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当“第六代”只能看到日落时  

2010-08-31 13:02:16|  分类: 电影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第六代”只能看到日落时

 

                                                                                             列孚

我向来不承认所谓中国电影“第六代”的存在。而且,一早就认为,中国电影并无“第六代”,中国电影的划代到第五代为止。并不是因为我是中国电影划代的始作俑者才说这样的话,当年李翰祥在香港某报他的专栏上提及划代这一方式时满不在意,问我:“请问列孚老弟,我是第几代?”我和李翰祥算是比较熟的,所他大可称我为“老弟”。后来我有机会和他见面时,我就笑着对他说:导演,你是1949年以后才当导演的,应该是第三代。但他老人家还是不信我这套,和我较真起来。。。。。。

转眼间,李翰祥离开我们差不多十四年,中国电影不但换了世代,更起了极大变化,特别是当中国内地电影越来越市场化之时,向来羞于谈票房的电影界的中坚们,也对票房分析之类口惹悬河起来。我注意到,当下不怎么敢谈票房的,就只有被称为“第六代”的王小帅们。王小帅、张元、路学长、娄烨等均已步入中年的导演,已被市场边缘化,当他们越不屑谈票房时就是越被边缘化之际。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时代的变化,甚或拒绝承认时代经已不同。我们可称张艺谋、陈凯歌他们之为第五代,是他们恰逢遇上了个好年代,当他们的前辈们如以谢晋为代表的老一代、以黄建中、胡炳榴等为代表的中生代,他们因为电影审美观或电影语言运用等与柏林、威尼斯、戛纳等最具代表性国际影展脱节,又或因时势因素而与这些著名国际影展错过的时候,张艺谋们及时出现,而且出现在我们中国内地急于获西方某种方式承认的时候。很幸运,在我身处的香港,这个如今成为仅排名在纽约之后的世界时尚之都(换句话说,当话语时代仍旧是以西方为首时,人的意志仍不会为人主观愿望所转移)在当年香港国际电影节上发现《黄土地》并令香港所有知识分子、文化人惊呼,中国新一代电影人终于摆脱了传统审美情趣而是以一种崭新姿态出现——如此,第五代一词首先在香港出现然后“内销”。所以说幸运,是当时我主办的《中外影画》可以进入内地,于当年该刊某期我对中国电影导演作了较详尽的划代——是因为陈凯歌们的出现才反过来对郑正秋、孙瑜、吴永刚们至到黄建中、胡炳榴们进行前四代的划代。事实上,当年张军钊导演、张艺谋摄影的《一个和八个》的剧照寄到《中外影画》时,这组黑白剧照构成的强烈视觉冲击令编辑部震撼不已,单就画面感而言,已然是第五代横空出世——这是《黄土地》的前奏。终于,事隔五年,张艺谋凭《红高粱》扬威国际,不久,陈凯歌再以《霸王别姬》称雄戛纳,令中国电影终于与“国际”接上了“轨”,第五代电影人跃然成了中国电影中坚。

然而,当张艺谋要转型走向票房的《英雄》果然没令市场失望之后,本来改革就滞后的中国电影市场顿然产生接近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惜,王小帅们仍执迷不悟,没有一点敏感意识,继续拒绝票房诱惑——他们除了看不到中国电影市场还未成熟到可以形成一条足以养活小众电影院线市场的同时,最可怕的是他们仍以为“谈市场就是俗不可耐”。但是,近十年的“中国崛起”开始动摇西方的价值观或世界观时,王小帅们依然麻木,依然以为柏林也好。威尼斯也罢,仍旧是走向世界、走向西方的“华山一条路”。一如赵军所说,他们的电影就是为某些国际电影节的开幕式或闭幕式而拍摄。诚然,中国经济经展是粗放型的,粗放型的大环境下的许多也十足粗放,例如对中国人原本缓慢美学的破坏——例如“慢功出细活”的传统、“铁柱磨成针”的坚韧、例如浩瀚的《四库全书》的耗时十载、象牙雕刻的费时精细等等耐性几消失殆尽,一切都是一窝蜂的过犹不及的“快点快点”。那么,时下同样是粗放型的中国电影市场也有类似问题。只是,所谓“第六代”基本没能领悟电影本性,即电影是大众的电影而不是少数所谓精英的电影——何况,意图表现精英才气迄今也没有捧出一部足以让精英们都折服的作品来。即使是粗放型的中国电影市场走向细分与成熟,即使中国电影观众区隔性群体,才情与锐气皆尽的“第六代”已然与时代出现错位了。

时不予我。就算有所谓“第六代”这样一个品牌,但对他们来说已不是“日落红云升,来日是晴天”。因为他们背负着的是一开始就是个盲目的包袱,这是一个排拒多数人的包袱。那怕是我曾经出过力为张元和崔健的《北京杂种》引入过资金,但是,当我只能在很少的影碟店铺才艰难地找到这只电影VCD时,我更肯定了我的看法:他将难以看到“红云”,中国电影的划代,到第五代为止。时移世易,这边厢是个个高喊“票房过亿”(虽然个人觉得这也属浮躁),他们那厢则仍旧是顾影自怜——十多年过去了,他们还能够撑多久?他们愿意撑多久?最直接的一个问题是:有多少个影院经理知道他们是何方神圣?!

 

原刊《综艺》2010/08/下半月期

  评论这张
 
阅读(721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