連城等少數確實是有型有款以外,從楚昭南(甄子丹飾)、傅青主、楊雲驄(黎明飾),到女主角的武元英(楊采妮飾)、綠珠 (金素妍飾)等正面人物,不是長髮披面,便是粗布裹身,連佩上的寶劍劍鞘也是那樣毫不起眼,全都不再刻意求異,非動態的視覺刺激也沒有了。人物造型上,反派佔了絕對優勢。故此我們幾乎可以肯定徐克在蘊釀《七劍》的時候就立定了這新的風格變化和追求。楚昭南們的粗陋麻衣和油面垢髮,與不在天上打而回到地上打的實在,有了這些「原始」況味,才能構成與動作在影片風格上的平衡、和諧,從而令這次風格粗獷和踏實的回歸方得保障。
 
  風格上的變化是審美上善變的徐克獨步秘方。因為他是徐克。不再迷戀特技和浪漫的他,可喜的是這次多了一份克制,不論是對視覺、畫面和節奏的控制方面,很明顯,與以往極至的想像追求一樣,要「回歸」就要「回」得徹底。

  說回影片文本本體。前述本片是梁羽生原著《七劍下天山》電影版「前傳」,影片的結尾處很明白地告訴我們,到「續集」時才是正本戲的開始。雖然零碎的剪輯可能會讓觀眾對那七把劍的描述感到有點惶惑不清,然而,因為這份省略,或因為嫌棄那些迂腐,則大大著力於「劍格」合一:壞人不配佩好劍。風火連城當然就是壞人。原來劍要與人格相配。傅青主上天山請兵救武村,正如不少人說的,似足了黑澤明的《七俠四義》。事實上,相信徐克和他的編劇們在度劇本時肯定就想到這一點,當鏡頭對著這條村俯瞰時,便是「回」到了一個經典的傳統。徐克當然不會傻到沒有這個聯想。所以還要這樣做,那就少不了一份對黑澤明致敬的意味了。這表明了徐克「回家」的決心。其實,回到冷兵器時代與生存之間時,作為動作片作家導演,本片中的武村村民並不是像《七武士》那樣是純農民,也不僅只有習武,還是天地會成員。那麼,這裡武村的意義就與黑澤明當年的《七俠四義》所說的村民請武士保衛村莊——實質在表態支援日本成立自衛隊(日本在1955年修憲,成立自衛隊,黑澤明拍本片時是在1954年)完全不一樣了。換言之,黑澤明當年在形式上要學荷裏活的西部片,但要賦予的是右翼政治立場;而徐克不像黑澤明那樣把農民視之為愚昧的,他寫的天地會人反而是有抱負的。原來,徐對黑澤明的致敬,僅僅只在表面,其核心意味卻絕非一回事。所以,本片讓觀眾看不到像《蜀山傳》那樣說什麼紫劍、青劍雙劍同源、元神合一,更沒有什麼玄之又玄「劍氣」的扯淡,回到最樸素的原理——什麼人配什麼劍。

  這才是徐克要說的故事和要說的東西。

  請容筆者可能(只是可能)偏狹的說一句︰武俠片(也包括了所有的動作類型電影)的話語權還是掌在香港電影人手中。香港武俠片大多數是以南派為主的(這是必然的)時候,內地或台灣的後來者們,就處於一種接近模仿徐克風格的狀態,並以為那是武俠片的必然,當徐克突然返回「好香港」的源本時,或叫做擁抱香港類型片特有的風格和色彩時,從來就乏武俠話語權的,或缺少了長時間動作類型電影(這其中又細分為分功夫、武俠和警匪)薰陶看客們就以為徐克真的老了。

 

   原载《中国新闻周刊》2005/10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