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对第五代的一次预言——如何看《十面埋伏》?

2006-10-25 14:44:26|  分类: 映画影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對第五代的一次預言

——如何看《十面埋伏》?

 

列孚

 

    今年是中國大陸電影第五代生二十年。自從1984年一部《黃土地》在香港國際電影節大放異彩,連同緊隨其後的《一個和八個》(盡管它是比《黃土地》出生得還要早) 、《獵場扎撒》等,宣告了中國大陸電影第五代的生。

    二十年過去,現在的張藝謀幾乎成為這第五代的象征。

    人們引頸以待的《十面埋伏》是張藝謀新作。說這影片會讓人們引頸以待其實並沒有誇張。因為這是第五代再一次証明要向藝術與商業平衡的召示。《英雄》已經証明了這種平衡的成功。該片在內地取得了二億八千萬票房,堪稱一時無兩。這就更使有關人等有持無恐,大可拋上沒必要的包袱,自在發揮。所以,張藝謀就更有了更大的空間,將他理念中的武俠世界營造得淋漓盡緻。

    和《英雄》一樣,《十面埋伏》也是一部商業片。

 

 

 

    張藝謀以他最大特長來經營《十面埋伏》是完全可能的。因為他沒理由拋丟己之所長。他將再會以奪目的造型、斑爛的色彩和壯闊的景象來表現故事。他的文學劇本策劃王斌就曾說過,他們會吸取《英雄》忽略人物感情和故事情節的經驗,會加強這方面的內容和敘述技巧。照這麼說,這應當是一部以情節取勝的影片了。可是,你別忘了,如前所說,本片導演可是姓張名藝謀。這是個很擅長玩畫面、鏡頭、造型和色彩的天才。我們早在他以前的作品當中,如《紅高粱》,張藝謀就特別強調了它的紅,紅色的轎,紅色的酒,紅色的布帳和血紅的太陽;在《菊豆》中,我們看到了染房外那一排排高高晾起長長的赤、橙、藍、紫染布漫天飛舞;到了《大紅燈籠高高挂》時,我們又看到了再一次的誇張的紅——如果你還記得那場為四姨太敲脚骨的戲,如果你還記得三姨太因為新姨太而在自己的房間大吃其醋的戲,紅色的張揚,又是張藝謀的一次好色之作。當然,《英雄》是他好色到了極至至事先張揚絲毫也不想掩飾的程度。二億八千萬的極佳票房讓張藝謀和他的伙伴嚐到了世上最讓人羨慕的美肴。此外,獨特的人物造型在該片也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紅、白、綠、黑這四種顏色作主調的人物形象和畫面色調,特別是黑。他說過,秦崇尚黑,因而我們可以從最後一場李連杰與陳道明在宮殿看到這黑的運用,又看到黑壓壓的秦兵鋪天蓋地,形成震撼效果。以及看到從服裝、髮型到所用兵器等,無不體現作為與全片格調統一的手段而刻意地突出了色彩作用。

從《紅高粱》到《英雄》,所有這些確在視覺效果上造成強烈的衝擊,同時也會給影片帶出了風格,帶出了意味,並且,這種風格化,也著實鑿了下張氏印記。

    也許你會發現,張藝謀的這些作品,那些強調色彩的影片全都集中在非現代題材。你不會在他的《秋菊打官司》、《幸福時光》、《一個不能少》和《我的父親母親》等現實題材故事中發現如許豐富瑰麗的色彩。這樣,問題就很明顯不過了。因為,現實生活題材沒有距離感,人們對身邊的生活太有認知、太具象,缺少了想象空間,而生活中的柴米油卻是日日纏繞著人們,難有什麼功夫去欣賞既不能吃也不可解渴的顏色。天天見到的就會熟視無睹,猶如久入鮑廚便不聞其臭。可是,遠在民國或半個世紀以上的時代,距離感遠了,就有了些想象發揮。而到了秦朝,這近三千年的空間想象便有了可發揮至最大的可能。大多時候,審美是由陌生感做成,距離愈遠,越感陌生。如此,色彩的主調、格調和板塊,就任由所愛所喜而有所做就。

    這應當是張氏印記的一種繹。

    看來,張藝謀以他可能獨特的審美觀來讓人們承認電影只有這樣才是美。

    他這樣看、這樣做,並沒有正確與否的問題。實際上的問題也只有你喜歡或不喜歡罷了。如果你是張藝謀的擁躉,你絕對就會喜歡;如果你對張藝謀不過抱中立立場,那你也許就不討厭他所說的故事,甚至你會覺得有意外的驚喜;如果你是從另外的或自從他做了些你不喜歡的事的角度來看的話,因為你本來就抱有成見,那你就有可能是其中不幸者之一。

    張藝謀絕對是第五代最風格化的代表。

    然而至少是,你得承認,《十面埋伏》的前提是一部商業片。如是,那你也就得承認了距離感可做就一種獨特審美並運用到這部商業製作取得平衡時,那你就得承認張藝謀、肯定張藝謀。

    是的,張藝謀的電影在他拍過《一個不能少》和《我的父親母親》後,就出現了一些不一樣。那些不一樣可能是《圖蘭朵》又或是《申辦奧運》電視片所帶來而形成的某些人的某些看法、某些意見,又或者由于《臥虎藏龍》帶來的刺激(張藝謀曾說過,正在籌備《英雄》時才看到《臥虎藏龍》),所以才走了現在這條路——再好萊塢靠攏的路。

筆者在南方某報就曾將張藝謀比喻為 迷你邁克爾‧喬丹。這是因為咱們中國電影就少了個喬丹,所以中國內地電影才不行。中國電影目前不缺像小津的,也不缺像阿倫‧雷乃的,就少了像法蘭西斯‧科普拉,少了像史蒂芬‧斯皮爾伯格那樣的。因為NBA將籃球技術與商業營運結合得非常成功才出現這麼個喬丹,反過來,喬丹當然也讓NBA走向巔峰。而張藝謀《英雄》在內地電影 票房沙漠上創下全國人民平均每人貢獻五元二角的成績,確可有中國電影 迷你喬丹之譽了。

    所以,張藝謀在銀幕上甩出去的是什麼顏色都是他的苦心造詣,人們對他的顏色處理是有信心的。反正也要看看老謀子這大手筆回灑出來的是啥個色,潑出來的是啥墨,章子怡的造型又是啥個模樣。章子怡可能是中國內地最具潛質的女明星,那麼,我們是否至少,也應該看看她在《十面埋伏》裡比《臥虎藏龍》中的她進步了多少。這也是關注點之一。

 

 

 

    作為第五代拍武俠片的第一人,張藝謀必須向這些人致敬:胡金銓、張徹、張鑫炎和徐克。

    在中國內地才開始拍武俠片的時候,香港和台灣就已經拍過千部以上的武俠片了。其中,這一胡、兩張、一徐無疑是中國武俠電影的大師。

    所以,當張藝謀的《英雄》出現時就竟創下驚人票房,這已經讓人驚喜了。除了故事主題、故事情節和人物會讓人產生某些爭議外(問題是,又有哪一部電影是完全沒有發生爭議呢?),難有太多苛求。 說到底,還是以能者為先,還是以票房論英雄啊!

    說起好看的武俠片,徐克導演的《新龍門客棧》(1991)的確好看。然而,徐克也不過是從胡金銓舊《龍門客棧》(1967)那裏得來的遺產。胡金銓自1966年的一部《大醉俠》開始,奠定了他的中國武俠電影不可動搖的地位。兩年後的《龍門客棧》成為當年香港賣座冠軍。七年後,胡金銓登上了他事業高峰,《俠女》(拍于1970)1975年獲得戛納國際電影展技術大獎。這是中國電影第一次在國際最重要影展上所獲得的大獎,也是中國武俠電影第一次讓國際上得到認可。隨後的《忠烈圖》(1975)、《空山靈雨》(1978)、《山中傳奇》(1979)等都為後來者作出了示範。與胡金銓同期的張徹,以《獨臂刀》(1966)拍出了後來被譽為是 新派武俠電影代表作。在這部影片中,張徹首創用手提機拍攝,讓畫面更具動感。該片還首次創下香港電影百萬票房紀錄。之後,張徹就一直沒有停止過拍武俠片或功夫片,《大刺客》(1967)、《金燕子》(1968)、《報仇》(1970)、《少林五祖》(1973)等等影片,都在中國武俠動作片中有著重大影嚮和意義,培養出一大批動作片演員。曾因《少林寺》(1982)一片而廣為內地觀眾所認識的導演張鑫炎,其實他早在1965年改編拍攝了梁羽生的同名武俠小說《雲海玉弓緣》時,是他第一個用鋼絲將演員吊起來在空中飛來飛去,才產生了武俠世界裏的騰雲駕霧的境界,第一次將武俠的無限天地發揮出來。要不然,我們就很難在《英雄》看到李連杰在九寨溝湖面上以劍劃水,像蜻蜒點水般輕盈飛馳。

張藝謀與徐克是同齡人,同属 第五代人。他要承認人家是武俠電影大師,問題是,人家徐克的的確確是有這個往績:1979年,香港。徐克處女作《蝶變》公映,打出來的宣傳口號是 八十年代是属于徐克的31年前的這部武俠片,裏面所有以映象營造出來的畫面,大膽的仰視角度與全景式的腑拍,抽象與肉體的技擊成為一部充滿現代化意念的武俠電影。當時真有點驚世駭俗。一如後來徐克所拍的《新蜀山劍俠》(1983),他讓該片更進一步,滿天神佛,滿目驚奇,成了武俠電影中的科幻片。再後來的多部《黃飛鴻》,在虛構的基礎上再虛構,從根本上顛覆傳統的坊間英雄形像。徐克對武俠片的貢獻是他從來就不重復自己,有 魔猴 之稱的他,敢變敢新敢作他人所不敢的同時,也創造了武俠電影的新話語,讓武俠電影在經過多年的發展後又站到一個新高點。而另一個內地人不熟悉的香港導演譚家明,作品不多的他,在1980年拍攝的《名劍》,則第一次拍出了武俠電影的飄逸和凌厲意境。這是中國武俠電影的另一部經典。

從胡金銓到徐克,他們在對武俠電影的建樹是偉大的。武俠片是廣義的中國電影具最大特色電影之一。作為只有中國才有的類型片,終于在大前年的奧斯卡上,《臥虎藏龍》得到了殊榮,連奪四個大獎。武俠片走向世界市場,走向世界市場主流,就是從一胡兩張一徐的肩膀上走上去的。

張藝謀的《英雄》也不例外。張藝謀的《十面埋伏》如果取得比《英雄》更大的成就,同樣也不例外。如果說,人們將很快看到的《十面埋伏》會有比《英雄》更顯得象部武俠片的話,那就是將從不見江湖到看得見江湖的過程。

    從胡金銓到徐克,他們的武俠故事就是江湖。武俠不能沒有江湖。沒有江湖的器具武打,就稱不上是武俠。江湖故事就是武人和環境的爭鬥,是人與人的爭鬥,是忠誠和背叛的爭鬥,是規則和不驁的爭鬥,是情感和理智的爭鬥。《十面埋伏》中的劉德華、金城武和章子怡三人關係看來就是江湖裏的情感和理智、規矩和不驁的爭鬥。夾纏著官捕、追尋、俠義和愛情的紏葛;又見竹林和十步一殺;又見刀和劍。筆者曾經在它報說過,《英雄》是沒有江湖的武俠。那麼,如王斌所說,這《十面埋伏》可能就江湖十足了吧!

    應該有所期許。

 

 

    正如文首所說,和《英雄》一樣,《十面埋伏》也就是一部商業電影。而巳。

    但是商業片肯定比其他更偉大的電影更要費心思。當我們的第五代開始時只盯著柏林那尊金熊,或戛納那片金棕櫚到現在學會了要盯著票房,那絕對是一大進步。要贏得票房絕對是一大學問。這個轉型一點也不遜于咱們的經濟轉型。因為要讓一個本來就在這個領域已頗有成就的人突然卻要向票房看齊,這無疑就是讓一個凡人原本可以通過他的品味(至少是這樣吧)上昇為脫俗清高之人而忽地要他變回追遂銅臭,難度實在太高。

    第五代堅持拍電影,千萬別淪落到電視小熒幕上去,這就不錯。既要拍電影,就要向票房看齊。沒有導演是寧愿天天啃面包,必須要向市場學習,學好了,才會吃上魚翅鮑魚。你不屑市場,可以,但必須事先告訴你:世界上是沒有一家面包店是慈善機構。

    所以,張藝謀的確是個很值得學習的榜樣。

    張藝謀的《十面埋伏》在法國戛納電影節上大出鋒頭,但影片卻一早就作了不參加競賽部份的決定。這使許多人都有些摸不著頭腦,其實,這是十分聰明的一招。為什麼這樣說?

    計算精準一向是這一個組合的特長。這個組合也就是張藝謀的老師。事實是,張藝謀這些年到的外面多了,眼界當然也就會開闊多了。所以當他遇到了江志強這位資深電影投資人時(當然,張并不是才認識江),江志強已經從《臥虎藏龍》賺了一筆。

出生電影世家的江先生,是個具有全球視野的電影製片家,每年參加大大小小國際電影節不計其數,他買過、發行的片也多不胜數。非常清楚電影市場要的是什麼,看準了就重拳出擊。同時,他在香港所經營的院線就很有特色。既經營有上映主流的戲院,共有九個電影城、43個銀幕;同時,他居然在九龍原來龍蛇混雜的一個地方建了一家甚具歐洲色彩、擁有六個銀幕的電影中心,大多數時候至少有一家影廳放映非主流電影,此外,該中心設有以名導演寇比力克命名的電影書店,內裏設有咖啡座;而且影城大堂內還有電影精品店和電影諮詢及資料中心。有人將之戲稱為 九反綠洲” (九反為粵語,意為黑社會常出沒之地) ,由此可見其膽色。他又在港島全港最高大廈國際金融中心內擁有全港最豪華電影城,其中一個映廳就專門放映世界經典名片。如前不久,是《卡薩布蘭卡》(又譯作《北非諜影》)公映六十周年,該院就專門為此紀念活動,連續七天上映該片,引來了無數懷舊和中產影迷,成為該院一大特色。

詳盡地介紹這樣一位製片家,無非是想証明,一部大製作影片的出現,是大手筆的過程,同時也是必有縝密和慎重考量的過程,而且是擁有這麼一個電影世界的人,才可能想象得到的過程。這個過程是需要提煉後才得以提昇,才會達至這個胸襟,才會有所謂的 看準了才重拳出擊的可能。

由此可見,有這樣一位極具經營經驗同時又甚具文化品味的老板,從《臥虎藏龍》的成功,到他投資《英雄》,又大有斬獲,這次大手筆再來一次,更邀得劉德華、金城武和章子怡三大巨星加盟,這都有其中的計算。如前所述,不參加戛納影展的比賽,讓人們吊吊癮,不外又是一招?這位低調的老板和他的伙伴,自有他的打算。但究竟劍指何方?這其中大有學問。

一句話,反正你就非得掏腰包不可就是了。

這是第五代一次再轉型的出擊。是一次背上票房包袱的出擊。張藝謀今後可否瀟灑,就看今朝。

 

2005/02/春节写于香港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