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我和电影二三事之一:洪德冰室

2006-10-25 18:5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德冰室

 

在说与电影有关的事之前,这个背景有必要作一交代,要不,就会让人搞不清楚:哪个时候在大陆就发生了这等事?以为可信程度不高。所以,稍稍占多了些篇幅,应该可以体谅。

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事。

广州。

这年冬天,我和袁姓、李姓同学和平常那样,来到珠江边游泳。这里有一个白色的铁塔,是过去海关这船只进出港口用风球预告天气状况之处,故旧称为“波楼”(省港一样,称球为“波”)。一天,我们正在江中游得开心,忽然发现有个国际友人(其实,私底下我们也称洋人为鬼佬。所谓国际友人不过是当时官方的称谓。)出现在岸边,并主动向我们挥手,打招呼,意思是叫我们上岸。就这样,我们很意外地认识了这个来自匈牙利的无线电工程师,他来到这里是为了帮助广州当时电视塔上的发射工程,名字叫罗曼。已经有五十岁。

原来,罗曼当时是住在沙面的胜利宾馆(旧称域多利酒店),有晨运习惯,每天会环绕着沙面岛跑步。连续好多天,他跑步时发现对岸的波楼总有同个小孩在游泳,而且是在冬天。南国的冬天要冷起来也是够呛的,北风呼呼刮过来也会寒彻入骨。罗曼最终忍不住他的好奇心,请司机开车带他到珠江南岸的波楼,要看看我们这几个不知天寒地冻的小子。

罗曼会说一些简单的普通话,我们会说一些简单英语,就这样,我们交起了朋友。

于是,后来几乎每个星期日,我们和罗曼和他的太太都有有节目,不是我们带他们在广州到处游玩,就是他们夫妇俩请我们吃西餐或到电视塔。

有一次,罗曼突然提出要我们带他去看电影,他说他不喜欢由官方安排的文娱节目。最特别的是,他要看的是香港电影。(

当时广州正上映一部香港电影,叫《假少爷》。这部片我在前几天看过了,很好看。我就提议看这部片。袁、李两人并未看过,也很想看,立即举双手赞成。接着,罗曼就兴致勃勃地和我们一起来到洪德路的河南戏院(现在是广州木偶艺术中心),要看《假少爷》。可是,当我们来到戏院大门外,就见到人头涌涌,售票处更是跻得水泄不通。我看到此情形,知道大事不妙,肯定无票卖了。怎么办?总不能让国际友人失望而回呀!但很快我灵机一触,拉着罗曼往人群中跻,一边大喊:“请让开,国际友人来了!国际友人来了!请让开!”(当时香港可能是叫“陈宝珠来啦”!)这招真灵,跻涌的人们一看,果然见到一个个头不高、红须绿眼的国际友人。当时的广州,除了春秋两季交易会外,洋人平时是不常见到的。这个平民百姓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个鬼佬,绝对是新鲜事;同时,又见这个鬼佬由三个小鬼带着,一时不知是什么来头,以为这是个“特别接待任务”,于是很快就自动让开了一条通道。

仗着国际友人,我们四人很轻易就来到票房窗前。

窗口上已用红色水粉笔写上“即场满座”四个大字,只有夜场有票。但我们总不能拉着罗曼一起溜街溜到晚上啊!于是又使出“国际友人”这一招,说这是社会主义兄弟阵营的国际友人,是为帮助咱们广州电视塔发射的工程师,我们可以不看,但不能让国际友人看不到。“这叫我很为难呀!你总不可以叫已经有票的人让坐位出来啊!要不,你们就试着等等看,看有没有人退票?”卖票的阿姨说。怎能等退票呢。怎么办?这时,票房内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啊,是何叔叔!他特别好认,因为他长得有点像鬼佬(后来稍长大了,原来这叫混血儿。),他原来是在西濠戏院当经理的,怎么现在会在这里呢?不顾那么多了,我擘大喉咙大叫何叔叔。他听到了,转过头来,见到是我,又见到我们身边的国际友人,问我怎么回事?是不是想看《假少爷》?“梗系啦!”我们大大声说。我把事情说了一遍,他以不大熟练的英语问罗曼,是不是真的和我们在一起。罗曼有些不高兴了,说我们都是诚实的小孩,跟我们是朋友。何叔叔听了,很快就吩咐下属张罗四张椅子放到观众席大厅的一边通道上,让我们坐。原来,何叔叔是刚刚从西濠戏院调到河南戏院当经理。罗曼当时觉得有些奇怪,问我与何叔叔是什么关系?袁姓同学马上说,何叔叔是他的未来岳父哩!罗曼听了笑着说,那我的女儿没希望了。说罢,我们一起大笑。

《假少爷》是一部讽刺喜剧。说的是一个与某有钱人家少爷长得很相似的年轻人,因真少爷反叛,离家出走,此人却在偶然机会下进入这户人家,其家人竟也认不出。但这个家已开始破落,就要“少爷”去追有钱人家千金,于是引发起许多笑话。这是一部国语片(是凤凰还长城出品?)。由于当时广州人对粤语片明星较为熟悉,反而对国语片明星比较陌生,所以也记不起是由谁主演(那时候更不可能去记住是谁导演)。但其中一个细节至今还记得很清楚:游艇上,假少爷和有钱女一起跳贴面舞,不小心将脸上那粒假痣粘到女孩的脸,假少爷自己不知,但女孩突然发现他脸上那粒痣不见了,假少爷却惊见自己那粒痣竟贴住女孩的脸颊,于是慌忙将脸庞紧紧贴住女孩的脸,作烟韧状,几经艰险才将那粒假痣粘贴回自己的脸上。

看完《假少爷》出来,罗曼提议到戏院对面的冰室喝东西。哗,红豆冰!菠罗冰!草莓雪糕!

我们当然求之不得!

这家冰室在洪德路上,所以叫洪德冰室。在这里,是我生平第一次讨论电影的地方。当时讨论的内容不可能都能记下来,但其中一些主要情况还是有印象的。因为这毕竟是第一次谈电影,而且,第一次谈电影竟然是和一个外国人一起谈。

记得最清楚的是,我们曾问罗曼,你为什么会知道有香港电影看?罗曼说,是在酒店服务员告诉他的,说香港电影好好看。“香港电影”?他当时觉得很好奇:香港居然有电影?香港电影是怎么样的?现在他看了,他甩甩咭咭的说,这部香港电影好好看啊,不错啊!但他不明白,香港的中国人和中国的中国人(这句话我记得好清楚。是的,罗曼说的是“中国的中国人”。)不是一样的吗?为什么香港的是中国人拍出来的电影比中国的中国人拍出来的电影要好看得多?我们问他,什么叫中国的中国人?你看过那些中国电影?罗曼对什么叫做“中国的中国人”一时也说不清楚,他对冰室周围的人指着说,生活在这里的中国人就是中国的中国人。对中国电影,罗曼摇摇头,说只看过两三部,记不起了。当时我们很奇,这么多好看的是中电影,记不起?我拼命解释着,象《林则徐》、《青春之歌》、《冰山上的来客》、《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红色娘子军》等等。当时罗曼就只是一昧摇头,表示不再讨论中国电影,就只说《假少爷》是不是好好看。他好象很坚定地认为,《假少爷》就好好看,好轻松,还有意义,说明金钱不是最重要的。袁、李两同学很少看电影,他俩一致表示,这是他们看过的电影中最好看、最好笑的。我妈妈是医生,她好喜欢看电影,她每次看电影就一定会带我去。所以,也真看了不少电影。因此,我一口气数出了我看过的匈牙利电影:《第九号病房》、《牧鹅少年马季》和《伊伦娜回家去》等。我还告诉罗曼,你应该向我学习,我看了那么多你们国家的电影,你也应该多看中国电影。罗曼笑了笑,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当时听了这老头的说话,我是有些不高兴。

后来是在什么情况下结束谈话,离开了洪德冰室,记不起了。

印象中,这次所谓谈电影,也不过是东拉西扯,说不上讨论,而且好象是在不那么愉快情况下结束的。但这是毕生难忘的。因为这是第一次如此口沫横飞、肆无忌弹地谈电影。当然,那时的我才不过十三岁,踏入中学第二年,哪会说出个什么道道来。

(注: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广州是内地惟一可以公映香港粤语片的城市,同时也会上映港产长城和凤凰国语片。其实当时广州可说是大陆“电影特区”了。)

 

此为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出版之《我和电影二三事》而撰写稿之一。

该书在港曾再版。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