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香港影人创出属于中国人的电影档期  

2007-12-21 15:43:48|  分类: 产业市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造出中国人自己的电影档期

                                                                  ——香港贺岁片的始创与发展

 

                                                                             列孚

 

贺岁片一词进入中国内地是十二年前——1995年。当年成龙的《红番区》作为香港贺岁片之一,在该档期票房收入达5000万港元,然后该片被引进入内地,首先在广州一些传媒上宣传说该片是“香港贺岁片”,创下香港贺岁档期高票房。事实上,珠江三角洲地区居民可以接收香港电视,他们从香港电视的广告中就可以接收到这样的信息。之后,“贺岁片”一词再传入内地,而《红番区》一片在内地票房则高达8000万元(该片当时在京、沪、穗的最高票价不过是15元至20元),要是换算成今日的票价,《红番区》则已过两亿元的票房了。这个票房数字让中国内地电影界为之一振!因为中国内地电影自1980年代中后期以来,电影市道就一直萎微低迷,殊不知一部香港贺岁电影却一举创下了中国内地当时的最高票房,原来中国人自己的电影片是可以这样吸引人的!怎不会令内地电影人为之感到有股莫名亢奋?

 

                                                           午夜场是贺岁片先驱

 

究其实,香港电影出现贺岁档是有先兆的。许多人都知道,香港电影曾有过午夜场这样的特别经营模式,见证并彰显香港电影的辉煌。

香港午夜场电影最早出现于何时?已难以考究。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不属于西片。因为即使到了1970年代,西片在香港的主力观众是香港的中产阶级观众和在香港的外国人。很容易理解,分布于香港、九龙热闹地点的影院,如上述佐敦道一带,属油麻地与尖沙咀交界,更靠近各式低级夜生活场所集中的砵兰街、金庇利街、庙街和上海街等街道,三教九流云集。尽管这里有四家上映西片的影院,上映中文片的影院只有三家,但是每逢在周六夜十一点半上映的午夜场,所谓的中产人士和身份“尊贵”的“鬼佬”又怎会踏足这个地方?因此,西片是不会安排上夜场的。而这些地方每到午夜就是中国人的“天下”,周末午夜场又是每每是中文新片即将推出的“试金石”,因为通过午场的观众反应,电影公司和导演甚至可以为此重新将影片剪辑,更甚的是改配对白等等,午夜场就是票房探测,总之一切是为投观众所好。至今,所有香港影人均十分怀念当时的午夜场——每到晚上十一点左右,上映午夜场的影院门前已人头涌涌,影院门前做小卖的流动小贩吆喝着卖热甘蔗、炒栗子、卤水牛杂、烤玉米、爆米花等各式小吃(要知道,当时的影院可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小卖部),光顾者不少,十分热闹。午夜场观众绝大多数为年轻人,男男女女的菌集在一起,呼朋喝友,进场入座后边大嚼甘蔗边为银幕上的人物角色种种或叫好或大骂,不满意时甚至将甘蔗往银幕上扔,午夜场观众因而得了个“咬蔗帮”外号。

这样的午夜场高度集中反映了基层观众的喜好。作为商业片,从中得到许多数据去进行计算,然后找出观众可能喜欢什么的“理据”甚至“公式”(其实电影是门最难掌控的生意,因而这样的计算所存在的只是可能而不是必然,所谓理据、公式,最多只作参考而已)。这样,午夜场就成了后来贺岁片所积淀下来的启示,

狭窄、跻逼的居住环境为许许多多中下阶层的香港年轻人所不喜,因此,他们每多喜在外流连,同时,香港交通极其便利,就算是住在离市区较远的新界,午夜场散场时虽已是凌晨一、两点,仍有相对便宜的交通工具可送他们回家,故此电影院便成了他们最喜欢逗留地方之一。换言之,香港电影从来不缺大批固定拥趸,再加上香港电影正处上升期,多类型风格和明星涌现,吸引了以年轻人为主的观众群,这样,进占重要档期,也属顺理成章的事了。

 

                                                     属于中国人电影档期的缔造

 

香港因为有成熟的商业操作环境,电影业会将一年内的重要时段分成四个大档期,即贺岁、复活节、暑假和圣诞节连同元旦。中档期的则有端午、中秋和重阳(清明虽也有假期,但这是个拜祭先人的日子,不宜庆高彩烈)。在香港,贺岁档期是专指春节农历新年这个假期。事实上,所谓“岁”是农历所指的旧岁、新岁,贺岁是“迎贺新岁”之意。但不知为何,内地却将新历的元旦就当作“新岁”,连同春节长假,整个贺岁档期竟然长达五、六十日。因此,香港电影人对此感到不解。

追溯香港贺岁片的始创,应出自1980年代初。嘉禾公司当时有两张王牌:成龙和许冠文、许冠杰昆仲。许氏兄弟的草根式喜剧片就曾屡创香港最高票房,而嘉禾是以动作和喜剧这两种类型片取得骄人成绩的。1981年,嘉禾将由许冠文、许冠杰和许冠英三兄弟主演的新片《摩登保镖》就被安排在春节期间的的嘉禾院线上映,结果反应十分热烈,更成为香港首部票房过千万的影片。犹如一针兴奋剂,接而在1982年,刚刚创立不久的新艺城公司推出由许冠杰、张艾喜和麦嘉主演的喜剧片《最佳拍档》贺岁,嘉禾则以成龙的《龙少爷》出击,结果,《最佳拍档》再创香港最高票房,收入高达二千六百多万元,而《龙少爷》则收一千七百多万元,两片在春节档期限共同创下四千四百多万票房。接下来的1983、1984,连续两年,都是新艺城的贺岁片《最佳拍档之大显神通》、《最佳拍档之女皇密令》这两部沿续《最佳拍档》系列的续集,两夺头筹。1983年嘉禾再度以成龙出战,以《A计划》“迎战”新艺城,无奈,以一千九百多万票房再败于对手的二千三百多万。是年,原来保守的邵氏也尝试拍贺岁片,以钟楚红主演的《星际钝胎》加入贺岁档之战,结果以仅收六百万大败。之后,邵氏不再敢在贺岁档期出击(实际上,到了1985年,邵氏便停止拍片)。到了1984年,嘉禾不再敢以成龙当贺岁先锋了,改以许冠文的《铁板烧》挂帅,挑战《最佳拍档之女皇密令》,岂料,却以近千万的票房被拉开了距离,就连而由银都机构拍摄、李连杰主演的贺岁片《少林小子》也不敌。《少林小子》票房则有二千二百多万元票房,意外地夺得次席。1985年,嘉禾终吐了一口乌气,以曾在暑假档期大获全胜、以洪金宝为首的全男班《福星》系列影片《福星高照》作贺岁片,结果是首次创下三千万最高票房纪录,而新艺城的《恭喜发财》只有一千八百万的票房,而由徐小明导演的《木棉袈裟》也是该个贺岁档的影片,则以一千五百万的收入忝陪末席。

香港贺岁片片竞争之烈,足见一斑。特别是当时的电影院全部均只有一个放映大厅、多厅影院尚未出现时,在一些热闹地区,如九龙的佐敦道一带,在狭小的方圆不到三百公尺范围内竟云集了七家影院,除属西片院线的影院外,就分属三家不同的中文片院线,此等院线壁垒分明,三条中文片院线上映三部不同的影片,斗得不亦乐乎。

这样的竞争却无意中创出了一个属于中国人的自己的电影档期。春节,是中国人最喜庆的日子。

虽然在其它的节日或假日都有相应档期,但是,亚洲的学生暑假正好与欧美的学生暑假时间差不多,好莱坞重磅出击的影片多在这个时节推出;而复活节、圣诞节及元旦属于西方人节日,同样地,好莱坞或其它西方重要影片也早就窥准了这两个时段狂抓票房。尤其是好莱坞八大公司在港均设有分公司或有直接发行公司,对香港市场自了如指掌,他们岂会轻易放过认为是属于他们的重要档期?虽然端午、中秋和重阳都是中国人节日,但一方面假期很短(只有一天),另一方面这些节日比起春节实在太欠缺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特别是春节是中国人最舍得花钱的日子,因此,当《摩登保镖》作为首部刻意排期在春节档期上映的影片首创香港电影高票房纪录以后,以拍摄喜剧片为主的新艺城公司无理由不为这个普天同庆的春节增添节日气氛。当嘉禾、新艺城、邵氏和银都等香港电影主力机构均参与到这个春节贺岁档时,所形成的热闹是完全可期的,为占香港人口90%以上的中国人带来了除了传统的逛花街、拜年以外丰富的节目,过一个开开心心的农历新年。而好莱坞或其它西方国家决不会了解这个中国人的春节,纵然这个时候也许会有个别质素较佳的影片,但“入乡随俗”的好莱坞驻港公司也甚为了解中国人在这个最重要的节日只会首先选择中国人自己的影片,故而好莱坞电影在这个档期有意无意地选择了安排只属“敲边鼓”的影片,避之则吉。香港电影的贺岁档,为中国人缔造了一个完全属于中国人的电影节日。

进入1990年代,经过上个年代的经验和市场反应,这个时候的香港贺岁片要求适合全家欣赏的针对性越来越强。例如《家有喜事》系列、《富贵逼人来》系列、《富贵吉祥》、《东成西就》等等。1990年代出现的周星驰,成为“贺岁片王”。他主演的贺岁片《唐伯虎点秋香》(1993)、《大话西游》(1995)、《大内密探零零发》(1996)、《97家有喜事》(1997)、《喜剧之王》(1999)等,均在当时贺岁档独占鳌头,五部片票房共达二亿元之巨。而今,周星驰更变成只拍贺岁片——从前年的《功夫》到今年的《长江七号》,都是为过年档期限而拍。

不过,首先出现于1980年代中的多厅影院开始进入香港后,原来传统单厅影院日渐减少,至上世纪末全部消失,打破了原来一家影院一天只同映一部影片格局。这样,本来壁垒分明的院线竞争再没有出现,一家多厅影院可同时上映多部影片,院线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原本中西影片分隔在不同中西院线上映情形也同样消失,几乎家家影院“亦中亦西”;同时,单体影院基本消失,不少影院现均建在大型购物中心,作息时间也只能按购物中心所制定时间进行经营,如此一来午夜场也受到一定制约,再加上港片近年不景,午夜场也日渐减少了。受到这种情形影响和1990年代以来适宜合家欢观赏的贺岁片也日趋同质化,缺少了院线化竞争的贺岁片也少了往日不同的独特魅力。

现在,香港与内地进一步融合,电影不例外,贺岁片也不会是例外。作为个体单元的香港贺岁片日后会否消失?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原载《新民周刊》    21/12/2007

 

 

 

  评论这张
 
阅读(9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