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转帖:李以庄老师之“我们为电影发烧”  

2009-10-19 14:18:27|  分类: 影评以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們為電影發燒

                                                                  --------回憶《畫外音》

 

                                                                           李以莊(注)

 

最近整理舊刊物,發現1982年12月出版的香港《中外影畫》第34期,第53頁,用整版篇幅刊出80级同学何绍伟的文章:切磋砥砺 指点激扬——中山大学中文系《画外音》电影小组介绍,勾起我許多回憶。

1981年我在中山大學中文系為高年級學生開設電影理論課。課室設在當時中山大學唯一的階梯課室,可容二百多人,常常坐滿人;實際上連理科學生,甚至外校學生也來聽課,我記得有位遠在石牌的華南師範學院的學生,竟堅持聽完半年的課程,可見為電影發燒的人真不少。

1979年我被調回母校教書時,中山大學當時剛成立一個電化教育中心,可是卻無人有興趣利用這種新技術編教材。該中心的主任問我能否編一部電子教材,闡述純理論的課程?我說可以。但因為剛調回母校,便要立刻開設基礎課《文學概論》(這個課“文革”時被取消,以“毛澤東文藝思想”取代,當時 “左”的思想尚濃,講這個課,如入雷區,壓力很大)及選修課《電影理論》兩門課,又要指導畢業論文,自己還要寫書,忙得四腳朝天,一直沒空搞。

1982年夏天,我在校內遇見中文系選修我電影課的陳澤斌,他告訴我他被分配到廢品收購部門,他不肯去。我立即去找電化教育中心的主任說:“我這個暑假就給你拍教材片,但你要安排一個聽過我電影課的學生作助手。”他很高興,說:“太好了!上海十月要開一個會,我們正急需帶一部電子教材去出席。”我把陳澤斌的名字告訴他,他立即把他安排到電化教育中心。

我將這部電子教材命名為《藝術欣賞》,拍電子教材需要可視的素材,我便立刻找出一批我在過去發表的、評論繪畫、雕塑、話劇、電影、電視劇等的藝術隨筆,這些藝術隨筆對作品有細緻、形象的藝術分析,是電子教材的現成例子。又把有關的理論書找出來,標示出要用的段落。然後,全部交給陳澤斌,將我對全片結構的想法告訴他。他很快看完我給他的文章及書籍,整理出劇本初稿,我作了多次修改。便同他一起全力投入拍攝。當時因為沒有經費,要取得活動的影象資料很困難,不得不作出頗多遷就。這個教材後來還曾對外銷售,有一位從廣西來的進修教師對我說,她曾隨學校組織的教師一起,到廣西省党校去看過這部命名為《藝術欣賞》的電子教材。我後來又拍了一部名為《機械文藝女神的誕生》的電子教材,於1985年在全校教學幻燈片觀摩交流會獲獎。

更妙的是:我忽然收到素昧平生的香港浸會大學傳理系主任林年同博士的熱情來信,他說從珠江電影製片廠一位導演處,聽說我在中山大學開電影課,十分高興,表示他可為我提供需要的資料。可能因為先前內地綜合性大學沒有開設電影課的,第一個開設電影課的是四川大學,我算是第二個,《光明日報》曾為此作過報導。

林年同博士也是一位電影發燒友,他不但寫有份量的電影論文、辦文化雜誌,當時還跟羅卡、吳宇森等人一起拍實驗電影。他後來又主動寄來刊有他長篇學術論文的《八方》雜誌,令我領教了香港一些喝飽洋墨水的年輕影人,竟有深厚的中國文化功底,除了林年同外,還有如當年的新浪潮導演劉成漢。

70年代末,內地群眾影評很蓬勃,全國各種類型的群眾影評組織有兩萬多以上,被譽為“新時期以來驚天大潮”,各報都有發表影評的篇幅。聽課學生對電影的發燒,令我想組織一個課外小組,學生中的發燒友也有這樣的要求,可謂一拍即合。活躍份子區進給這個小組起名為:《畫外音》。當年影界很重視影評,常有導演帶著新片來請影評人看及聽取意見。每當有人請我,我總是要求帶上《畫外音》一同去。而《畫外音》們的發言,常令我感到自豪。

珠江電影製片廠的胡炳榴導演聽過《畫外音》對他的處女作《鄉情》的評論後,竟帶著他的第二部影片《鄉音》的劇本來找我,要專門聽取《畫外音》的意見。我便安排了一個單元時間,讓《畫外音》暢所欲言,胡炳榴則滿載而歸。

那時中山大學對面有個機床廠,在廠內禮堂辦了一間簡陋的電影院,票價便宜,《畫外音》的學生們,常結隊從東區學生宿舍騎單車到西區教師宿舍接上我,一同去看電影,之後是熱烈的討論。無論是這種即興討論,或正式的討論,我都很留意學生發言中冒出的閃光點,鼓勵他們寫成千字以內的影評。因我在報社當過編輯,又常被報刊約稿,知道稿件如何修改,可達到發表水平,《畫外音》在內地的報刊發表了不少影評。《畫外音》名氣漸大,與其他大學的學生組織也有聯繫。

每年 《畫外音》中,都有學生畢業,我便在一年級學生中為《畫外音》物識新成員,因我同時擔任講授一年級的基礎課《文學概論》,對學生情況很熟,因此 《畫外音》一直保持人強馬壯的狀況。

每年找我指導寫電影方面畢業論文的學生,都是對電影發高燒的《畫外音》中人,我對他們要求很高,修改論文的次數較多,有時達到九次之多,男生要瘦幾斤、女生卻會掉幾次淚,但師生感情卻更深。對他們的畢業論文,我也很珍視,曾為其能發表而作各種努力,但這樣長的論文,很難有篇幅發表。我又把李旦明寫的研究電影聲音的論文,寄給北京電影學院專門研究電影聲音的教授周傳基,他曾為此感謝我,認為此文很有價值。但他亦無法找到可發表的地方。

在備課中,我發現香港電影的產量曾居世界第四位,比內地加台灣還要多,而前三名是:美國、日本、印度,都是國家;香港卻只是一個城市,真是了不起。但內地與台灣都有電影史,香港卻沒有。1984年,我向校方提出:中山大學應利用自己毗鄰香港的地理優勢,開設一門“香港電影研究”的特色課程;我只要求配一位懂粵語的助手,以便將他帶出來,令這門課香火不斷。當時擔任副校長的吳文輝,讓系主任轉告我說:“香港電影無非是拳頭加枕頭,沒有研究價值。你若開課,就是毒害青年。”我聽了很憤怒,經兩年考慮,決定提前七年退休,自費全力投入對香港電影史的研究。為此,我沒能享受到朱鎔基大幅提高知識份子待遇的好處,但我奪回了金錢買不到的寶貴七年時間。始能於2005年、2008年及2009年春,先後與丈夫周承人合作,在香港與北京連續出版了三本有關香港影史的著作,正在繼續寫香港電影通史。

 最令我牽掛的是《畫外音》!我很希望能有老師接手輔導這個為中山大學增光的學生組織,但按制度,輔導這個學生組織,是不能計算工作量的,卻要為此付出很多時間與心血,特別是要經常為學生修改影評及為之推荐等等。由於無人接手,已存在將近五年的《畫外音》,只好結束。我很傷心,其實只要為電影發燒,這種付出是很快樂的。看著《畫外音》同學們的成長,更是其樂無窮。猶其是學生畢業20年、30年後,他們回憶校園生活時,竟都會提及在《畫外音》的美好時光。作為老師,我真的覺得很幸福。

為了替《畫外音》作個告別演出,《畫外音》的最後成員之一譚軍波在校園中心區的一個櫥窗,展出《畫外音》成員先後在報刊發表的60多篇影評。這個展出讓其他學生團體的同學們很羨慕,他們說:“我們的文章只能在牆報發表,你們卻可以用鉛字發表!”

《畫外音》雖然結束了,但故事卻沒有結束。一些從《畫外音》走出去的同學,雖然工作崗位與電影無關,但仍然為電影發燒,業餘寫影評,而且成績頗佳。如李旦明成為深圳有影響的影評人,影院讓他免費觀片。

1984年中國電影評論學會首屆會長鐘惦棐主編了《中國大眾影評長篇》收集全國群眾影評文章共27萬字,我不知道有無收入《畫外音》的影評,因為他們的影評常用筆名,希望《畫外音》的朋友們能查出來。而1990年中國電影評論學會及中國電影發行放映總公司合編的《中國大眾影評長篇(續編)》卻收入了《畫外音》成員何紹偉、譚軍波兩人的影評。“續編”還與前集不同,收集了少數“知名影評人”的短篇文章,我有一篇影評被收入,令我驚喜地與《畫外音》同學重逢。

很遺憾,我沒有記下《畫外音》近五年所有成員的名字,大家能邦我集齊麼?更想知道大家現在的情況,你們都好罷?。2011年是《畫外音》成立30周年,有《畫外音》的朋友說:要寫下那些難忘的日子,你願參與麼?

 

(注)李以庄老师是与我结交了二十多年的老友,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了,和她八十岁的老伴周承人一起,仍为钻研香港电影不缀。二十五年前,李老师主动从中山大学提前七年退休(原任中文系副教授),为的就要有足够时间研究香港电影。当年她向校方提出要研究香港电影时,副校长吴文辉竟认为“香港电影就是拳头加枕头,有什么好研究的?”(我的天,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出任岭南最高学府领导人?!)一气之下,李老师提前退休,一个心眼扑向香港电影史研究当中。

香港《明报》曾在1997年4月17日副刊中,以《香港电影史要‘外人’撰写?》为题,以整一版篇幅报道采访了李老师,道出她研究香港电影发展史的历程。事实上,香港电影发展史从来就只有一个人在史料方面下功夫,该人就是于2006年不幸在广州猝然去世的余慕云先生。余先生几乎穷一生精力在搜集香港电影史料,并先后出版了《香港电影史史话》五册。原任职于香港一手袋厂任厂长的余先生,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到处看搜集有关香港电影史料并走访相关人物,从中找出香港电影发展的一些蛛丝马迹。余先生的最大贡献在于资料看搜集、整理,但仍未能在研究方面作出具学术性贡献。李老师和她的先生周承人则在这方面弥补余先生的不足,并在研究过程中,对余先生的资料同时作出修正、填补和作更深入梳理,将其提升香港电影发展史高度。也因为这样,李、周与余也结成好友,而余后来也被香港电影资料馆破格聘请为研究员(按香港政府规格,余无香港政府认可学历,但全港唯他一人在此方面有所成就,故而称“破格”),但整个香港仍无专门研究香港电影发展史学者,这样,穗港两城的三位上了年纪的老人,进行紧密合作,对香港电影发展史的研究作出重要贡献。

在此转发李老师此文,在于让她对电影的“发烧”以及对香港电影的研究让有更多人了解。特别是,在完全无任何支持情况下,李、周两位老人仍坚持不懈,前些时候原本有一位年轻女研究生作为研究助理而追随两老,但始终经受不起清贫之苦而离开了这个“三人组”。

下面,请容我转帖李老师当年的学生一篇博文,好让更多喜爱电影的网友了解这位可爱的老人:

康乐中文七八级

http://kangle78.blog.sohu.com/

搜狐博客 > 康乐中文七八级 > 日志 > 恩师难忘

2007-09-09 | 康乐校园豪侠女 香江影史拓荒牛

标签: 恩师  李以庄  咸片  香港电影史 

 

                                                     康乐校园豪侠女,香江影史拓荒牛

                                                             ——记恩师李以庄先生两三事

    本文标题是我们四个当年选修电影理论课程并在先生指导下完成毕业论文的门下弟子,在毕业二十周年之际敬送给先生的一幅对联。对联浓缩了我们对恩师的感激和崇敬之情,也是我们对先生的学术成就和人品性格的概括和评价。但倘若要在一篇短短的博客文章中,对此做准确全面的介绍或生动传神地描写,实非本兔力所能逮。好在如今网络发达,只要在网络搜索引擎上输入“李以庄”关键词,就可以查阅先生发表的不少研究成果和有关介绍,有兴趣的读者可自行上网阅看。文末有部分相关网址的链接,以弥补本文的不足或遗漏。故此,本兔还是按一贯文风,选其适合博客特点的某些精彩片段和镜头,以蒙太奇手法剪辑,不拘一格地略现先生的“豪”气、“侠”气与“牛”品于一斑。

“我就系来睇咸片嘅!”

    先生为人豪爽、乐观开朗,平素即是风风火火,快人快语,与其相处,无时不被其个性魅力所感染。记得当我向她解释为何对联中称其为“豪侠女”时,先生高兴之余又不无自嘲地幽了一默:“还好不是豪放女,不然我就成了叶子媚了!”把我们几个弟子逗得哈哈大笑。(此前一年多,先生因乳腺癌动了手术,而叶子媚则是一被称为“波霸”和“豪放女”的香港电影艳星)

    说起先生的豪气与侠气,择其要者,亦不胜枚举:

    文革期间,周老师(注1)被打成“反革命”。先生不顾众人反对,毅然与之成婚。如今老夫老妻数十年,生活中同甘共苦,相濡以沫;事业上妻唱夫和,携手共进。实在是令人敬羡

    改革开放之初,广州美院唐大禧创作表现张志新烈士的雕塑作品《猛士》,因采用了一裸体女子骑马弯弓的形象而被某些人视为洪水猛兽。先生第一个站出来在《羊城晚报》上撰文为其疾呼叫好,直至某省领导出来表态认可;(要领导甚至中央领导出来认可某文艺作品是那时常有的事)

    毕业分配时,中尉因在校时的某些激进言论(现在看来都是对的)被校方打入另册。先生顶着压力,为其四处奔走说情,希望学校网开一面,予以照顾。就在最近,看到中尉在78博客上发表的长文,先生现身评论栏,署真名发言呼应,力挺爱徒;

    为争取独立研究香港电影史的权利,先生与某校LD(先生是他的入党介绍人)整整打了三年文字官司,一直打到中纪委、高教部给了个说法为止。个中曲折的情节和细节,足可以写篇长篇小说;

    2003年10 月,先生夫妇应邀参加了香港电影资料馆举办的“香港电影之父”黎民伟纪念座谈会。令主办方和听众吃惊的是,先生夫妇并没有顺着主办方的观点发言,而是提出了绝然相反的、具有颠覆性的观点——黎民伟不是香港电影之父。他和他的同胞兄弟黎北海同为香港电影的先驱,而黎北海为香港电影所做的工作更多,贡献也更大。我和中尉有幸在场目睹了先生夫妇演讲时的风采——周老师柔声细语,娓娓道来,颇具儒雅之风;而先生则慷慨陈词,据史力争,大有女侠之态。在资料馆投放了一颗“小型炸弹”(香港电影界人士语) 

之后,先生夫妇又在香港的报刊杂志上连续发表了五篇翻案文章,还和一些坚持原观点的人士打了场“笔墨官司”,逐一将早期香港电影史上的一些模糊史实予以澄清,硬是将颠倒的历史彻底颠倒过来!

     ·······

    还是用个特写镜头吧。或许细节更能展现人物的性格特征。

    先生自1982年开始自费研究香港电影,研究经费的主要来源全靠她和周老师的工资收入。后来经过争取,有关部门虽也拨了少许经费,但杯水车薪,聊胜于无。因此,每次赴港观看影片或参加有关活动,先生多是借宿亲友或学生家中。有时常以面包、即食面当餐,或安步当车以节省费用。

    但有一笔费用却不能再省,那就是电影票钱。众所周知,香港电影种类繁多:功夫片、警匪片、古装片、恐怖片,言情片,还有色情片(香港人称之为三级片或咸片)等等。要研究香港电影,就要尽可能多地一一涉猎,取得第一手资料和感性认识。而在香港看一场电影的费用相对内地的工资水平来说,却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怎么才能省下一点电影票钱呢?

    香港的电影院通常实行时段票价,非节假日的中、下午或午夜场的票价会便宜许多。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龙油麻地就有两三间专门放映三级片的影院,每天下午三点场会连续不断地放映两部影片,票价还打折。不过观众寥寥,诺大的一个影院通常只有两三对情侣或是一两个被讥为“咸湿佬”的男性观众帮衬。

    一日下午,懒洋洋的影院看门只见一位头发略显斑白、背挎廉价提包的“师奶”步履匆匆地冲进门来,从她服饰上看,十有八九是从内地来的“表叔”、“表婶”。这个“表婶”不是别人,正是先生。

    看门的拦住查票,问道:“阿婆,(看门的故意将先生年龄夸大)内边放嘅系咸片来嘎,你都咹?”(里面放的是三级片,都合你口味?

没想到“表婶”即刻用地道的粤语(注2)朗声答道:“我就系来睇咸片嘅!”其神情之坦然,其气概之豪迈,与当年刘胡兰烈士慷慨就义时:“我就是共产党员!”毫无二致。言罢,“表婶”接过票根,径直冲入场内。一时还没转过神来的看门斜眼看着“表婶”的背影,嘟囔了一句:麶线!

    那边厢,先生早已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认真开始她的研究工作去也。

    宣传有纪律,研究无禁区。先生作为研究香港电影史的学者,“咸片”自然也是在其研究范围之内嘀!(语气词用博客语)

“汗马无功且汗牛”

    我所说先生之“牛”,并非当今惯用的牛A、牛B之“牛”,实乃当牛做马、 孺子牛、开荒牛之“牛”。

    先生家中有两样摆设颇能显现主人的人品:一为悬挂在书房正中的条幅,上面拓印四个苍劲有力的隶书:“事在人为”;另一为一架老式实木书柜,油漆斑驳,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可门扉面上一行用魏碑体雕刻的字句依然清晰可见:“汗马无功且汗牛”。

    先生夫妇常说,我们就是两头出大力、流大汗的牛,我们以作牛为乐!

    先生夫妇平日省吃俭用,将有限的资金用于研究工作。二十多年来,多次赴港,节省下来的经费绝大多数都用来购买研究用的书籍资料和影碟。记得有一次,先生从香港打来电话,告知有整整两大箱珍贵的电影研究资料和书籍要带回广州。但考虑要上下火车,辗转搬运,力不从心,十分不便;还担心过关时会遇到麻烦,希望我施以援手。后来我想法派车直接到其住所,事先又与海关方面联系,终于顺利地将先生夫妇和两箱资料接回深圳。

    见面时我问道,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的书籍和资料?先生告知,初时是自己购买了一部分,后来又有朋友相赠,都是很宝贵的资料,实在不忍舍弃,全部打包带回。如今,只要看看先生家中虽说不上是“汗牛充栋”、但精心整理、井井有条的一柜柜、一架架有关香港电影研究的书籍、资料和卡片,你就能体会到先生夫妇的“牛品”——“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2000年春,先生不幸患了乳腺癌,住院动了手术,还做了十一个多月的化疗。住院期间,全靠70高龄的周老师送汤送水,悉心照料,这时两人手头的工作才不得不放下。出院以后,稍作调整,先生夫妇又以牛一般的顽强和坚韧投入新的战斗。先生出院后不久,我去其家中看望,原以为会看到一个气息奄奄,卧床不起、形容枯槁、病怏怏的“老太婆”(我们四个弟子私下对先生的称呼),而出乎意料的是,出现在我面前的先生,除了头发由原先的斑驳二毛变成满头银发之外,怎么也无法让你相信站在面前的是个曾饱受病魔摧残的癌病患者!先生乐观自信、斗志旺盛的精神状态一如以往,令我不由当面赞叹道:李老师,你真是涛声依旧啊!也正是这病后七年,先生夫妇发表的研究成果连篇累牍,如开列清单,相信是长长一串。让你又不得不相信,这两条牛确实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

    然而,最令我钦佩的是,先生夫妇这两头“牛”,是在香港电影史这块前人虽有涉足,但开垦不深、挖掘不透的荒地上默默耕耘的拓荒牛,他们所作的研究,具有开拓性和独创性。而这一点,既是先生夫妇鲜明的学术特质,也是他们的研究成果之所以被香港电影界人士和国内学术界、出版界认可、推崇的重要原因。

    说来很有意思,前几年,为纪念“中国电影百年”出版了许多关于中国电影的新书,但其中关于中国电影史的一些基本史实却没有搞清楚。

而作为中国电影重要组成部分的香港电影,在历史上其产量等于华语电影的一半,但香港电影人却对记录自身发展没有兴趣。香港本地有关电影史的出版物,大都停留在史话的层面上,缺乏严密的考证和梳理。只是当先生夫妇2005年在三联书店(香港)出版的《早期香港电影史(1897-1945)》才有了第一本严格意义上的关于香港电影史的学术著作。 

    更难能可贵的是,先生夫妇这两只“牛”,不仅仅是停留在“笔耕”阶段的老黄牛,而是能与时俱进,跟上时代步伐的“世纪金牛”(蛇口一著名雕塑,与深圳市委门前的“开荒牛”交相辉映)先生在年近60时学会了使用电脑打字,即兴奋地用电脑给我“写”了一封信。当我接到这封来信时,仿佛从字里行间看到先生那如同孩子般的开心笑脸,也不禁为先生这种“不需扬鞭自奋蹄”的精神所折服。如今,先生夫妇不仅学会使用电脑写作,处理文档,还能上网阅看、收集资料。现代信息技术的掌握,令这对拓荒牛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2007年1月28日,周承人老师对区觅推荐的可以定时暂停强迫主人休息的软件特感兴趣,称可以针对李以庄老师“没有刹车系统”的毛病。可惜安装不久,李老师已经会将停机时间延长......

    不知不觉,我们四人(LIDJMY、OUJN、WHJX和HEGDHY)投入先生门下已近三十年。毕业二十五年来,我们师生虽各处一方,但相互间的联系和交往却未曾中断。虽不常见面,但通过信件、电话,如今又通过网络的沟通,增进了师生之间的情谊,也加深了我们对先生夫妇的了解,更增添了对他们的景仰。我们与先生:先为师生;继而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如今进而是融入浓浓亲情的长辈与晚辈。能得如此,全是先生的人格魅力使然。

    令先生引以为憾的是,我们这四个“黄埔一期”的开门弟子中,毕业后没有一个职业“触电”。先生多方努力,希望OUJN能继其衣钵,珠影在其力荐下发了商调函,却被龙岩地区文化局暗地压下公函不放人。虽然OUJN断断续续参与了一些电视连续剧、纪录片、广告片策划和制作,但终未能如愿。然而我觉得,弟子如能承继先生所授之“业”、并将其发扬光大固然很好,但如能将先生言传身教的“道”之精髓融汇贯通于工作、学习和生活中去,在各自的岗位上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有所贡献,那也是不负恩师教诲的一种表现。先生何憾之有?我们以做先生的门下弟子为荣,也希望有朝一日,先生也以我们弟子为傲 !我以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是天下所有做学生的对老师教育之恩的最好回报!先生以为然否?

 

    谨以此文献给天下所有的老师,祝他们教师节快乐!

 

野兔    写毕于教师节前夜    发表于070909

 

 

注1——周承人,原任教于中央戏剧学院。后任珠江电影制片厂美工室主任。著有《电影美术导论》等专著。

注2——先生早年毕业于香港著名的培侨中学,1996年50周年校庆时被选为该校50位杰出校友之一,故能操流利粤语。.

附记:

1、本作业经电脑统计为4475 字。本来还有许多趣事,如先生数学甚差,遇到数字,通常只能精确到小数点前两位;先生的豪侠之气用于家务,往往不免粗放,要让周老师“执手尾”等等,囿于篇幅,有的只好割爱,有的予以合并。待不用赶交作业时看能否写一篇揭瓦系列。

2、本文在写作中遇到难题,我那双拼劳什子无法输出粤语用字,幸得广州LD来电指导得以解决。专此鸣谢!

相关链接:

李以庄:《香港电影与香港社会变迁》 http://www.zhuor.com/bbs/viewthread.php?tid=842

李以庄:《一个令影迷感动的地方》http://www.ycwb.com/gb/content/2005-10/21/content_1004068.htm

李以庄、周承人《黎民伟与孙中山“非常”关系之考证》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06-11/13/content_17568155.htm

香港电影资料馆有关报道:http://www.lcsd.gov.hk/CE/CulturalService/HKFA/chinese/newsletter02/nl26_13.html 

 

 

  评论这张
 
阅读(8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