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香伸展影新浪潮史稿(2)

2006-10-27 17:21:45|  分类: 电影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待续1)

完全是小人物狂想曲。事实上以临时演员作题材的影片,过去中外皆有,本片内容也不显十分特别。但是,拍来流畅,注重映像,不落俗套,个别画面处理别有心思。如其中一场拍推土机从男主角背后开过来,他浑然不晓,画面充满凶险危机悬疑。严浩拍来确有别于流于粗糙的商业片,显得精致些和清丽一些,比普通港产片高出一档,知识分子进场观看本片也不会显得“失礼”。同时,影片也不忘拍出一种淡淡愁哀富于同情小人物的人情味和自卑感。但严格说来,本片事实上并不见创意突出,也未见赋予影片特别内涵,不过是新导演拍出清新、流丽感而已。然而,严浩毕竟作为年轻导演,他的首部作品在获得普遍好评下,对继而出现的新导演来说,无疑是一种鼓励。

次年(1979),许鞍华的《疯劫》、徐克的《蝶变》、冼杞然的《冤家》和章国明〈注12的《点指兵兵》,以及稍后方育平的《父子情》(1980)、谭家明〈注13的《名剑》(1980)、严浩第二部作品《夜车》(1980)等先后一涌而出时,人们意识到,香港电影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导演群体现象陡然而现。这种现象,有人借名之为“新浪潮”。尤其是当徐克的第三部作品《第一类型危险》(1980)在公映后产生极大争议时,“新浪潮”这个名词陆续出现在电台、报刊等传媒上的的次数就越来越多。于是,这一时期出现的新导演及其作品在香港电影史上作为重要的一个表现现象就被冠以“新浪潮”之名而诞生,尽管这并不是一个严谨的称法,但之后人们也约定俗成地将他们这一批人及作品的出现便称作新浪潮,一直传至今。

特别是刚刚创立不久的香港电影金像章奖〈注14接连四届都由新浪潮先锋们独领风骚:首届最佳影片、导演是方育平的《父子情》,接下来是许鞍华的《投奔怒海》(1982)风采尽出,然后方育平以《半边人》(1983)再占鳌头;接着严浩的《似水流年》(1984)竟一举囊括了六个大奖!那时候,香港电影金像奖就只像只为新浪潮们而设。因此,当时一些主流的、主要的商业电影机构对这金像奖根本是不屑一顾,认为这是“小圈子”玩意。

不论是“小圈子”也罢,或是被排斥商业电影之外的该等新浪潮,不过是两三年间便出现这样一批既热衷于电影并受过电影专业教育的青年和他们的作品,以他们敏感触觉和新锐画面,富冲击的创新意念,将西方现代电影观念融入,结合本土题材,摄制出一整批具震憾性又令人耳目一新的电影,为香港电影注入当代都会气息、现代人节奏感和生活质感,开创香港电影现代崭新局面,对宥于固扼保守和传统意识的香港电影创作型态及其市场型态、工业型态,产生极大冲击。虽然这所谓新浪潮并不是一次自觉的和有组织的电影运动,也不等于是一场电影革命,甚或不过是一次改良运动而已。然而作为一种新电影型态,令香港电影发展出现阶段性转捩点,为上世纪八十年代被称为香港电影的“黄金十年”繁盛奠定了良好基础。

因为新浪潮的创作自主化、题材多元化和风格多样化,不论是作为类型片或从小众的艺术电影角度来看,这批出现在1970年代末与1980年初的青年导演作品,其创作者事实上均曾先在主流电子传媒工作过,如TVB(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简称无线电视)然后才踏足电影圈。1970年代中后期,TVB曾在戏剧节目部设立过菲林(即胶片)组,即是以16厘菲林拍摄单元式剧情片,尝试在电视上以新的创作方式及制作形式、视觉上的清晰度来吸引新的电视年轻观众。因为TVB是强势电视台,收视率远比对手RTV(原丽的电视,后改称亚洲电视ATV)和佳艺电视台要高,因而他们花得起这个“本钱”,让年轻人试着干,看看是否可以吸引除作为电视主力观众群家庭主妇以外的年轻观众。

不料在无心插柳下,TVB无意间让新浪潮这批人在电影方面冒出了头来并从始告别了电视。

当时TVB所摄制的CID》、《北斗星》、《七女性》等片集,多有菲林拍摄,掌舵者便正是严浩、许鞍华、谭家明等人。这些在海外曾攻读电影但返港后一时无法一显身手的年轻人,只得暂时栖身于录像棚、小荧幕。此刻他们获得以菲林制作的机会,无不欢喜若狂。故此,既然公司以实际形式鼓励他们用菲林摄制节目,这就无阻碍地让他们敢干作多方面新尝试。他们就是在《CID》、《北斗星》、《七女性》等以菲林摄制的单元剧中获得有关电影公司赏识向他们作招揽,终于让他们找到了要追求展现新锐的触觉、丰富想象力和闪烁华丽火花所在的天地——电影。徐克的经历是另一种情形。当时效力于佳艺电视台的他,导演了一部武侠电视剧《金刀情侠》,以崭新的手法和画面叙述,颇有电影感,让人眼前一亮,这是从未曾在电视小荧光屏上出现过的武侠剧。很快,他就得到独具慧眼的思远公司老板吴思远相中,邀他拍了他的第一部电影《蝶变》。

因此,有过在主流传媒工作经验和体验,他们从来就不会拒绝拥抱所谓主流或大众。但是,他们要的是不是一般的主流,不是一般的大众口味。故而与同是新浪潮的方育平、翁维铨〈注15、刘成汉〈注16等导演有些不同,方、翁、刘等一方面不愿意放弃追求心目中的电影理想,不作出肯“妥协”;另一方面,他们未曾在主流大众电子传媒上工作过或只工作过一段不太长的时间,所能体验的“主流”感性经历并不多,没有体验过收视率产生的商业压力,结果是他们后来的作品就比严、许、徐等人来得少。于是,这新浪潮其实也出现两种不同型态。但那是后话了。

我们将香港电影新浪潮大致集体圈定在19791984年这一阶段。原因是实际上这一股新浪潮对香港电影产生的冲击最集中地表现于这几年。1985年以后,新浪潮现象已告一段落。尽管他们的作品覆盖至今,然而无可避免地之后就出现了创作疲惫,虽然个别导演地在后来有时仍创意飞扬,但如果只取这“个别”而再不及其他人,那显然是不公平和不客观的。因此,下面我们就只以他们个人在19791984这六年内系列代表作品作出试作出剖析:

 

 

许鞍华代表作:《疯劫》(19790、《撞到正》(1980)、《胡越的故事》(1981)、《投奔怒海》(1982

许鞍华第一部电影作品《疯劫》是以发生在香港港岛龙虎山一宗凶杀案借题发挥,足以证明她其实并不想一开始就走“另类”。首先,选题上以轰动一时的凶杀案作为卖点,这已是一个商业元素;其次,影片所涉因为是一个三角恋而产生血腥和暴力,这个商业元素似比第一个元素的商业性更强。因而,在许鞍华处理本片时,她最大的挑战可能就是她如何以新的叙事方式、手法和画面效果处理并取得市场和观众认同。果然,许鞍华拍摄本片以炮制阴暗、鬼魅、迷离和血腥取胜。其实影片产并没有鬼。但因为以陈旧的街景、山林的疏影、腐叶的恶臭和尼姑的超渡等作主要景物、气氛烘托,同时安排了一个疯子角色,时而作出惊吓怵目效果;又以一个少女角色(张艾嘉饰)视点带出事件,与观众共同探索血案真相,而时空交错、多视点的叙事结构让故事说来更显扑朔;此外,许鞍华除了从官感刺激增强视觉感外,其映象动感流畅、突出细节实感无疑都能让本片凸显出别致的、与一般商业片很不一样的风格。影片最后安排从死去孕妇剖腹取出活生生胎儿,不啻是留出一个想象空间:是人性丑恶一面的延续还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新生?

《疯劫》是一次从商业的出发。这是肯定的。只不过,作为女性导演(本片编剧陈韵文也是女性),以她(们)细腻敏锐的触觉和对电影语言的新诠释,在凶杀案类型片中它作为较突出作品,首先让人们颇意外看到女性创作者有时候特有的阴灵想象力是更让人们获得出乎意的满足,因而会留下深刻印象。

许鞍华第二部作品《撞到正》(1980)个人感觉是她迄今为止最好作品之一。如果说因为其首作《疯劫》的怵目和惊恐会让人感觉持异,那末本片许鞍华却再一次给人意外的是那份惊喜。

《撞到正》说的是一个鬼故事:一个粤剧戏班到一个小海岛上演出,不料遇到竟是一群鬼。原来这一群鬼本是军人,在战时吃错了药而集体身亡,全成了冤鬼,一直要要找替身,如今来了一个戏班,又是一个群人,太好了,于是要找他们作替身。鬼故事自然无奇不有。但本片奇就奇在它不但不恐怖,反而搞笑连连,生猛活泼,十分惹笑。除了萧芳芳饰演本片女主角份外出色外,影片拍出了灰谐搞笑和充满动感的肢滑稽感自然也是重要的。萧芳芳是小剧团的二帮花旦,一直与正印花旦不和,为争演出而斗个不亦乐乎,偏偏又遇上闹鬼,却不料萧芳芳不但不怕鬼,还把众鬼们气歪了!全片节奏紧凑、戏味十足、细节精彩和富于岭南乡土气息的设计,虽时有惊吓,但随即是笑声不绝。鬼笑片虽非本片为始,但是像本片那样拍来生动有趣兼别具灵气又富地方色彩的,确不多见。与《疯劫》的阴灵风格相迥、大异其趣。换言之,许鞍华拍摄小成本、小题材的类型片能以小见长,甚至时有信手拈来之感,足见她电影技巧的圆熟。

事实上,这是否从另一面证实了即使当时已被称为新浪潮的许鞍华们本来就具有拍摄商业片的素质?本来就撇不开娱乐性、商业化的追求?之所以被认为“新”,其中也可能含有一种新鲜感而已?

《胡越的故事》(1981)似再进一步作出这样的证实。

这无疑是一个富于传奇性故事:周润发是越南南方华侨,当过兵。但后来越南南方解放了,他逃亡至香港,与女性笔友缪骞人会面,但是,真正恋人是同是天涯沦人的钟楚红。钟后来被骗至菲律宾,周追至,被迫沦为杀手才能将恋人救出。影片在特定和空间和特定的时间内看的话,在当时确实让人感受到慷慨悲壮。因为当时香港是越南南方难民选择逃亡的第一地,而且过去两地往来本来就较为密切。因此,从1970年代中期至1980年初,越南南方难民逃来港成每日必有新闻时,本片的出现一下就打破港产片过去视野狭窄的局面。因而本片故事虽然传奇,但放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格局下,从另一个则面看,却也有其实感之处,同时本片也拍出了慷慨沉痛的男儿悲歌。无处为家的周润发如是,另一个落泊职业杀手罗烈亦如。

越南在那个时代毕竟是世界范围内的焦点。故此,当《投奔怒海》(1982)出现,人们发现它比《胡越的故事》挖掘得更深、更大气和更具国际视野,完全跳出了港产片原来一向局促小器格局。这是港片一次难得的突破。

《投奔怒海》的故事讲述一个日本记者芥村重访旧地越南岘港,认识了琴娘一家,目睹她们状况,要协作她们逃出越南,故而引起连串故事冲突。港产片中以纪实手法将镜头焦点对准了这样一个严肃国际题材,当以本片为最。因而它未公映已引起广泛注意,公映后即以高票房雄称当年电影票房,再以一举夺下第二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等五个奖项,并参加包括戛纳国际电影节在内的多个国际影展,名利兼收,成为新浪潮巅峰之作,也是许鞍华巅峰之作,甚至是代表作。事实上,本片与《胡越的故事》一样,能引起香港众多观众注意,是因为当时中英两国已就香港问题展开谈判,港人对香港的未来、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悲观茫然,对越南难民当集体乘船偷渡来港时无日不见的新闻,与他们的遭遇结合本身未来命运产生联想,丝毫也不奇怪。虽然后来证实港人的疑虑可以理解但也不至如此悲观,但那只是事后而已。毕竟就当时而言,的确是那样的。故此,影片对处于挣扎于困境边缘的细腻描写,震撼性的越共军队入城仪式,在“新经济开发区”的被迫参加排雷常是生死一线之间等,通过镜头的叙和气氛渲染,无一不显示悲观的宿命感。所以,影片引起了不一般的震荡。

大胆、敏感和真挚,女性特有的细腻以及少许地含有电影悲剧美学追求,是许鞍华的电影特质。

 

许鞍华作品年表:

《疯劫》(1979)、《撞到正》(1980)、《胡越的故事》(1981)、《投奔怒海》(1982)、《倾城之恋》(1984)、《书剑恩仇录》(1987)、《香香公主》(1987)、《今夜星光灿烂》(1988)、《客途秋恨》(1990)、《极道追踪》(1991)、《上海假期》(1991)、《女人四十》(1995)、《阿金》(1996)、《半生缘》(1997)、《千言万语》(2000)、《幽灵人间》(2001)、《玉观音》(2003;

 

 

严浩代表作:《夜车》(1980)、《似水流年》(1984

如果说,《咖喱啡》还有一定的温情和甜美梦寐的话,那末《夜车》与之相比不但是风格迥异,就连丝毫的美梦也作了彻底颠覆,炮制出的是一场恶梦:某夜,青年阿日伙同三个同是无所事事的同龄青少年偷了一辆跑车,结果发生小意外,本是小事,但心慌意下结果接连生抡劫、误杀、拒捕,事件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最后是一发不收拾,等候他们的结局是一场悲剧。严浩拍摄本片意欲强调的自然是对以为“没有明天”的边缘青少年的一次现实揭示。

究其实,这是严浩一次不自觉地对命运具宿命感的心理写照。阿日等几个青少年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对自己毫无责任感的“没有明天的”混混噩噩,以悲剧告终,宣示了对命运安排的无力感。尽管影片中某些地方在逻辑处理上有些缺失,但将命系一线推至极至时,逻辑可能已是次要的了。影片以较为紧凑的节奏,大量夜景和环环紧扣的情节,把看似无妄之灾罩在这几个少年身上,任其挣脱也无法驱去黑夜笼罩的恐惧感。想不到二十多年后,陈果的《香港制造》几乎是再次“复制”了这样一幕!《夜车》的敏感甚至“超前”,新浪潮的“新”在于此。

《似水流年》(1984)中的顾美华本看似也逃脱不了命运的不能自己。她失意,离港,还乡,要找一个避风港湾。但是,回到乡间,经所见、所闻、所历,然后有所思,最后让她找回了自己。原来命运是可以由自己安排的。本片是新浪潮们最为文艺化的一部作品。也是严浩最佳之作。

收起了《夜车》的戾气和黑色,《似水流年》多了些阳光,多了些乡恋,多了些婉意和多了些温馨。这部看似杂锦式的回乡散文,细细道来,状如潺潺;碧空如冼,偶闪粼光;乃至连稻秆堆垛也会发出馥馥幽香。你回首再看,睛空万里下的顾美华身穿白如雪的衬衫斜倚着躺在稻秆堆垛的画面,如今内地城市里自诩时尚的小资们所向往意大利小镇托斯卡纳之类的追求也不过如是吧?说穿了,影片的女主人公也不外是面对97困扰。老有总要去(如空镜画面一截枯木随波而流),新的总是要来(如女主人公带学生们到广州参观中国内地首家五星级酒店白天鹅宾馆),总要面对生命,倒不如不那么消极——至少如此。故此,直至二十年后,王家卫和周星驰才以各获六项金像奖追赶平二十年前的《似水流年》当年所获的奖项。但《似水流年》所获的奖却几乎是囊括了所有大奖——它得到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女主角、最佳摄影和最佳新人奖!

挑战命运题材,是严浩作品的最大特色。就算是之后的《天菩萨》、《太阳有耳》、《天国逆子》等片,都是。

 

浩作品年表:

《茄哩啡》(1978)、《夜车》(1980)、《公子娇》(1981)、《似水流年》(1984)、《天菩萨》(1987)、《滚滚红尘》(1990)、《棋王》(1992)、《天国逆子》(1995)、《我爱厨房》(1997)、《太阳有耳》(1998)、《庭院里的女人》(2001)、《鸳鸯蝴蝶》(2005);

 

 

徐克代表作:《蝶变》(1979)、《第一类型危险》(1980

著名导演、制片人吴思远为徐克第一部电影《蝶变》所打出的广告词是:“八十年代是属于徐克的”。

吴思远果真想得很远,也看得很远。(待续2)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