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映画影话:只见满室风情的《长恨歌》

2006-09-30 15:50:43|  分类: 映画影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有满室风情的《长恨歌》

 

 

不少人都说香港导演关锦鹏要拍的上海比起内地导演所拍的上海“更上海”。原因是因为有关锦鹏的上一部《阮玲玉》为证。现在这部《长恨歌》又来了,似乎再要说明这点。

是的,即使是谢晋作为生活在上海超过六十年的电影导演,大概除了拍于1955年的《女蓝五号》确有著较浓的上海味外,余下来的却再难见到上海感觉了。如《最后的贵族》,就连出生在上海有女主角潘虹也没有上海女子的味道。这是一个看起来颇为奇怪的问题。

王安忆的原著当然有较大的篇幅去描写上海,但作为电影,并且因为将笔墨集中在女主角王琦瑶身上时就必须作幅度较大的改编。这样问题就来了,只见人而不见“海”。没有了“海”也就没有了所谓的“派”。“海派”、“海派”,就是在最可能大的范围内追求越显奢华、越显气派和越显不寻常的作派。换言之,发生在本片女主角王琦瑶身上与四个男人之间关系的故事是可以发生在中国任何城市的。王琦瑶由郑秀文饰演,究竟适合与否,且暂不去说。但她之于梁家辉、之于胡军、之于吴彦祖,却不见足以引起人们兴趣的戏剧冲突,大银幕上处处充斥着她的大脸时,不管她和谁,都让人觉得不外是重复又重复。关锦鹏似乎不想冲破那个大框框,就牢牢地钉着她,将那大银幕变将成相架般——只是晓得动而已。

我们并不是说非有弄堂不可才有上海感觉,也非有霞飞路(即现时准海路)和它的法国梧桐婆娑树影不可才叫做上海气派,又或是非有百乐门大舞厅不可才能是上海派头。胡军所拥有的爱丽斯公寓是郑秀文出没最多之处,然而就是这样一处说得上是满有贵族气味的内在与其外在却没能产生联系,它是显得如此的孤独。这让人想起类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该片拍得并不好,但至少它是让女主角和她的男人同居之所与其外在是产生联系的。影片是显得如此的局促和满是饱和状态的情与欲。人们并不是说非要拍出情天恨海般的大时代气势才感受到满足,然而,因为王安忆便让人使得对之会有一定期待,也因为是关锦鹏,因为其《红玫瑰与白玫瑰》(尽管本片与许鞍华的《倾城之恋》拍得一样失败)、《胭脂扣》和《阮玲玉》,人们对他同样充满期望,那是肯定的。

王琦瑶是那千百个曾被赋予许多命运跌宕的上海女人中的沧海一粟。关锦鹏找不到张曼玉,于是只好找来“次选”的郑秀文。非张曼玉不可吗?当然是否定的。只是有了张,在票房上就有了更可靠保障罢了。有人质疑因为郑秀文的那口带有较浓粤语口音的国语让人难以忍受,个人觉得这倒是次要的。事实上,张曼玉也是一口粤语口音的国语。最重要的是,作为“佳人”的王琦瑶,影片给予她的是没有了完完全全的原来的王琦瑶,是缩版王琦瑶,这样,要倾倒众生,郑秀文是未符理想的人选,而过份地将几乎所有特写都给了她的时候反倒是突出了她的弱处:演喜剧郑秀文是可以驾驭少了大家闰秀或小家碧玉的那份夸张,反则就没有了丽质天生的婷婷玉立、可望而不可即的气质了。

《长恨歌》只给了我们满室风情而没有推开窗台让人看到的是满眼的春色或可看到秋来叶落的景象。

 

原载〈新京报〉2005/10/16  原刊标题为〈但闻长恨歌 不见大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