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吉卜赛式的布尔乔亚

2006-10-25 14:27:39|  分类: 电影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吉卜赛式的布尔乔亚

 

列孚

 

很早就“接触”过电懋。因为命运的吊诡是如此神奇:1966年冬,北上的我住进了中央音乐学院其中一个钢琴室。某日,发现那临时铺设的床底下有一大叠杂志,好奇之下全拿出来,一看,竟全部是香港电影杂志——《南国电影》、《国际电影》、《娱乐画报》等,不下四五十本。据说那是首都文艺界红卫兵砸“四旧”从“旧文化部”砸回来的战利品,不知为何塞到我这床底下来了。其中,以《国际电影》最好看。因为,它的女明星都很漂亮,身材很好(有泳装哦。那时压根儿不知性感为何物),至今还记得她们中的一些现在很少人提的名字,如孟莉、张仲文(叶枫、葛兰说的人倒是很多了)等。该杂志内容全是介绍电懋公司的影片和明星。这是“接触”电懋的开始。

作一万个梦也绝对没梦想到,九年后我成了这其中一本杂志——《南国电影》的编辑。之后,就一直从事与电影有关的文字工作。我想,如此经历,人类大概只有十亿分之一这样的机会。这比中什么双色球头奖简直还要难得多。而中这个“头奖”的这个人竟然就是我。

有时你不能不相信命运的诡异。

当上《南国电影》编辑时,《国际电影》已经随着电懋(国泰)公司的结束而停刊好几年了。但人在“南国”,却心在“国际”,到处找旧《国际电影》。《南国电影》是邵氏公司官方刊物,而《国际电影》却是电懋公司关联机构国泰公司的官方刊物。当时两家公司是死对头。没法,谁让自己一直迷上原电懋的女星们呢?直对香港电影到算是有些见识后,才逐渐明白,原来这是布尔乔亚。原来“毒”早已深烙。

是的,电懋作品彻头彻尾地小资。就连住在贫民窟钻石山石屋里的一家(《玉女私情》)也穿著讲究得裤腿上的摺痕也很笔直时,那你就难以想象住在九龙塘大户人家的熨斗怎样的一个样?风雨漫天的时代,流民四处,尤敏们一个个依然发丝不乱、光洁整亮(《星星•月亮•太阳》),那你是不是也不可想象逃难时竟会有人像吃西餐喝汤时那样仍坚持以汤匙用汤而不用餐匙?葛兰象喝了极品红酒陶醉般的唱经过改编的《卡门》插曲(《曼波女郎》)因为得悉自己真正身份而失落?有点不着边际吧?是的,电懋电影和其里面的人就象永远好整以暇地时刻准备着——就算破产,也要坚持优雅地喝英式下午茶。是的,它是属于另类的布尔乔亚,因为是多了些浪漫、型格、姿态和物质。然而,它是失根和落拓的。

《玉女私情》、《漫波女郎》等不约而同地都有“生母”、“养母”这样的母题。他们本来不属于这里,但命运偏将他们安排南下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继续生存。处境是吉卜赛式的,形态是保持着布尔乔亚式。电懋影片几乎无一例外地彰显主角们曾经拥过财富、理智、谨慎、既敢冒险又要有保险——典型的布尔乔亚;此刻虽不得不“寄人篱下”,但仍然要保持身段,不论是该公司主力编剧张爱玲或《四千金》、《家有喜事》或《情场如战场》影片等。此外,电懋的大多数影片让人感到是“她”而不是“他”:以女性形象“主宰”,雄性在这里只系从属地位。从“当家花旦”尤敏、葛兰、叶枫,到“最美丽的动物”张仲文,“野性”孟莉等,甚至从该公司所出品主要影片的名字就找到这种感觉。为什么会这样?也许就是吉卜赛因素了。吉卜赛永远在寻找他们的乐园,但总难以找到,于是不停地流动,在追寻一个梦。没有人会追寻恶梦。于是乎,美丽尤物就替代了这种梦境,让它很“真实”地出现。这又很符合布尔乔亚集体审美情趣。本来,电影就是梦嘛!也难怪自己为什么会身在“南国”心在“国际”了。

    电懋现象的出现,只能在那个特定的年代。

 

    2004/12/18写于北京

    刊于《新京报》纪念中国电影百年特辑 2004/12/20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