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思乡的一种仪式——发现北京茶餐厅

2006-10-26 18:35:17|  分类: 城市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乡的一种仪式

——发现北京茶餐厅

 

列孚

 

八月十五日,日本仔投降六十周年,重港重光。“三年零八个月”是港人特殊的历史日子,由是,想起自己是于2002年元旦过后第二天到了北京,开始了在京的工作、生活。旅京的日子迄今也刚巧是三年零八个月。又一个“三年零八个月”——只是凑巧,别无它意。

来京工作、生活,与以往到京出差、旅游,完全是不同感受。出差或旅游,到每一处异地都能常常保持某种新鲜感,但长驻在京的旅京生活就完全不同了。尤其对已到中年的人而言,原本已具一个地方四、五十年的生活体验现在却突然到另外一个地方要适应完全不同的生活,问题可就大些了,就连吃也是一个问题,尤其是对被香港“宠”惯的中年港人而言。

 

每每下班就举目茫然

 

我算不上是个嘴刁的人,而且,从年轻时候起就惯了走南闯北,以往也曾到京N次,以为不会因一日三餐而烦恼。谁料,住下不到一个月,就遇到因吃而常常举目茫茫然。特别是一天工作完了,下班时踏出治事之所大门就不其然地为“今晚吃什么”而站在大门口发呆。总不能晚晚都是到顺峰海鲜酒家吧?那是京城出名高消费粤菜餐馆,虽然那里的金银菜煲猪骨汤、清蒸鲩鱼非常诱人。何况,天天如此也会腻的。于是乎什么东北的关东乱炖、成都小吃、老北京炸酱面、川菜水煮鱼、湘菜红烧肉、贵州酸菜鱼、湖北菜的九头鸟、杭州菜的张生记、上海菜的鹭鹭、西北的马兰拉面,还有连第一次到大陆的台中市市长胡志强连国宴都舍弃偷偷溜出去尝试的鼎鼎香火锅等等、等等都试了个遍。但发现这些都只能偶一为之,是不能当家常晚饭吃的。时间越长,就越发怀念起干炒肉片河、云吞面、椒丝腐乳通菜。当然,更怀念的是家里内子煲的汤。

虽然是一个人住,在京住处也添了些厨房用具,甚至还煞有介事地买了个煲汤用的锅,准备有时间有心情时就自己煮。可是,问题不在于自己会不会,因为买什么配什么、什么时候下什么料、火候该把握在什么时间等等打个电话回港问问内子就可解决,然而却因为常常下班时菜市场早就关门了。结果,这些厨房用具只能偶尔在星期六或星期天派上用场。有次,忽然想起很久没吃咸鱼了,想来一个蒸咸鱼。在住处附近的街市跑了个遍,不仅没有卖,有些售货员就连什么是咸鱼也摸不着头脑。终于,在一个比我住在北京时间还长的“老北京”港人指点下,说红桥市场有卖,才兴高彩烈地如尝尝到了自己煮的蒸咸鱼。不过,不会煎咸鱼,否则那会更香。

好在,北京有茶餐厅。北京的茶餐厅有煎咸鱼。

 

到茶餐厅是一种仪式

 

对于在旅港人而言,最能解决一日三餐烦恼的,就是港人开设在京的茶餐厅了。

尽管离住处最近的茶餐厅“打的”也要跳两次表,却因为那是茶餐厅,是没法替代的茶餐厅,就算要饮一杯“鸳鸯”要付出的代价也较为“昂贵”,但每次到达这些茶餐厅时,就仿佛是一次要进行的仪式,是值得的。最美妙不过的是,这些茶餐厅多是24小时营业,除了“赶狗也不出门”的严寒飘雪大冬天,该等茶餐厅几乎是旅京港人每天必到之处。二十多年前,导演严浩曾戏称北京饭店那简陋的咖啡厅是“金鱼缸”,意思是当时到京港人也只能在这个地方约晤、休暇,若要想知道会有什么熟人到京,只要到这地方探头探脑张望,保证一目了然——犹如“金鱼缸”。但现在却是在北京的茶餐厅会常常不期然遇到了熟人,而这些人通常在香港是不会在茶餐厅出现的。一次,在某茶餐正埋头埋脑吃京都炸酱捞面,忽然从背后面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食紧炸酱捞面哩个一定系香港人。”回头一看,是张坚庭,就说:“无错,系香港人!”然后相互大笑。又有一回,在另外一家茶餐厅,呼啦啦走进来一大群人,为首者是刘家良、刘家荣兄弟!原来是《七剑》人马,从天山脚下飞回京,刚出机场就直奔茶餐厅。“好耐无闻过‘鸳鸯’过阵味了!”《七剑》的编剧张志成说。再一次则是遇到了施南生,只见她匆匆吃过,匆匆说赶着要开记者会。。。。。。在北京茶餐厅所遇到的港人朋友真不少。

旅京三年又八个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家新的茶厅出现。每发现一家新的茶餐厅,都有一阵欣喜,必然去试食,然后向旅京好友们推荐。陈冠中笑我:“你已是个北京茶餐厅专家”。当然,也有茶餐厅因租约期限满而消失了的,也有因选址不当后来关了门的,每一家茶餐厅消失,都会有一阵怅然。

 

美妙的茶餐厅

 

旅京港人多常光顾茶餐厅,当然是因为这里的味道,这里的感觉和在这里获得满足的乡念。还有就是在这里可“叹”港报。香港的一些主流报纸在这些茶餐厅都有。大概除了一份香港中文报纸外,在这里是可以看到所有餐厅愿意订阅的香港中英文报纸,包括本报在内。而且,到了晚上六七点左右就可以看到当天的香港报纸。最能引起我兴趣的是,旅京港人在这里的茶餐厅拿着一份报纸是从头看到尾地连广告也“捞埋”地慢慢“卒”,但要是在香港的话,有可能在茶餐厅内慢慢地在“卒”这些报纸吗?“叹”报纸能“叹”得如此美妙吗?同时,旅京港人一踏进茶餐厅,第一个指定动作几乎就是第一时间走向报纸架,看看有没有最新的香港报纸。个别较讲究管理和规范的茶餐厅,在报纸架上还分列出“前日、昨日、今日”的港报,以方便人们的“指定动作”更准确。虽然有互联网,在互联网上也可以看到当天的香港新闻,但是,这毕竟与手里攥着一份能带来“港味”油墨香的报纸是那末明显地不一样。这份“港味”是无论什么也不可替代的。

北京的茶餐厅多开设在北京的东部地区,特别是在东三环内外一带。北京的商业活动多集中在东部,因而这地区也集中了较多的商旅人士。必然地,东部也就成了旅京港人较多居住的地区。

一家在京拥有三所分店的茶餐厅最多港人光顾,也是最多非港人也光顾的茶餐厅。这家茶餐厅是“升级版”茶餐厅。所谓“升级版”,是因为其装修讲究,管理也较好,一般情况下也不准搭台;同时该店的食物也有着地道的港味,价钱比起香港一点也不便宜,因而显得高档起来。由于其开设在北京最早有现代化写字楼的大北窑地段,该茶餐厅的老店就开设在这地段商场地面,对不少设址在该地段的港资或跨国公司而在该等公司工作的港人而言,实在是太好、太方便不过了,尤其是是午餐时候。因为该地段港人的群空而至,因为这些港人的效应,也因为该餐厅的确从食物到服务都比较好,再加上该地段交通方便,较为“聚脚”,所以,该茶餐厅很快就吸引了更多港人和包括京人、洋人和内地其它省份在京人士的非港人光顾了。每到午饭、晚饭时这里就熙熙攘攘,要排队拿号候位。结果,该店声名打响,接连在朝阳门外、国际俱乐部也属写字楼较集中地段附近开了两家分店。

事关光顾的客人多为是所谓“白领”,是新兴的中档食店,结果其所引起的连锁效应就是传媒、广告、IT,甚至连演艺界、时装界的人士也被吸引了过来,多了起来。因此,一时之间,露脐露背的美女也会在这里时时出现,幸运的话会让人目不暇给。用内地传媒常用的话来说这叫做“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换言之,这样的茶餐厅无疑是中产化了,也“T台”化了。

一次,   坐在旁边桌的一位北方人仁兄拿着手机说电话,说话大大声,说起来有点像单

口相声:“我在一家叫金湖茶的餐厅。。。。。。对,刚坐下。。。。。。对,没错,就叫作金湖茶。。。。。。是啊,我也没听说过有这么一种叫金湖茶的,大概是广东那边的吧?。。。。。。呵呵,看靓女啊!听说这里有好多好多靓女。。。。。。”

毫不奇怪,粤语北渐,已潜移默化地进入北方寻常人家中。因此,“靓女”、“埋单”、“打的”、“搞掂”等等粤语词汇会常常出现在北方内地同胞口中。茶餐厅因而也进入北方同胞生活,甚至,连他们的生活方式也许因此而改变。

旅京生活,发现北京的茶餐厅原来竟有这么一份美妙。

 

原载香港《明报》2005/08/18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