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这一天——9.28  

2008-10-08 19:21:51|  分类: 私家名人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天,九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港岛柴湾的哥连臣角火葬场,黎杰与我们作最后告别。

低调的他保持了惯有的低调——文隽恰好是当天上午给我电话,再问我黎杰的告别仪式何时举行?他已经是第三次给我电话,询问此事。我如实告知他:葬礼今日下午举行,三点,地点在哥连臣角火葬场。他说,人在珠海,会尽快赶回来。

除黎家家人外。EVON仅通知五人:波、登、略、MING和我。但我不好意思对文隽这样说。因为我不知道这样说了其他朋友会有什么想法?不想黎杰在天堂听到人间的一些流言。

MING刚巧这天生日(这么巧!),按传统说法,生日这天不宜做忌事。红白事不能相撞。原本是由她的先生阿满代为出席,怎料,这天阿满却要出差。

登兄约了波、和我十二点先到杏花村饮茶,然后一起到哥连臣角。饮茶毕,登兄提议早些到。于是我们买了一束菊花,打的到了目的地。

两点三十分,我们三人刚到不久,载着黎杰灵柩的灵车到了,EVON和黎家家人同下车。经已哭红了双眼的她见到我们,忍不住再淌下眼泪,扑向我们,逐一地和我们拥抱,痛哭。我已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了。随后,葬礼很快就进行。当灵柩要推入灵堂时,我将那束菊花放到黎杰“身上”。灵柩很快就放置到灵堂中间,灵柩前放置了灵台,供上香炉,让人供香。在香炉后面,放上了黎杰遗照——一张黑白八寸照片,从衣服上看应是秋冬之际的长袖便服,仍然是一头长发,戴上那付圆型眼镜,笑脸绽放。背景像是一个座谈会之类的墙壁,有一些海报之类。这不是一张“标准相”。他不喜欢拍个人照。我想,是黎家家人很不容易才找到的一张算是个人照的相片了。

祭仪即刻举行,主持司祭者宣布上香。黎家家人和我们轮次上香。此际,眼眶热了,泪水在眼眶打转。特别是当灵柩要推进火葬炉时,EVON扑将上去,死抱着棺木不放,抱着黎杰吻了又吻。。。。。。

在香港,葬礼一般都在会先在市区殡仪馆举行祭祀,比较繁复,然后才从殡仪馆将灵柩送移至火葬场火化。但黎杰生前吩咐一切从简时,就少了在殡仪馆举行的仪式。他不想打扰那么多人。

祭仪很快结束,这时略才出现。因为通知上是三点,但却提早举行了。登兄果有远见。

临别,EVON再一一与我们拥抱,多谢我们这些“黎杰的好兄弟”。我只能说:“你多多保重!”

离开哥连臣角后,我打电话告知TESSA,黎杰刚刚正式走了,因为他留下说话是不想打扰太从朋友,所以,也就没有通知你。因为TESSA在这之前也曾多次问我,黎生葬礼何时举行?TESSA听后,十分理解,说:要遵重黎杰遗言。然后她说:黎生灵位如安排好了,定要通知,以便献上一束花。我说:当然。

也曾有其他一些朋友曾问过黎杰的葬礼事,但是,在这之前,我都不能说什么,因为,确实不知道黎家家人何时为他举行告别仪式。在此一并告知了。

黎杰好兄弟,一路上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719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