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拆弹部队》的含金量  

2010-04-22 12:24:55|  分类: 映画影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拆弹部队》的“含金量”

 

                                                                        列孚

 

本届奥斯卡《拆弹部队》一举夺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多个奖项,导演演嘉芙莲·碧嘉露更以挑战前夫占士·金马伦横扫全球票房的《阿凡达》面成为所有影迷的全球性话题。这种情形,为奥斯卡有史以来所罕见,特别是嘉芙莲作为第一个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的女性。

这部以半纪录半剧情化富纪实性描述了伊拉克战争中一支仅有三人的美军拆弹小队所经历过的死亡、恐惧、友情、信任和人性挣扎,仍然是继《现代启示录》、《猎鹿者》、《杀戮战场》(《野战排》)等著名反越战影片那样表达好莱坞左派思想的继续。影片中的三个人,队长占士(杰瑞米·雷纳饰)是个一如影片开头引用一位《纽约时报》记者马克·鲍尔(也是本片编剧兼制片人)的话“战争会令人上瘾,一如毒品”。在他服役期满后,总觉得老家平静的生活没有意义,于是。再度重返伊拉克战场;拆弹员桑恩(安东尼·麦凯饰)则是一个视规则如全命的职业士兵,对执行任务可能要付出生命代价已是习以为常,但是,他仍然十分谨小慎微;另一位士兵艾瑞奇(布莱恩·格拉提饰)是初涉战场新兵,对战争充满恐惧感,战场上的任何动作、事物对他来说都是陌生和畏缩,最后他付重伤,“如愿”地离开战场。

《拆弹部队》的含金量 - 列孚 - 列孚

影片所描绘的恐不是来自他们要拆掉的炸弹,而是身边的草木皆兵——是敌人,是突如其来的“人肉炸弹”。因为,你不知道近在咫尺的那些一个个看上去都长得差不多样子的阿拉伯人是否就是你身边的恐怖分子。因为影片多用携便式手提拍摄,画面摇晃不定的纪录片感觉更容易让你嗅到了那干旱的巴格达带来的硝烟呛渴的味道,并且,越是训练有素就越有越危在旦夕的险境,因为这些美国大兵个个都在高叫着、喝着:“注意十点钟方向!”“你的前方有一群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往上面看,他们在干什么?”“那人手上有手机!”“注意!六点方向有人!”“安全!无人!”。。。。。。不论是在荒漠或市区内,又或是在楼房内,这些经过受训必须要做到的这种“提场”,就算不是一步一小心甚至是一步一惊心的感觉,但那种极度高压让你喘不过气则直逼而来。特别是当占士在一楼房内发现曾经和他一起踢过足球的少年满身鲜血的尸体内竟藏有炸弹时——这少年肯定是被人硬要他充当人肉炸弹,那份不可思议的惊恐、惶然和痛苦交袭。占士为了查明这少年真相,还潜入民居。他的这份心境当然不会得到当地百姓的任何理解,他只好落荒而逃。

不论对这三个美国大兵之间的描述或者是对他们常常身处险境的执行任务,每当事隔没几天就打出一行字幕,说,他们离服役期满倒数还有多少天。这一设计,无论对一般人或他们而言,都是内心一种“好了,一天过去了,离返家的日子又近了一天”的渴望。但是,本片的这些字幕除了是因为需要营造人对战争时间的迫切外,更可能是给前两任美国总统布什父子看的。布什父子亲自发动了两次伊拉克战争,死去数千名美国军人,他们自以为奉行的正义或神圣之类的人类拯救者心智,在他们看来,日子就是如此地过了一天又一天的“常态化”并以为这就是必需的。事关,这也和他们的总统任期也有关,在他们任期内(也是直面倒数)干了一椿“伟大”的事。

作为女性导演,嘉芙莲·碧嘉露不止一次地拍摄以男性为题材的影片,特别是潜艇故事的《K19》这部描写冷战时期核潜艇危机的影片。作为女导演,喜欢男性题材,确有点与众不同。也许在她看来,如今仍是男权世界,通过她的镜头来描述男人当道的现实,或者曾经有过的历史,就是别样的。那末,在美国经济不景下本片所反衬出来的是,美国人对因为战争而造成的现状,就脱离不了关系。这样,这部充满写实性的影片,从三个对战争有不同体验的军人能够表现的,就是如实地反映在影片画面上的一幕幕。人,最重要的是生命,当占士、桑恩或艾瑞奇作为军人要执行必须执行的任务时,需要直面的是每分钟每秒钟可能的生命完结。故此,影片大量携便式的拍摄手法与生命脆弱(那怕你身上穿上了防弹衣装备,也照样可以将你轰掉)或坚强,就含有极强的震撼感。尤以影片舍弃可能更能煽情的商业手法和剧情去营造出血、生命和人性的微妙但却足到奥斯卡诸公会觉得难忘的叙述,因此,本片再次像《撞车》、《老无所依》、《贫民百万富翁》那样,以小见大,也以小胜大,胜了大得二十年来难得一见的《阿凡达》,也不足为奇了。

不过,像《拆弹部队》这样的影片,就像是许多人都说过的那样,近年来一些独立制作都会出现一些佳作,也在奥斯卡得了奖,但是,它们未必都会让人记住。但是,《阿凡达》是任何人都会记得的,会记住的。故而,如果说,《拆弹部队》是现实的需要,也不会有人否认。因而,该片获得包括奥斯卡等多个大奖,并不意外,但是,若要在奥斯卡史上留下重彩一笔,则不那么容易了。如此,是否可以说该片的真正含金量其实就不是那么足了?

顺便一说,香港将该片的中译名为《拆弹雄心》,比中国内地的译名更佳。因为,这支小分队只有三个人,称不上群体性的“部队”一词。相反,“雄心”则道出了和一男主角占士的个性。

 

原载《时代周报》2010/04/05

  评论这张
 
阅读(5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