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文雀》:脆弱·轻佻  

2008-06-25 16:44:44|  分类: 映画影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对杜琪峰来说再没什么可以让他难倒的了,这部据说拖拖拉拉地拍了两三年(对杜来说,这不是偶然的事,其之前有一部《PTU》就拍了三年,连邵美琪的身形也变了,前后不一样)的《文雀》,到正式公映(香港版,内地版则需到月底或下月初,但影片短了十分钟,只有七十七分钟)人们会对他的作品像以住般抱有期待时,越是这样就有所失落。

文雀,在粤语中是扒手之意。为何叫文雀?原来是取自算命先生。那算命先生会有一笼雀,当需要为客人算命时,问过客人八字生辰后就会将雀从笼中放出,雀儿就会在算命先生那一叠叠排好了并已褶得整整齐齐的纸条中,用嘴刁出其中一张,据说是一刁就准是因为它能看透纸内的文字,于是算命先生就煞有介事般展开那张纸,根据里面的似真似假的诗文,道出你一生的玄妙。这种雀,人称“文雀”。以后,也许因为职业扒手一出手就准,于是就有人将其“行业”称之为“文雀”。到后来,“行内人”又将之简化,自称“老文”——

“阁下那里发财?”

“呵呵,我是老文!”

杜琪峰拍摄这个故事,除了“山外青山楼外楼”外,也许就是他个人的情意了。因为影片故事将林熙蕾的“美不可方物”太个人化地加诸于观众的想象,她竟能够迷到众生,从“文雀”头儿任达华到他的一个个手下。然后,遇到了“楼外楼”的“楼主”卢海鹏,方晓得这个局是自己所设,酿出来的苦酒自己吞。其实有点似散文而不像一个电影故事,甚至像写博客,零零散散地追追逐逐,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世界,让扒手们也有他们的浪漫。

此外,杜琪峰似是又在意于他对港岛中、上环的怀旧。任达华骑着单车举着爷爷辈的德国相机在小街窄巷中到处游荡,到处“猎物”。他就是在相机中的镜头发现林熙蕾,然后她就总是出现在任达华和他的兄弟附近,令他们个个神魂飘荡。同时,镜头就随着这些艳遇、疑惑、跟踪等无处不在地展现中、上环的那些旧景物,再配上独特的轻弹浅拨般的音乐造型,令影片像是游走于杜琪峰的个人DV那样,呈现出来的不是故事、人物而是景物于他的情怀中的一抹抹暗淡的和渐渐褪去的斑痕,从西环海傍的卑路乍街电车路直至到中环石板街、刻意出现的法国会(现在的终审法院)、狭窄的茶餐厅、长三角形的楼梯构图、斑驳的墙壁等等。。。。。。而从来不出现维多利亚港两岸的摩天大楼。当代香港标志在本片完全消失。这当然是杜氏的刻意,有点过份的刻意。这是本片散文式的整体性的要突出的情绪寄托——老香港恋恋情。

因为影片刻意地营造些与影片故事可有可无的氛围而基本上不将讲故事放在首要位置时,影片中的一些以为无需交代的情节就完全地被忽略了,摸不着头脑是阁下的事,与我就玩我的情调无关。

显得太过“匠化”而太过顺手拈来的杜琪峰,摆出来的姿态就是:我有资格这样玩,能将我怎办?吹呀?

  评论这张
 
阅读(121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