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无为沧海,驾鹤凌云——悼孙道临先生  

2007-12-29 13:23:50|  分类: 私家名人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早买报,所有报纸的头版都刊出了类似的题目——孙道临病逝。粗黑体字,触目,映入心坎。怎么了,再过四十八小时就是2008了啊!孙先生!

十一年前和孙先生在一起但任第二届珠海电影节评委时经历了整整一个星期,点点滴滴,立时浮上心头。

当年,有关方面通知邀请我出任这一届珠海电影节评委,刚好有空,答应了。和同时但任评委的港方评委张鑫炎(《少林寺》导演)、黄岳泰(著名电影摄影师,曾获四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摄影,刚刚上映的《头名状》摄影师就是他)离港坐船到珠海,入住评委所住的珠海渡假村。晚饭时,首先见到的是老朋友潘虹,来自台湾的秦汉、导演王童(曾以《策马入林》、《稻草人》等片获台湾金马奖导演)和上海的女导演黄蜀芹、北京的中国电影史家/电影评论家李少白、广电局剧本中心主任高尔泰等人,未几,赫然见到孙先生身影,我连忙问坐在旁边的潘虹:“孙道临先生也是评委吗?”潘虹大大的眼睛晃了晃:“是啊!孙老师是我们的评委主任啊。”“啊,太好了!他是我的偶像啊!。。。。。。没想到,真是没想到,会和他一起做评委!”我有些激动起来。

孙先生在做东的珠海市政协主席陪下走进来了,当时他已七十多了,还是那样的儒雅中带着矫健,挺拔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出于礼貌,更多地是出于尊敬,我们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鼓掌,我拍打得尤为大力。孙先生第一个握手的是李少白。这当然可能理解了,他和程季华合著的《中国电影发展史》是迄今以来有关中国电影最权威著作之一,所有人在论述中国电影时,都离不开引述这本宏大的著作。他见到秦汉时,两人拥抱起来,孙先生特别使劲在拍打着秦汉的肩膀,连说:“你好!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其他人逐一介绍过后,潘虹特地拉着我走到孙先生面前:“孙老师,我来介绍,这位自小就是你的影迷(那时粉丝一词还没出现),视你为偶像,香港的影评人列孚——”潘虹的话刚落,孙先生就热情地和我握手,说:“我知道你,看过你写的东西,你是在香港《文汇报》写的,对吧?”我不好意思起来,自己偶像居然看过我的东西,还是那些通通几乎就是急就章的东西,能好到哪里啊?我只好说:“只是小文章、小习作。。。。。。”接下来我不知该说什么了。

一连几天,我们一伙人天天在一起吃早餐,然后是一起观看影片、讨论,再然后是一块吃午饭、晚饭。和孙先生接触多了,距离也就近了。有一次,我有机会和他作较长时间详谈,我就直接跟他说:“孙老师,在香港港写影评,一周三篇,每篇八百字,每逢一、三、五见报,全都是看完之后就写,根本没有什么机会消化,不会有什么好文章的。”他不同意,说:“当年夏公(夏衍)他们在上海、在香港写影评,也和你这种情况差不多,有个专栏写东西就表示你有了地盘,有地盘就有了你的发言权,不能要求每一篇都是什么金玉良言,但总会有一、两句会闪光的,你能坚持写,就很了不起,你要继续写。”这次的对话,留给我最深刻印象的就是他对我鼓励的一番话。

孙老师的声音醇厚、晰亮,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非常好听。光是听他说话的声音有时就是一种享受。有时我坐在一旁会端详着他,《渡江侦察记》(1954)、《永不消逝的电波》(1958)、《革命家庭》(1960)、《早春二月》(1963)等影片里面一个个特别突出的形象此刻映照在他已略显苍白的发际间时,不由得让人觉得,这样一位享誉全国的演员,他一路走过的路,以及他总是予人文温尔雅、风度翩翩、从容不迫的印象,在这个时候,依然。逝去的岁月会留给他一些痕迹,因为他也是凡人。尽管他不可避免地和许人那样,在那个年代他也失去了工作机会,1963年自《早春二月》之后,直至到1979年才有机会回到水银灯下,拍了部《李四光》。十六年了啊!不太清楚那些年月孙老师是怎能样熬过来的,曾经苍海的他,也许,他依然是那样,我自岿然不动。不无苍海而落空。只是,他还是那样地为他衷情的电影而孜孜。他的宽大为怀,在我们评选影片、导演、演员过程中,他不会以自己作为权威、以其身份或威望而主导他的倾向,而是包容兼听地尊重众评委的意见。是一位温醇、厚道而又具有见识的老人。有一次,主办方邀我们到市内放松,来到一处据说是来自大小凉山彝族牙医的地方,说是对着你的嘴吹一口气同时他就能一手伸手你的口中将烂牙不痛地拔掉。所有评委见了,半信半疑,不敢去试。刚好我长有一颗烂牙,需要除掉,我就说:“我来。”果然,这位彝族牙医照着我张开的口轻轻吹了口气的同进伸手就将我那颗烂牙拔掉了,果真没有一丝疼痛。众人见了,拍起手来,孙老师就笑着说:“列孚就是个勇敢的人!”众人大笑。

。。。。。。时间一晃过去多年,至前年我还收到他老人家寄来的贺年卡。去年就没有收到过了。曾经问过一些朋友,孙老师近况如何?得到的回复是令人有些不舒服的。只恨自己时时被俗务缠身,不能好好抽空去看看他老人家!

孙老师,如今驾鹤西去了,我以为,你是不甘就此的,你该在云端展翅、凌云!

  评论这张
 
阅读(58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