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中国内地为何没有当代城市电影?  

2008-07-01 13:14:53|  分类: 电影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地为何没有当代城市电影?

大洋新闻 时间: 2008-06-28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列孚

舒浩伦 《乡愁》海报

  列孚

  去年在北京举行的香港回归十周年电影论坛上,我作出了“香港电影仍保持的三大优势”的看法,三大优势是:创意、娱乐文明和城市感。这三大优势是相对于内地电影而言的香港拥有的,也正是目前内地电影所缺乏的。

  前几天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王家卫与陈丹青作了一次公开对话,陈丹青也作了内地电影没有“都市电影”的看法。不过,他对都市电影的看法却大可商榷。他认为,“1949年到1979年在上海都市电影这么一个摇篮里迅速成熟的美学流到了香港,然后传染到了台湾。1979年后到上世纪80年代,都市电影出现了……”看来,陈丹青并不了解香港电影,也不了解台湾电影。香港电影一直表现的主题以及从电影美学上均围绕着香港这个城市,甚至它的第一部影片《偷烧鸭》(1909年)拍的就是警察捉小偷的故事——近一百年前的中国,大概只有当时现代化城市里才会有警察。就算从电影历史来说,香港与上海电影一直在互动,如上世纪30年代最著名的联华影业公司就是从香港移到上海,其股东主要是当时香港首富何东,甚至还包括广州富豪梁培基。何况香港电影一出现其主调从来就是在表现香港。所谓“都市电影”是从“上海都市电影这么一个摇篮”“流到了香港”,完全是一种谬误。至于台湾电影,是的,台湾电影是到了上世纪60年代才兴旺起来,但与上海无关,主要是香港电影和香港影人起着“推手”作用。但是,他有一点说对了:“应该期待中的都市电影、而且是当代都市电影,可是这个时候第五代出现了,第五代差不多垄断了电影15年……”陈凯歌、田壮壮“至少在最初十年和成名作里没有都市电影概念,他们的美学就是表达八路军和农民,我看第五代我不觉得新,只是叙述场景有所变化。”其实,何止是第五代导演?就连与陈丹青同在上海的著名导演、第三代的谢晋在上世纪50年代以后也不见他拍出一部具有上海韵味的都市电影来。

  为什么会这样?

  所谓“都市电影”不过是城市电影更摩登的说法。陈丹青说的要有“罪恶、暴力、性、中产阶级、小市民、欲望、贪婪、妒忌”、才能“有城市的畸形、城市的活力”那样才称得上“都市电影”。这样的说法好像很前卫,其实这样的理解显然是褊狭的和肤浅的。即使是改革开放30年,在这个时代初出现的第五代的张艺谋们仍脱离不了“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烙印,因此他们的“美学就是八路军和农民”,尽管他们已拥有新的电影语言和电影美学(当然远不止是陈所说的“叙述场景里有所变化”),但是,每个导演的个人背景与成长经验令他们难以拥有对城市的深入观察和感悟,难有城市文化身份的表述。不无夸张地说,以前种种政治运动将一个城市的集体记忆几乎全都抹掉了,当他们回过头来才认清自己的城市文化身份时,也许对他们来说,他们的思维方式已经凝固。

  那么,对张艺谋们的后辈——如张元、王小帅、路学长、陆川、贾樟柯、张扬等呢?其实,他们和他们的前辈一样,中电影的“毒”太深了。所谓中电影的“毒”,一如中国文人总喜欢文以载道那样,张元们也背负着“影”以载道的使命感。使命感一旦太强,他们就忘记了电影本身的真正意义,以为必须严肃、深刻、永恒,去拿奖,就会被载入电影史册,会被电影资料馆倍加珍藏,然后每隔十年、二十年拿出来作专题回顾展,这样就达到电影的真谛了。其思维不是当下的而意臆着未来,一种孤芳自赏的未来,视野好似好广、好远,很有历史感,然而却被当下蒙住了。这样的电影思维、电影观当然无法拍出城市电影。因为他们忘了,票房产自城市。因此,电影是属于城市的。当他们漠视票房时又怎可能拍出的电影是属于城市的?再加上他们中多人并不属于在这个城市力求生存的人,他们多只“客居”于北京(当下的北京占据了太多电影资源,所以这些导演们都集体“客居”于北京),他们能真正去关心这个城市或某个城市吗?最典型如贾樟柯,他的出色作品都是上世纪80年代小城镇共同经历。很难想象这些不屑票房的导演会拍出好的城市电影来。

  此外,中国电影写到城市时,常常会出现在中国地图上并不存在的城市,连城市名字都是假的,这样,又怎能拍出有城市感的电影或称之为“都市电影”?在类型电影相当成熟的地方,如香港、好莱坞,他们绝不会虚构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城市来,哪怕是科幻片。

  最近有机会看了些出自北京、上海青年导演拍摄的影片,如唐大年的《青春期》、黄凯的《上海公园》、舒浩伦的《乡愁》和《少年血》,影片所拍的都是北京、上海这两个我国当今的大都市,他们的镜头都对准了自己的这座城市,然而他们的经验不足以让他们能够驾驭可以透发出这些城市的气息。除了有些躁动以外人们无法去感觉这些城市为什么会带给他们这样的自我。而这却是所有城市年轻人都会发生的躁动(其中也有“性”、“小市民”,也有“欲望”),可发生在小乡小镇而非一定是上海或北京。我所指的是,必须特定要拍出为什么是在北京?或为什么非要是上海不可?又或是为什么一定要在广州?北京或上海、广州都是不可复制的,而影片没能拍出这些特定城市的特定性来。反倒是《乡愁》因为是一部纪录片,就拆迁问题而带出对里弄的回忆,这就是不可复制的和特定的,那么,上海才有的石库门、里弄味道就出现了,有了上海的味道。但不幸的是,纪录片不会拥有票房。

  内地电影需要有城市感,仍有待类型电影的热情成长。目前而言,分众电影并不急切地需要(当然也不代表完全不需要),需要的是大众的城市的情绪销售——请原谅我用这种说法。到时,人们就不会问:为什么中国没有城市电影了。(作者为香港资深影评人)

原载《广州日报》28/06/2008

  评论这张
 
阅读(123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