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转载:从芭蕾舞剧《牡丹亭》看传统与现代的嬗变  

2008-07-03 11:49:20|  分类: 文化透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罡风岚舞

从芭蕾舞剧《牡丹亭》看传统与现代的嬗变

                                     

 

 

                                                                   花开两朵

中央芭蕾舞团的新剧目《牡丹亭》在京城首演,引来不少芭蕾舞“票友”的关注。在此之前,白先勇先生的昆曲青春版《牡丹亭》在京城上演,甚是轰动。再加上《牡丹亭》的剧情浪漫离奇,它是古典戏曲的经典之作。因此大家更想看看芭蕾舞版的该是如何一幅景象。       

我也曾观看了白先勇先生的《牡丹亭》,这回以同样的期待的心境前往天桥剧场观看了由中央芭蕾舞团排演的《牡丹亭》。观后,我发现了因东西方文化的不同与传统和现代艺术的差异,让这个剧目很难真正叫响。仿佛是在生硬地把芭蕾舞这个舞种改变,而另搞出的一台拼凑剧。

    芭蕾舞中国化,或者芭蕾舞民族化,这个话题一直是国内各大芭蕾舞专业院团去探索的主题,但如何去实现这个目标,或者说是再创经典。这个把国内的芭蕾舞团弄的团团转的问题,成为了一个创作隐忧。于是各芭蕾舞团不断地寻找着传统素材,并且大量的从传统的戏曲中获得文本,如香港的《青蛇》;辽宁的《梁祝》、《鹊桥》;上海的《梁祝》;广州的《梅兰芳》、《红楼梦》;中央芭蕾舞团的《牡丹亭》等等。然而这些从传统戏曲转换的芭蕾舞剧,都没能突破戏曲艺术的魅力,而成为一台经典的芭蕾舞剧。这个问题,是很多想让芭蕾舞民族化的业内人士和观众们费解的。其实,如果要用一个外来的传统艺术去替代本土的传统艺术,那是不会让人接受的。而芭蕾舞民族化很容易让我们走入误区。

    古典芭蕾的魅力,在于它传承了西方传统艺术的审美,而别于其他的艺术。同样的中国戏曲艺术的魅力则在于,涵蓄着的东方传统审美观。这两者是有差异的,是不可等同的。而如果要将西方的经典文化建立在东方的经典剧目之上,那么就一定要先毁掉原先的经典剧目。因为经典是唯一的,我认为目前芭蕾舞的现状还不太可能实现。

而正因为如此,从事芭蕾舞编导的导演们又另外找到了一个出路,就是将传统的经典剧目改编成为新的剧目,可是如何抓住传统剧目的核心,也就是经典剧目中为什么能成为经典的元素,这也成为了编导们的一堵高墙。

就昆曲《牡丹亭》而言。这个连台本戏是要演出七到八天的。明代的汤显祖将昆曲中的身段和唱腔念词结合的很完美。而在白先勇先生的删减加工,将传统的戏曲,搬上进了剧场,并将其中的经典段子提取合并,成为了一出只演三天的新版《牡丹亭》。这个新版不但辞藻精辟,而且身段不减。成为了将经典再精练的经典。也为许多的戏曲观众所接受。而这正因为白先勇先生抓住了《牡丹亭》之所以成为经典的要素——辞藻与唱腔的完美结合。正如票友们长言道的“听戏”。

而芭蕾舞剧《牡丹亭》似乎寻找了一个新的出路,就是将现代与传统结合。同样的《牡丹亭》但在这里,它失去了戏曲的主要演绎手段——唱。而取而代之的是舞蹈。但问题是在于如何将舞蹈这样的肢体语言和视觉艺术替代,一个主要以听觉艺术为主的戏曲呢。这是需要一个对芭蕾舞艺术研究很多年,并且对中国戏曲也了解的导演才能完成的工作。因此在这里,一个不懂得舞蹈语汇的人是很难去完成的。而整个芭蕾舞《牡丹亭》的卖点就是“现代”。这个现代可以解释为以肢体去体现传统的《牡丹亭》。这个是反传统的(因为传统审美是忌讳身体的)。而芭蕾舞的魅力却是将这样的忌讳无限扩张。显示出人体线条运动的魅力。因此,这里的“杜丽娘”是躯体的美,她不同于昆曲中嗓音清脆与娇柔妩媚的眉目“丽娘”。

                                                                     形式创新

在芭蕾舞《牡丹亭》中却把本应该剔除的传统“杜丽娘”再现。使得传统与现代的不同概念混淆。让舞台上的审美概念变得不纯粹,即传统与现代交织。我想这个做法是一种保守的做法,它是一种想让人们接受传统的同时也过渡到导演想要的那个审美——现代的“杜丽娘”。可是这个效果没成功,三个“杜丽娘”的交替将本来应该体现的新的审美理念弄的浑浊。其中里面的昆曲演员扮演的“杜丽娘”在戏中更发挥了其传统气质的魅力,而整个舞台是现代和夸张的,这更突出了穿着传统服装的昆曲演员的魅力了。甚至胜过了主要突出的芭蕾舞演员扮演的“杜丽娘”。因此在这里,导演的指向性出现了一个偏差。让观众无法找到整个舞蹈的审美核心。而舞剧中的核心人物一分为三,其实是一个突破,将人物的特质一分为三。更加全面地展示了“杜丽娘”三生呈现的特点,将“杜丽娘”的三个戏剧层次划分开——花神(梦中的杜丽娘)——杜丽娘(现实中的杜丽娘)——昆曲杜丽娘(魂魄)(在此成为了一个传统与现代的交接审美需要)。手法也很现代,但若处理不得当,就容易将舞蹈的核心人物“杜丽娘”的本质混淆。而这里的“杜丽娘”的本质指向应该是芭蕾舞者所扮演的“杜丽娘”。因此,昆曲“杜丽娘”应该被删减,她不但将审美的指向扭曲,更使得整个芭蕾舞剧不纯粹,而显得混乱。

《牡丹亭》又称为“还魂记”。在传统的昆曲中讲述的是“杜丽娘”因梦与柳梦梅向遇,而相思成病。郁郁而病故,杜丽娘其父乃南宋淮安巡抚。后因抗金妻离子散。因“杜丽娘”对爱情的忠贞感动了冥府,在加上柳梦梅的帮助,得以借助莲花转生还阳。最后柳梦梅考得状元,杜丽娘一家团圆。故事围绕着传统的思想礼教——齐家——治国——齐天下。和传统的爱情理想。对爱情忠贞不愈。剧目借用了大量的文学故事和辞藻,将传统演绎得活灵活现,生动而感人。是通过对杜的离奇身世来讽刺现世的丑陋与人间的无情。

在形式上芭蕾舞剧《牡丹亭》则取其中的爱情为主题。舞蹈分为两幕六场。在舞蹈的开场,杜丽娘坐在凳子上梦见自己心随欲动,而翩翩起舞。而在第一幕,这个舞蹈围绕的是杜丽娘的梦所带来的“欲”,体现出的是将梦的本质“欲”无限地扩张,也是这出戏的动力源。这里的剧情是反传统的。与传统的爱情相比,更加强调了爱情的本质。传统是尽量地压缩欲在爱中的作用,而强调了爱的指向性——女人对与所爱对象的忠贞。而这里则将这个指向转向了女人本体。将杜丽娘变成了一个现代人的思维方式去思考爱情——所有的因果都是因为自身的欲望。从剧情上第一幕的整个三场:〈游园惊梦〉、〈寻梦唤美〉、〈入梦写真〉的主题都是在一个现代的思维方式去进行的。从这里去看第一幕表象的很新颖。有一种突破了旧的观念,将现代的思想植入传统剧目的理念。在开篇是焕然一新,可是舞蹈并没有展现出这种反传统的震撼,而是将这样的震撼转换成了一种传统与现代的妥协。从服装上和舞台的步调就不一致。舞台现代而服装古朴。剧情和舞蹈的体现也一样是相反的。因此在地一幕中并没有那种,突破了传统的枷锁而独自寻求爱情的新颖感。

在第二幕剧情分离,三场分别表现了不同的主题。一场主角指向了柳梦梅去寻找爱情对象的杜丽娘。而第二场则跳入冥府判官,讲述杜丽娘如何脱身。最后第三场婚礼,人鬼交欢,然后人鬼结婚。剧情非常的散乱草率。也没突出了《牡丹亭》的主要剧情——还魂,为何而还魂,还魂之后将现世人们惊醒,让现世的人觉醒的一个含义。更没有把第一幕铺垫的这种现代理念贯彻。于是让人看了个费解的结局。我认为,这是整个舞剧的败笔之处。

                                                                  创作路标

在芭蕾舞中寻找具有的特色的创新剧目方法有许多,但就现今国内芭蕾舞专业院团所推崇的大多都是将传统与现代转换。从《牡丹亭》中我们可以看到,传统并非不可突破,但这种突破并不是摧毁,而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传统。这也说明了,芭蕾舞本身是一种存在的方式,它是一种艺术态度。而从这种艺术态度,我们去看传统的艺术,那么必然会有不同的感受。将这种感受传达,并转换成新的艺术作品就是我们所想要的。可是在国内对于新的芭蕾舞剧目编排还是太过于保守,有顾前顾后而采取中庸的态度。我想在创作上,并不应该拘于一域。而应将芭蕾舞的特性延伸,将芭蕾舞自身存在的艺术价值运用到传统的剧情之中。

我认为,对于传统而言芭蕾舞是现代的,是新的艺术形式。而这种艺术理念也是全新的。芭蕾舞将扩张,放射的审美格调带入了中国。使中国舞蹈“拧、撑、拉、盘”曲线肢体艺术得到变化与发展。这就是芭蕾舞对于中国舞蹈所产生的意义。而这样的存在,并不是单一的,它伴随着整个中国艺术审美和社会的转变而被接受。芭蕾舞有着与传统戏曲艺术不同的艺术魅力,甚至是背道而驰的审美理念,然而为什么如今人们会像接受戏曲那样更为广泛的接受芭蕾舞呢?!同样的在传统与现代的交替中,我们的作品只要把握了文化的内涵就能被观众接受,就能将传统从新演绎。我想,这就是芭蕾舞在中国存在的真正意义——用一个新的艺术态度去面对传统,用新的审美形式去演绎传统。

转自2008/07/03罡风岚舞网易博客

转载本文,是因为作者所提出的观点不仅只在于芭蕾舞或其它舞蹈,而在今日我们的中国传统在遭遇到现代场景时该如何结合,或怎样去结合。因而值得向大家推荐,以供好友分享。

本文指出:以唱和词藻为主的昆剧《牡丹亭》与以肢体语言表达的《牡丹亭》恰恰违背了审美规律,这是该芭蕾舞剧失败的根本原因。中国化的芭蕾舞剧除了因为在特定时代和特定环境下的《红色娘子军》和《白毛女》外,其余《青蛇》、《梁祝》、《红楼梦》、《梅兰芳》等均未能取得应有的成功,其原因就在于对东方经典套用于西方形式上时,就可能出现不可能的和谐。

个人认为:《红》、《白》当时成功有着一种情绪上的承接,因而它们可能就成为中国化芭蕾舞的经典,但是,不论〈牡丹亭〉或〈红楼梦〉之类,则缺少了当代情绪上的需要,所以,它们就不可能成功更不会成为经典。

 

  评论这张
 
阅读(7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