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南国都市电影的淡定底蕴

2006-10-25 14:40:39|  分类: 电影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国都市电影的淡定底蕴

 

列孚

 

1998年,香港影艺戏院办了珠影四十年回顾展,该活动总题好像是叫做“南国风情四十载”吧?那晚前来参加的开幕式酒会的在港老珠影人可真不少,济济一堂,好不热闹。

这次回顾展的最突出的主题就是“南国都市风情”。

1980年代中期,当第五代跃出之时,珠影也不甘后人,组建了一个青年创作组,成员就有孙周、张泽鸣等人。结果,孙、张等也不负众望,先后拿出了《给咖啡加点糖》、《绝响》、《太阳雨》、《心香》等佳作。全是城市电影。他们与西影的黄建新一道,曾被称为“后第五代”,以区别于只擅拍农村题材的第五代。不少人批评中国内地电影人总不会拍城市题材电影,就算拍也拍不好。但是,珠影的导演不仅是“后第五代”能拍出并能拍好城市电影,就连张良这个南下并不很长时间的中年人也能拍出一部《雅马哈鱼档》,以及胡炳榴后来所拍的《安居》时,那就使人觉得原来广州给人在感觉是很城市的。

不错,也许《雅马哈鱼档》会溢出一些鱼腥味,那时的人还会趿拉着木屐“哒哒”的响,《绝响》里面从雨后小巷飘出来的那阙广东音乐似乎没那么大气,《给咖啡加点糖》投影在那座荒废发电厂断垣上的身影也不那么特别的“酷”,《安居》深巷处榕树下的粤曲“私伙局”(即类似北京票友松散的民间京剧爱好者组织)好象特别市井。然而,所有这些无不处处流露出岭南风韵——原来这是有承传的。1950年代的《羊城暗哨》,尽管是部反特片,却出奇地拍出了特有的南国都市况味;1960年代的《七十二家房客》,更突显出富于平民化、市井化风情而成经典。要不,周星驰就不会在他那部《功夫》中一开始就再次重现出来。

城市是由细节组成的。拍出了一个城市的细节,就拍好了这部城市电影的一半。广州一直给人的感受觉是那么俗俚俗气,就连后来屡屡出现在电影上的广州人形象、广州人说的一口粤腔普通话、电影对白中大凡提及走私活、做灰色买卖都说“广州”等,几乎无一不是说广州就是不那么“地道”。最近一次在电影中提及广州的是《青红》,青红的老爸他们开地下小会,议论“形势变了”,“广州”那边如何如何。广州要是真的那么“好”,要得要开地下小会来议论么?换言之,那其实是当时广州的“另类”诱惑。《雅马哈鱼档》里的人开着摩托车做买卖,《给咖啡加点糖》里的自由摄影师偷拍擦鞋妹,《绝响》里老乐师的儿子想着要偷渡去香港,《心香》里的小孩在珠江长堤上引吭高歌“穿林海,跨雪原”,都显得那么“另类”。恰恰,这正是广州不那么俗的一面。

俗与不俗并存并取得平衡,广州电影人对这个城市捏摸得蛮有感觉。这是洋溢着海腥味的广州,与内地很不一样的广州。所以,南国都市风情的提出和肯定,就是因这些方方面面构成的不一样而成。广州早在19601970年代就曾经拥有过中国内地全国最高的大厦,但广州电影从来不会去表现这些;广州在1960年代至1980年代就最早拥有第一条和最长的立体交叉和架空天桥,但广州电影并不去表现这些;广州的广交会全国闻名、历史悠久,白人、黑人、海外华人来来往往,但广州电影也不会去表现这些;中国最早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白天鹅宾馆耸立在珠江岸边,但广州电影从未出现过它。。。。。。因为这些都不是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某种意义上说,广州人“见惯世面”了。是的,好的城市硬件很能表现城市,但,这不过是表面。更在意的是内在的,反而是在身边的一切:大排档也好,横街窄巷里的竹丝琴弦也罢,反而是最值得投入多些关注的。这样,风情就有了,这个城市的淡定底蕴也就呈现出来了。

但非常可惜的是,广州电影人忽然没有了这股劲,珠影沉默了,完完全全的没有声音了。

 

2005/01/06写于北京

(有否刊于《新京报》纪念头中国电影百年特辑?忘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