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赤壁》:吴宇森与内地导演有何不同?  

2008-07-09 19:40:22|  分类: 映画影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气吞山河大手笔 直问英雄最是谁

                                                      ——《赤壁》(上)及其引起的思考

我们基本无法抗拒吴宇森带给我们的震憾——这部《赤壁》——虽然在严格意义上我仍无法称他为大师,但是我们却不能不承认当下中国电影导演第一人却可能就是他。在广州首映礼上,吴宇森谦称:“我是广州人(吴出生于广州),现在只是将在外面学回来的一些东西回来向乡亲父老汇报,不敢说是衣锦还乡。”这让人联想起在美国第一个获得奥斯卡的华裔摄影师、祖籍广东开平的黄宗霑,或许吴是要拿得小金人,才敢自称“衣锦还乡”而《赤壁》创下印出1200个拷贝的空前数字和同时有可能会创下中文电影最高票房纪录仍未能满足?

 

成功为周瑜不止“平反”最出彩

因此,一直就有着英雄情意结的吴宇森,这次打造中国战争史上最著名也最脍炙人口战役之一的赤壁大战,声言进军奥斯卡,他当然需投入巨资、全力以赴、精心专意地去用镜头描绘风云际会的如橼大笔、对人物塑造有如泼墨般挥酒但却另蕴笔锋,将他心目中的英雄按自己的创意去龙蛇走笔,拓雕出另一番意味的三国英雄。从史上到当今,多人对三国都有不同的解读,从司马光到当今的易中天。现在的吴宇森如何以电影来“读”三国,这绝让国人甚感兴趣。

从曹操(张丰毅饰)把弄东汉小皇帝,挟天子以平地方割据为名,以现其野心为实决意挥兵南下进军荆州、东吴,将提出异议的孔融立斩,动魄地展现出曹操的霸气、跋扈;“赵子龙百万军中藏阿斗”我们从儿时起就听说过了,但当这一次是如此生猛地在长板坡看见赵云(胡军饰)乱军中救出幼主以一敌百、左冲右突,就像是神话果现;张飞(臧金生饰)狮吼喝断当阳桥、关云长(陆树铭饰)阵中“遇佛杀佛”,勇不可挡;诸葛亮(金城武饰)一反传统中那样的老成持重,而是年轻、朝气甚至还有些急躁,重点突出他主张联吴抗曹、说服东吴为后来击溃遭军起了重大作用,功不可抹,让人感到后来20世纪出现在中国的“统战”其实原来早就有先师了。周瑜(梁朝伟饰)无疑是本片最大手笔的一个人物:他原来是那么虚怀若谷,原来是那么富有气度,原来是那么潇洒开阔的大器之才,与原本以为他是小器、狭隘、善妒的“英雄气短”的周瑜两个样,他与孔明不是“既生瑜,何生亮”而在这里只不过是“瑜是瑜,亮是亮”罢了。吴宇森为周瑜“平反”成功。刘备(尤勇饰)与孙权(张震饰)形象看似错位,但年轻的孙权却内敛、犹豫;看似粗犷的刘备知人善用,反而有点像现代管理者。他以德服人,真有英雄志(但无英雄命)!外表粗豪的他也不再喜欢流泪。至于出现在片中的两个女角小乔(林志玲饰)和孙尚香(赵薇饰)应当说是吴宇森到好莱坞发展后经验之一,不再像在香港时那么一味阳刚气,同时,透过利用中国的茶艺这一典型东方风味,让在史书上仅有“国色”两字形容的小乔一令曹操神魂颠倒,二令周郎喜获温存,虽只是成英雄的装饰、点缀,但她和孙尚香这个与其性格迥异的角色,成片中平衡要冲,也使影片多了些“呼吸”。

如果说吴宇森在片中对人物的拿捏尚属称心,那么,对战争场面的处理更是得心应手了。确实,就从这上集的四场主要战事来看,不论是长板坡赵子龙乱军救幼主,还新野之战的刘备之败,抑或是张飞摆下的回光阵或诸葛孔明巧排八挂阵,均令人很容易想起有同类场面的影片,如《英雄》、《十面埋伏》、《无极》、《夜宴》、《墨攻》、《满城尽带黄金甲》和《投名状》来。相比之下我们会发觉吴宇森自比上述影片来得更自然些、具气魄些和生动些,事关在处理这些武打和大场面时,有着好莱坞先进设备和技术支持与有着香港动作片熏陶经验的吴宇森自是手到拿来般,那种圆浑、成熟和对细节的处理是那些同类影片难以企及的。战争场面占了该片的主要部份,看一去似是较多了些,杀戮时也颇见鲜血飞溅,众士兵持茅齐齐剌向已无反抗能力者画面也一再重现,是的,颇为血腥(据说本片在美国已被列为R级,即相当于香港的三级),吴氏标签式的浪漫美学感也少了(当然非绝对,赵子龙长板坡一役空手套长枪、翻身骑白马便有着类似的延续),即使是武打,在着重设动、布阵设计的同时,也对不忽略对人物的描画,尤以赵子、张飞、关云长为甚。不过,战争重头戏还是在下集,因为本片到片末出现一个长达数分钟的长特技长镜头,一只白鸽(呵,再一次的暴力美学符号)在空中俯瞰低飞,直插曹军水军舰群,侦察敌情,为“火烧连营”作准备,上集也是到此为止。

至于文戏部份,本片作为上集,其实是“群英会”。诸葛亮为求得东吴作为盟军,以恢宏的韬略向孙权及其周瑜等群臣晓之利害,终得赢得周瑜“识英雄重英雄”之气度,让两人走近;而孙权也不再迟疑不决,决意与刘皇叔结盟。后来诸葛、周郎相交,拍来也丝丝入扣,特别对周瑜时有的不拘小节、落落大方,在扭转了人们对他惯用的思维的时候,特别是介绍周瑜出场的一大段戏,完全出乎意料,更成后来为赤壁之战的最核心统帅作了强力铺垫。而周郎与诸葛孔明两人的情谊也在此得到了体现,个人觉得是本片文戏中最出彩一章。而最重要的是,本片第一次强调赤壁之役,是以周瑜为核心的,这就不止只是为周瑜“平反”那么简单了。影片让小乔充当了一个反战角色。或许是好莱坞多倾向美国民主党,吴宇森受其影响,又或是吴宇森本来就持有这一思想,于是将反战信息在这里作出传递。“她”成为曹操之间的“偶像”,形象温婉而有智慧却又略含人见犹怜的美姿,令影片多了一份猜想:难道曹操竟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发起战争?有趣。

更有趣的是,吴宇森有意将人们熟悉的一些情事进行了调动,如关云长的青龙偃刀是在赤壁之后才有的,但在当阳他遭困,曹操慷慨在将大关刀还给了他;而八挂阵也是到蜀国时方出现,如今也调到这里来了。如同对人物的营造那样,一方面是为了让影片更好看,另一方面当就为了外埠(主要是美国)市场所需,这都是可理解和需要的。基本上,吴宇森对《赤壁》是充满诚意的,表达了对民族的崇敬,满足了人们对英雄的预期,成功完成了一次英雄叙述,那怕有某些缺点,亦不足以挂齿了。

本片不止大气磅礴、场面恢弘、气象万千、人物出彩那么简单。吴宇森通对三国这个经典故事的再诠释,描述以弱胜强,实际上是透出这样的普通哲学:弱者,只要团结不挠,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强者,如不晓得此一时彼一时,必犯骄兵必败之错。

 

陈凯歌们为何被映衬得如此小器?

我们说吴宇森像片中的周瑜般气定神闲、胸有成竹,并拍出了足可成中国当代电影代表作的这部《赤壁》,除了有相当的资金(然而,他自己也垫支了一部份,可见在中国要获得电影融资尚需努力)和他拥有好莱坞经验外,最重要的是他一贯的英雄崇拜理念的坚持并在这一理念下延伸出他独有的暴力美学体系。否则,就算有再充裕资金或有再丰富的国际经验也未必能够建立起自己的电影美学体系——这与一个人的坚持与否有关、与其一再为此探索有关。当年他的《英雄本色》、《喋血双雄》、《喋血街头》、《义胆群英》等让他不但声名鹊起,并因而获好莱坞青睐,打入好莱坞,先后拍摄了《终极标靶》、《断箭》、《夺面双雄》、《职业特工队2》等,奠定了他在好莱坞的地位。不过,早年师从张彻的吴宇森,肯定地受到“师父”的影响,因而当他曾经尝试拍摄他原来并不擅长的类型后,重拾及发扬张彻的阳刚电影,才发现自己已超越了“师父”。

这是吴宇森能够建立自己体系的基础。

如上所说,观看本片时会容易让人想起《英雄》、《无极》、《夜宴》、《满城尽带黄金甲》等由内地一线导演们摄制的同样是千军万马、制作规模甚大的影片,无论张艺谋、陈凯歌或冯小刚,都未曾也未能建立起自己的体系,因而就《赤壁》而言,张、陈、冯是无法超越它的。而且,如果一定硬要比较,即使是与《墨攻》或《投名状》,非常遗憾,也难。与《赤壁》则越比较越显得小器。当代内地古装动作片类型电影除了何平的那部《双旗镇刀客》曾经给过人惊喜外,我们再也不见有这方面的贡献。

究其原因,首先是内地缺乏类型电影土壤、气候和水份。这个原因,用不着多赘。其次是内地对电影人缺乏对类型片热情。吴宇森绝对是类型电影培育下成长的杰出导演,类型电影是世界电影主流。说内地导演没有类型片热情,千万不能以《英雄》等几部“大片”而以为已在拥抱类型电影。太多、太多的内地导演其实是看不起类型片,理由就是它太迎合大众而不是领导大众,类型片属低层次电影。从张艺谋到冯小刚他们,只能被认为是开了类型片“半窍”脑袋的人,从《英雄》、《无极》和《夜宴》的生硬和态度就知道,长期缺乏类型电影氛围的内地电影圈是无法让他们走去的。事实上,无论是第五代或他们之后的一辈又一辈的导演们,过多地以电影作抱负,老觉得电影非有什么使命不可时,他们就不肯从俗并看不起从俗的类型片。这是当代内地电影最大的共性,那怕是冯小刚。出现对类型电影态度的偏差就很难拥有容忍通俗化的气度,这其中的审美差异也决定了内地导演们面对类型电影尽管看不起却又不知所措。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审美差异?这不得不让我们稍扯远一些。

曾有人批评第五代的美学是“八路军加农民”。好像很草根,但只说对出了假表面。事实恰恰相反,第五代们所缺的正是草根思想。当第五代获得了比起第四代(如郑洞天们)更多的想象空间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也同时失去了城市人的文化身份。城市人的文化身份表现之一是对事物的敏感、接受和吸收并会走在前端,同时也甚后现代。例如陈凯歌、田壮壮等“大院子弟”虽然是北京人,然而却只属地理上的、行政上的北京人,但未必在文化上也属北京人——至少,他们的文化身份就不如居住在胡同里的同龄北京人文化得那样鲜活、那样活具“京味”,因为他们其实是大院围墙内的北京人,他们的文化和他们的文化思维就算走出围墙但却不属于北京的,他们也不怎么会对现代的菜市口或大栅栏的变动产生怎能样的情绪。这是狭义的大院文化。广义的大院文化则会于像张艺谋等身上出现,即是他们会自觉不自觉地向大院内传出来的所有都倍感兴趣,甚至觉得大院里饭堂的水饺也比胡同破四合院的厨房其实是同样的水饺要香。换言之,大院里出来的陈凯歌们不会对草根有什么情愫,而从广义的大院里走出来的张艺谋们则需要提升至“大院级”水平,要摆脱草根,如此,他们的审美态度和审美之源就产生了与电影本义的异变,以为搞电影都是为了成为大师,于是电影很神圣,要不,田壮壮就不会讲出“我的电影是拍给下个世纪观众看的”这样的傻话。殊不料,吴宇森们却与陈凯歌们完全南辕北辙,他们从来就很草根,香港导演出身在跑马地(传统富人区)的绝无仅有,反而多数出身于廉租屋村。市井化的审美情趣早早就注入于他们的血液,类型电影的大众化则向来最能迎合他们的审美追求,看电影不过就是追求娱乐而已。而拍电影则是因为觉得电影很有魅力,很有趣,并能谋生而从来不会觉得电影如何伟大。原来吴宇森们的电影观早就是很草根的好莱坞观。两种电影观,必产生两和种截然不同的电影效果。

说到此,应该很明白,不要以为《满城尽带黄金甲》只是将一场国难的大场面最后讲成乱伦的家庭悲剧或《夜宴》借用《哈姆雷特》再借舞蹈形式来展现,再就是《无极》要讲哲学但以头来却不知所云不过是陈凯歌们的眼高手低,而表现出来的则是混乱的思维,究其实,他们还不全懂何为类型电影、想通俗但又不甘于俗。这样不成熟的美学概念,当然跟不上努力要与观众保持零距离的吴宇森,更难与《赤壁》的成就相比。我想,这应该是对我们内地电影人应获得的启示。

 

然而,正如我在本文开始所讲的,吴宇森在严格意义上我还不能称他为大师那样,大师?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原载《中国新闻周刊》2008/07/16

  评论这张
 
阅读(78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