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要振兴岭南电影,更要有想像力

2006-10-27 17:10:31|  分类: 电影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小攀先生:

你好!

很遗憾未能南下参加这样一个富有意义的讨论。也真是凑巧,本人有也正为广东电影发展感到担忧,前些日子写下了这篇东西,大概这真叫做“心有灵犀一点通”?

好了,祝你们这个研讨会成功!为重振岭南电影呐喊!

 

请不吝赐教!

 

编琪!

 

 

                                                                                    列孚

                                                                                                                                              23/4/2004

                                                                                                                                                  北京

 

 

 

 

振兴岭南电影,要有想象力,要有聚集效应

 

 

《外来媳妇本地郎》这出颇受珠三角家庭观众欢迎的电视处境喜剧去年底由香港某电影公司与广东电视台合作,改编成电影,作为贺岁片在春节公映,让沉寂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广东电影终于使南方的传媒有了不再是“提笔就是张艺谋、张嘴便是冯小刚”的机会。

其实,省港合拍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前些日子阅《羊城晚报》, 拜读老导演王为一回忆上世纪六十年代拍摄《七十二家房客》一文, 颇有感触。 这部当年由珠江电影制片厂和香港鸿图影业公司(注:即新联电影公司)合作拍摄的影片当年曾在省港澳及东南亚一带轰动一时,造成颇大影响。鲜为人知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香港粤语电影的复兴,就是凭邵氏电影公司向新联公司借片,参考了王老当年这部《七十二家房客》后以当时红极一时的电视艺员何守信、李香琴、沈殿霞等主演,由楚原导演重拍了该片而令香港电影从其时几乎垄断了香港中文电影市场的台湾电影中突围而出, 宣布了香港电影----特别是粤语片的重生,并一直作为香主流电影至今。

王老在文章中还透露:《七十二家房客》还享受了在今看来仍感十分特殊的政策:该片只由粤语发音、只发行两广、港澳及东南亚地区。

这是否可以给今天的广东电影界人士带来新的启示?

一部电影可以为一个地区的母语电影带来重生,并非偶然。香港作为岭南文化复盖地区之一(乃至是岭南文化发展的一支?)并同时作为对岭南文化产生互动的经济发达地区,语言又作为文化最主要表现内核,以粤语发音的香港电影成为人们喜闻乐见的文化形式,那是必然的。作为以粤语为母语的香港,粤语电影在本地区一度失去优势,但很快就非但恢复失地并发扬光大,扩展了香港电影版图,让香港电影在世界范围内享有极高声誊。周润发、成龙、吴宇森、李连杰、甄子丹、袁和平等香港影人所以被当今“电影霸主”好莱坞招揽,正是香港电影所培养的人才。人们很难想像倘若周润发如果是以普通话发音来演绎他的Make哥的话该会是个什么样子。

笔者并不是否定普通话电影。更不是否定普通话。一些本来就是以普通话发音的内地电影在香港上映时发行商竟愚蠢地配上粤语便使人大倒胃口。

但是,即使是以北方语系为主的电影也不可避免受到地域的限制。

例如,冯小刚作品就是一例。他的影片全都是北京话(北京话不等于普通话),这就使得不黯熟北方语系的一般南方观众对该片的观赏性大打折扣,同时也影响影片的票房收入。

前些年珠影导演胡炳榴带着他的《安居》到香港进行宣传时笔者就问他:“影片明明说的是西关故事,拍摄地方也是广州,片中角色绝大部份也都是广州人,但影片中的人物却一口普通话,看着就觉得十分憋扭,为什么不说粤语?”胡炳榴只得苦笑:“我也想啊!……

珠影是华南地区历史最悠久、最具规模的电影制片机构。且不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曾拍摄过《南海潮》、《七十二家房客》、《大浪淘沙》等优秀作品,到八十年代珠影就曾出现过“黄金时代”,拍出了一批好作品。如《乡音》、《孙中山》、《绝响》、《雅马哈鱼档》、《给咖啡加点糖》、《心香》等等,其中《孙中山》更曾创下一举夺取九项金鸡奖至今无人能破纪录。但到了九十年代以还,珠影便几陷于一蹶不振。能够让人想得起的电影只有寥寥可数的《心香》、《安居》。

事实上,当八十年代中国内地在以西安电影制片厂、北京电影制片厂为代表的北方电影而这些影片又是以农村、农民为主题为形象并叱咤一时,而海外影评人批评中国人不会拍城市电影之际,珠影“黄金时代”就曾罕有地出现过兼有岭南文化特色的“都市电影”——《雅马哈鱼档》、《绝响》、《给咖啡加点糖》、《太阳雨》、《女人街》等。但这个可以与“泛北方”电影足成犄角的现象却被忽略了!似乎从来没有任何人提及。

岭南文化一直就被视作所谓“边缘文化”。内地最普遍使用的电脑中文输入法五笔输字型中输入出“岭”字时就没有“岭南”这一联想词组,但当输入“中”字时, 就会有“中原”这个词组弹出。

这说明了什么呢?

从岭南偏于一隅、地处边陲来说,似是如此。但仅“似”而已。许多人都说岭南文化是浅薄的,只属于市井文化。一句话:岭南文化不能登大雅之堂。故此在一些人的意识中对“岭”字不会产生联想,也就不足为奇了。

早些年,当夏衍公仍在世时,笔者曾有幸与夏公茶聚,谈起早期中国电影这个话题,夏公就曾这样说:“广东人对早期中国电影的贡献是最大的。”这是因为早期的中国电影是默片,敢先天下之先的广东人便有了发挥机会,如郑正秋、郑小秋父子;如有“香港电影之父”之称的黎民伟;又如著名导演蔡楚生、著名演员阮玲玉、胡蝶等,都为中国最影作出重大贡献。不过,后来广东人在内地影坛再没有出现特别活跃的身影,其中竟与语言的关。最明显的例子是阮玲玉。早年在上海有电影“宣传之王”外号的朱旭华老先生(香港著名女星钟楚红的公公如在世的话应过百岁了)生前曾对笔者说过:“阮玲玉的自杀除了‘人言可畏’之外,其实,也不能排除这时候有声电影的出现对她是个最大的打击,因为她不会讲国语,只会讲广东话和上海话。”言下之意,阮玲玉是否就因为恐惧不能再活跃在银幕而想不开了?幸而胡蝶比阮玲玉聪明,她才没有走上这条路。

话题并没有扯远。

因为夏公所提及的话题就连广东人自已也不曾注重。

那末,当八十年代这一批兼具岭南风情特色的“都市电影”《雅马哈鱼档》等等电影出现时也同样没甚人注意了。

“拙于言,敏于行”是广东人的特点。就电影而言,缺乏电影史观、缺乏电影批评可能是岭南电影人、文化人的弱点。为什么王老的《七十二家房客》如此经典——不论在电影本体或电影市场方面、同时在所谓根据中国国情(六十年代何来这一语汇啊!)而当时所作出的应对策略就算在今天来说仍然是得何等的精彩却没有人总结?

现在是到了需要一个从理论到实践都要并行的时候了。

香港电影的发展绝对是一个借镜——“佛山无影脚”黄飞鸿这一个很地道的岭南坊间人物,从最早胡鹏导演的《黄飞鸿》(关德兴主演1949)到王风导演的《黄飞鸿 》(史仲田主演1973)徐克导演的《黄飞鸿》(李连杰主演1996)让黄飞鸿成为世界电影史上最长寿系列电影。也成功地让整整三代饰演黄飞鸿的形像人物都能如此神奇地深入人心,难以磨灭。可是这个时候我们的广东“正统”黄飞鸿却无人识。

这是从《七十二家房客》后,《黄飞鸿》给我们的另一个启发。

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广州曾得天独厚地获准上映一些香港粤语片(当然也有“国语”片,用当时广东影界行内话是所谓“特供片”。),广州人知道张瑛、吴楚帆、张活游、白燕、容小意、紫罗莲等红极一时香港粤语片大明星,同时也认识了傅奇、夏梦、石慧、毛妹、高远、朱虹、陈思思等“国语”片大明星。这些老一辈的影迷都知道。

毫不夸张地说,当内地观众尚陶醉于电影院内某些散发着的浪漫激情、珠影尚在襁褓之中时,广州影迷已经被来自珠江口东岸市场经济的商业电影所吸引并接受它的诱惑。

尽管上述现像好象已经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问题是我们到现在却好象仍未感到它的要害真义。直截了当地说吧!这就是我们没有自已的商业电影。就各种主客观环境而言,广州及整个珠江三角洲本来就是个有着传统商品意识较强的地区,人们对外来事物持着开放态度,并善于兼收并蓄;而广州又作为中国唯一一个数千年从未衰退过的港口城市,一直是中外贸易枢纽,是中外文化交流源头之一,有着鲜明特色的岭南文化更因为她长于将外来文化吸收而形成。

很奇怪,在狭义的合拍片(因为早在五、六十年代就有合拍片)最逢勃的九十年代,有着先天天时、地利、人和条件的珠影却极少获得香港电影界青睐,大量香港影人舍近求远,更多地跑到北京、上海寻求合作。这与广东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实际情形相孛。究其原因,不外是在九十年代以还,以珠影为代表的广东电影太缺乏表现有关。这缺乏表现不仅仅包括作品,还包括了人才、管理和机制。说到底,是观念出现问题。如要认真捡讨,则要从岭南文化深层挖掘。仅以现代文化、体育而言,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中期之前,广州曾是中国内地流行音乐基地,出现大批上佳作品和音乐人、歌手,但现在已几近灰飞烟灭。几乎在同一个时期,如前述,珠影创作制作出一整批极具代表性作品,但很快便无以为继。体育方面,五、六十代是“全排球半台山”,比赛场内听到球员叫喊的居然都是台山话,但到了九十年代以后,广东竟连排球项目也取消了。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中期,是广州足球最辉煌时代,先后出现了像容志行、古广明、吴群立、彭伟国等一代球星,南派足球是中国足球主要流派之一,然而我们的足球现在只能在中下水平的联赛中混,再也没有球星。这些看似与电影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却让我们从中发现同一规律,即是:像流行音乐、电影、排球和现代足球,都是舶来品,是广东人最早或很早就引入中国,由广东人开拓、传播,并一开始就领先全国。但是当内地也开始对这些玩意也接受并发展的时候,广东人就渐渐落后于别人了。其中最主要原因之一,原来岭南文化最大的弱处或叫做软肋,就是只能先天下之先却不能持之以恒、后劲凌云、高瞻远瞩、薄积厚喷。简单地说是只会引发效应而难有聚集效应。

倘若我们承认岭南文化有其弱点,那末具体到电影,据说广东全省有多达301家影视(笔者从来反对将影视同质化并列,但此是题外话了。)企业,数量上号称全国第一,真够多的了。然而这其中又有多少家是真正制作电影呢?又有哪家真具雄厚实力?广东人可以以一千七百多万买下《英雄》的DVDVCD版权,好像好利害,殊不料人家是掩着嘴在笑。如果说这是因为要同时图占一个“地上”和“地下”大市场,那恰恰就是欠缺远见的表现。浙江人硬是在一个原来地理位置欠佳、交通不便、信息闭塞、丝毫没有半点电影基础的横店小镇建起了一个电影摄制基地,靠的就是当时慷慨向陈凯歌免费开放,让他拍摄电影《荆轲剌秦》,结果让所有圈内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横店拍摄基地。现在,每天都有双位数的电影和电视剧的剧组在这里摄制。横店最近已击败上海、北京等对手,成为惟一一个“全国影视试验区”,一家港资公司准备投入两亿元,建立集胶片冲印、数码特技等在内的企业,“剑指好莱坞”。广东有谁会高屋建瓴,买下南海影视城,利用与“东方好莱坞”香港近水楼台的地利,决意与横店一较高下?远见,这恐怕就是广东人与浙江人之间的差别之一。

广东要建成文化大省,这“文化链”中的电影文化,必不可少。岭南文化不是没有积淀,岭南电影文化也不是没有积淀,关键是如何发挥想象力,如何发现人才,如何让这些具备想象力的人能够放松地释放出他们的想象力;同时,既然岭南文化是包容、是吸收、是开放、是先天下之先,为什么就不能产生聚集效应?有聚集效应才可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才可能创出业绩,创出辉煌。这方面,个人以为,至少在目前为止这是需要行政手段来协调的。如果做到了,就会厚发后劲,就会来一次与以往不同的敢天下之先,就会让务实和想象力有效地结合,蒂结出电影文化的累累果实,让岭南电影再现光彩。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