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香港电影“黄金一代”之后为什么未能出现“白金一代”?  

2009-07-09 13:14:52|  分类: 电影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港电影的“黄金十年”没有一个严格的年份界限,这个十年,大约是在1980年代初至1990年代初。

这个“黄金十年”诞生了香港电影的“黄金一代”,包括导演徐克、许鞍华、吴宇森、严浩、林岭东、梁普智、谭家明、王家卫等等;明星则有周润发、成龙、李连杰、梁朝伟、刘德华、梁家辉、周星驰、麦嘉、石天、许冠杰、黎明、郭富城、张艾嘉、钟楚红、张曼玉、王祖贤、吴倩莲等等。以上阵容,构成香港电影黄金一代。

虽然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李小龙将香港电影冲出香港、冲出亚洲,走向世界,通过电影将中国功夫传遍全球。是的,这是香港电影的光荣,但是,却未构成香港电影整体的优异,未形成香港电影整体感觉。其中,特别是所谓“香港特色”并未在这些影片中有所凸现,而李小龙能够表现的不仅仅是香港的,更多地是中国的。

我从来就认为香港电影是属于中国电影一部份。但是,从文化表现和文化特质而言,香港电影确确实实是有其独特的地域文化最佳体现,与中原文化构成了区隔,并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就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电影文化体系。例如,大陆、台湾没有建立起明星体系,或者说,明星体系十分脆弱。相反,香港的明星体系是最强、最富活力和最具可持续发展的。事关,在构成中国电影三元性的大陆、香港和台湾电影中,类型电影在香港最成熟,也最具市场效应,而只有类型片才会出明星。这是香港电影文化最大特点之一。

香港电影属于中国电影一部份,只是因为当1980年代开始,大陆观众大量地只可以从录像带或录像厅中认识了香港电影,从这些非正式进入大陆的香港录像电影中,感受到一种很奇特的“异域”感觉——虽然谁都会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份,香港人也是中国人。其实就是说,大陆大部份人与香港电影隔绝多年,特别是于1970、1980年代出生的一代更是觉得“新鲜”,这种“新鲜”、“异域”感就是香港电影里面所呈现的既像是中国的但又不像是中国的。恰恰是这种“新鲜”感正是香港“黄金一代”电影人所缔造。

为什么“黄金一代”之前的香港电影人却未能制造出类似的“新鲜”感?

两大原因:一,之前的年代是经济未曾起飞,香港那时尚未成“四小龙”之一,文化发展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二,相对于“黄金一代”而言,他们都是跨世代的上一代人,虽然他们也进入1980年代,但思维方式或思想仍是七十年代甚或是五、六十年代的,尤其是一些与香港这个城市脱节的导演。如李翰祥、张彻、胡金铨等。简单来说,他们没有和香港谈恋爱。当香港仍然在往经济发达之路上拼搏时,都市文明型态尚未完成,而当一批享有盛名的导演却只热衷于他们想像中的“中国文化”时(如清朝宫闱片、武侠片等),他们与香港的距离就不止一公里,而是十公里甚至是一百公里。这样的电影,难以说上新鲜。

故此,当新一代的香港影人在历史恰当的时候(台湾新电影和大陆第五代也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这一代的电影人为何会将香港电影拍得“新鲜”?有“异域”感?道理等同于台湾新电影、第五代的一样。只是,台湾、大陆只能出现侯孝贤、杨德昌、张艺谋、陈凯歌那样的导演却未能出现明星,尚未能构成完整的一代而呈现出来的是局部性的。因而,“黄金一代”为何出现?之前已谈过许多,在此不再赘,着重谈为什么香港电影未能出现可以超越:黄金一代”的“白金一代”?

我们不妨数数如今比较地活跃的一些影人——杜琪峰、陈果、王家卫、叶伟信、陈木胜、邱礼涛、马楚成、林超贤、陈嘉上、刘伟强、麦兆辉、韦家辉等导演;古天乐、吴彦祖、余文乐、陈奕迅、谢霆峰、张家辉、方力申、邓丽欣、蔡卓妍、郑秀文等演员,他们这一代均出生于1960年代至1980年代(也许,杜琪峰严格地算也属于“黄金一代”的,因为他早在1980年就拍了《碧水寒山夺命金》,女主角钟楚红第一次拍片,只是,他后来又在影坛上归于沉寂,到了1990年代才再活跃起来,因而将他列入如今这一代)。当他们进`入电影行业时,更多的一开始就只属于大银幕,跳过了小荧光屏阶段。即是说,他们进入银色世界时,他们踏上的已是一条坦途,大多缺乏前辈们所创下的香港影辉煌所付出的经历,而这些经历对他们来说,理论上需要一种传承。可是,这种传承未能在他们身上得到体现。不能完全说是因为年龄关系做成的客观效果,然而,年龄关系则决定了他们无需寻找身份问题,或者,身份问题于他们来说已非重要,因为,徐克们已代表了那个二战后一代婴儿潮在香港的话语。

换言之,他们缺乏要求一种身份的话语权时,在影片要诉求的,也仅仅是一些别的人也可以同样讲述的、表达的东西。我的意思是说,他们难以再拥有“黄金一代”那样率先在思想上得以表达的先导性。

特别是香港曾经成为传奇的历史体验不会存在于他们的记忆当中,他们甫踏入社会香港已相当富裕,对过去的淡忘,或者是一种迫不得已的型格局限,不关他们的事,他们和他们同龄的一代对此也无需负上什么责任,因为这是历史发展必然的原因。例如我们也不可强求王小帅他们要与张艺谋们一样要经历上山下乡的知青阶段那样,是同一个道理。如果一代人重复着上一代的轨迹,那只能是历史悲剧。然而,对生活的认识和理解不同,反映了通过影像及其要讲的故事要表达的程度也就有了不同的体现了。以演员为例,曾经经历过底层不稳定生活,与踏入娱乐圈之后就凭因为是偶像而立即窜红,完全是两回事。周润发要捱了二十年才获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刘德华所费时间更长。演员要有魅力,这道理谁都懂,可是,魅力恰恰是要有经历(当然不一定非要非同寻常)方可让人感觉得到。正如我曾向友人说过,我欣赏大陆演员黄渤,因为他与香港许多明星所走过的路太相近了。

有时,客观环境的变迁会令一代人产生与前辈们很不一样的表现,无论是思想或行为。香港电影新一代正面对这样的挑战。倘若不能完成这一挑战,即可肯定地说,他们不能成为“白金一代”。例如现在香港电影的不振,就是客观环境变迁最具体说明——突然多了一个从前未有过的市场,而这个市场正处黄金发展期,如何去适应?因为电影是文化与商品两面体,面对这个与香港与海外传统不一样的市场,怎样才能拿捏得比较准确?而这个市场的出现却是在在一个不应出现的时间点上还是因为难以适应了?抑或是恰恰这个时间点于他们来说属于他们的不幸?甚至这就是宿命的一种?这些甚至还不一定是需要花时间去体验的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本来不可能一蹴而就。若一定要再深入解剖,或许就是他们未经过火烤就迈入物质时代了,那么,他们或会因此而少了某些基因,注定了他们不可能成为“白金一代”——正如注定今后也不会出现MJ那样。

如此说当然十分悲观。但这是无办法的事。MJ可以跨越种族,可以成为流行文化标志,但今后会否出现类似标志?或许是一百年后甚至更长的时间才可能了。这也是MJ之后者们的不幸,也如“快女”里的曾秩可再怎样处于争议漩涡也不会如“超女”李宇春那样成为某种标志。

机遇可遇不可求,就是这个道理。更何况是集体机遇?一代的机遇?故此,香港电影不会出现超越“黄金一代”的“白金一代”。

 

 

  评论这张
 
阅读(360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