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广州足球,呜呼哀哉!  

2007-01-10 15:02:47|  分类: 体坛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9届省港杯,以广州队组成的广东队第二回合作客香港,对手仍是香港08奥运队,结果以2:4大败,两回合计以3:4输掉了,卫冕失败。一支职业球队败给予了一支只有一、两个职业球队成员的奥运队,无论从体能、年龄和技术等都占优的广东队,却就是如此大败了。

    让我说一句:活该!

    29年的省港杯,广东共夺得过18届,其中,1983年起,粤队连夺六届;1993年起,又连获五次抡元。但是,自踏入新世纪,港队夺冠已多于粤队了。特别是已有连续9年,香港队在主场没有败给过广东队——虽然28届的总比分是18:10。但这已说明,广东足球的的确确大为衰退了。自1998年广州队从顶级联赛退下来以后,广东足球就再没有任何让人高兴的事出现过(深圳队?谁也不会承认他是广东的球队,因为他是一支在没有任何足球基础全用雇用兵建成的球队。就算它大前年夺得过中超冠军,但广东人没有人会为此自豪,因此本文不将深圳足球列入广东足球)。好不容易出了个叫吴伟安的这样较为出色的球员,但是,他早就对广东足球头也不回地北飞。是的,如留在粤,只会让他被落后的广州、广东足球所同化,早被废了。吴伟安,聪明!

    广州足球为何不行了?原因有四:

    一。虽有先天下之先而无先天下之后续。鼎盛时期的广东足球曾拥有六支职业队,分别是广州太阳神、广州松日、广东宏远、深圳、深圳金鹏和佛山佛斯弟。其中太阳神、松日和宏远还是甲A。后来,深圳金鹏卖给了云南,佛山佛斯弟则卖给了陕西。广东商人的短视,让广东足球一下子削弱了“金字塔”的底座。之后,广州的两支球队和广东队,除了太阳神曾于1994年获得过甲A亚军外,其后是一年不如一年,先有松日消失,继而是宏远消失,只剩下太阳神先变成吉利,再变成香雪,然后又变成日之泉,变到现在的广药。本来,最早实行职业化的中国球队是广州队,当时由白云山药厂赞助形式出资,第一次不是以行政地名出现在中国体育竞技场上,以广州白云队参加中国甲级足球联赛,是中国足球破天荒的事。以上情形都出现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初。但是,这又再一次应了对广东人的批评:广东人只会先天下之先而欲续乏力。没有持之以恒的宏图大略来坚守本来就走对头并可能领先全国的未来。尽管中国职业足球仍不是那么规范,甚至是伪职业,但因为广东、广州政府早就不对本地足球作任何支持,坚决让职业体育市场化,让本地职业足球自生自灭。在缺乏所谓政策支持的年代,商人的现实利益是不会对此作出积极反应的。结果一是因为没有远见的胆识,二是政府将不成熟的职业全体育完全、撤底地推向市场,在没有足够资源支持下,当别的城市出现“足球市长”时,广州的市长们却避之则吉——广州足球终于尝到了苦果。

    二。务实态度对广州足球投资迟疑。广东人的务实,全国出名。当中国职业足球、职业联赛仍是那样多问题时,尽管广州不少老板对足球极之酷爱,但是,对将钱扔进一个看不清也摸不着判断脑的无底深潭时,虽然爱足球也很想在球坛让自己的球队露把脸,但,仍是却步了。日之泉为什么不玩?因为要冲中超是要烧好多好多的钱,而日之泉老板只觉得,留在中甲玩就已经很好玩了,老土点说,是有点不思进取。当广州因为2010年要举办亚运会才让广州市政府觉得,要是广州在第一运动的顶级联赛没有一席位的话,那是很没面子的事,于是,令旗一下,广州队必须冲超!日之泉于是就觉得不好玩了,你要面子但花的却是我的钱。这样,广州只好要国有的广州医药集团出头,把这任务担下来。在浮躁的中国,当然包括足球,因为务实而远离浮躁;所以,在伪职业足球而前,广州商人选择了迟疑、却步。

    三。过早将体育推向不健康的市场——上述第一点也曾提及,如果不是为了2010广州亚运,广州有关方面会否支持在中甲中混的广州队冲超真是个疑问。广州足球是在1990年代初的稍后时间开始成为可理不理的孩子,当时的广州市领导认为既然已经职业化,那就是市场行为,政府不干预。换言之,也就让职业足球自生自灭。如果这在成熟的体育市场,政府这种态度十分正确。但是,在几乎所有其它球队其实并非纯粹职业化并有不少国企资金支撑下,甚至有“土政策”支持下,北方群雄并起。代表典型南方球派的广州、广东却与之相反,离“高水平职业赛”越离越远。广州根本不能出现“足球市长”。当时广州一家大型汽车销售公司想支起广州队,提出欲取得广州本田代理之一为条件,但是,当时的广州市市长林树森一口拒绝。然而,中国足协的浮躁式进程却与广州、广东的情况相反,当闫世铎不顾中国足球实际情况,连意、德、法、西也没有超级联赛,只有英国有英超时,中国自己却将甲A硬是升级为中超,这种好大喜功式的措施完全脱离中国足球国情,结果只是换汤不换药的假中超——从中国足球在全球排队名越排越低,从中国足球在重要中际赛中的表现足可见建在沙滩上的中超是如何地经不起考验。当中国足球主管上层不顾实际,山东、上海、北京、天津等国企球队同步浮躁,大连实德在“足球市长”不再出现时就变得大不如前的同时,广州、广东足球则仍然拒绝让足球扔在一边,因为足球与GDP无关。如此,当中国足球出现一种浮躁畸形时,广州、广东足球则出现另一种冷漠畸形。人家“热”,自己冷,又岂可让人感到鼓舞?中国足球在这种不正常的情况下,只会将精明不过的广州、广东企业吓怕。东莞有一个老板,有自己的球场,也有自己的球队,只参加业余比赛就是不玩职业队。

    四。广州足球技术风格的衰弱。这方面不得不说当年广东宏远教练陈亦明要负上主要责任。当年他引入马明宇、黎兵,起用身材高大球员,改变广东队以足下技术见称的南派打法为高举高打,初时确取得较好成绩,因此也颇为得意,也引来广州队的效仿,然而,后来事实证明,虽能得一时之逞,却种下了万劫不复的祸根——选取先注重身材,足下功夫倒成次选;南派足球从此变得不南不北,南派足球不复在,延至今,广州、广东足球一落千丈。南派足球从上世纪的30年代至90年代初,人才辈出——先后出现“球王”李惠棠,香港的姚卓然、莫振华、黄志强、张子岱(第一个加盟英国职业球队的中国人)、胡国雄(多届亚洲足球先生)、何新华;广州有曾雪麟、任彬、苏永舜、关辉舫、黄福孝、杨菲荪、张均浪、容志行(中国比利)、陈熙荣、杜智仁、何佳、古广明、赵达裕、吴群立、彭伟国等等,1980年代的国脚,粤籍球员占了一半以上。这些球员没有一个身高超过180CM,没有一个体重超过90公斤,还有一个中国有史以来最矮的国脚超达裕,身只有160CM。160CM凭什么打上国脚?技术。极富个人风格的南派技术。而上述这些球员每人除球技出众外,还都有不同绝招。但是,如今,粤籍球员个人技术稍为最好的卢琳、吴坪枫、吴伟安,与上述球员相比,相差确实太远了。几乎可以这么说:南派足球差不多已经消失!

    个人对广州足球充满悲观。这次请来了沈祥福,他也带来了一些国奥弟子,再加上外援,首发上阵的广州本土球员寥寥可数,南派个屁啊!

    广州足球可能就此消失!

     

  评论这张
 
阅读(8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