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成都没有成都人?  

2011-04-11 16:40:02|  分类: 城市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步在成都街头,发现“甜MM&干锅锅”、“懒鬼火锅”、“荐骨头”等这些趣怪的餐厅店铺的名字,让我想起台北的“懒得找钱”KTV、“坟场”酒吧、“两个橘子”的女性内衣专卖店、“打什么位置穿什么鞋”运动鞋专门店,别具想象力,能吸引眼球,颇有意思。前列餐厅店铺名字出现在成都街头。因此,看到这些店铺名字令人遥想数千里外的台北,有种神奇感。心想,台北人的那份悠闲与成都人悠悠生活节奏是否可从这些有趣的店铺名字中找到某些共通处?因为,在北京、上海、广州和香港是难以找到这样富于生活情趣名字店铺的,顶多是只是追求小资趣致。成都与台北之间在生活文化上这种同类情调反映这些趣怪店铺名字上当然未必就可以在这之间划上等号,但作为城市风情的一道景色,那是差不离的。

这是我26年后才再次造访成都。26年前到过的成都,给我印象深刻的是,那时成都好多店铺的招牌多为白色底,书写式的黑字(多为楷书),也有少数黑色底、金色书写体的招牌,而这些店铺其实都甚为简陋,虽有某些来自广东的“时髦”商品令该些店铺多了些色彩,但仍颇显出成都古朴市井风味。类似情景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绍兴曾经见过,只是作为绍兴,人文气息深重让这江南水乡市镇风景令这绝对中式的招牌平添了一份浓郁的古迹气味。但这次造访蓉城,这样的白底黑字招牌一块也不见了,多见的是俗套的大红大黄大绿大蓝的混杂大幅尺招牌,与内地其它城市一样,没有了地域性区别,一律的红或黄或绿或蓝。这令人感到有些怏怏。

成都没有成都人了? - 列孚 - 列孚

大红大黄大蓝大白的招牌是中国内地城市同质化的表现,失去了城市性格。

记忆所及,提督街上有好些成都老字号,也记得光顾过的一家老字号汤圆店,叫赖汤圆。为什么记得它?因为孩提时在广州中山五路与广大路交界处就曾有家“成都汤圆”(现在是五月花广场),父母就曾带我吃过这家店的汤圆,是粉红和白色两种汤圆的“鸳鸯汤圆”,粉红色的号称是玫瑰香味的花生馅汤圆;而白色的,就是糯米的黑芝麻汤圆了。到了读中学时的“文革”时期,它还在,其旁边是江苏餐厅,对面是华北饭店。广州老字号可嵌在脑中,那时到成都,就不忘也要找成都的著名汤圆店。要不,它当年就不会在广州设了家以成都命名的汤圆店铺了。当时在相关朋友帮忙下,终于尝到了正宗的成都汤圆。朋友说,这家“赖汤圆”就是成都最出名的老字号。然而,我发现,在成都吃正宗的成都汤圆,颗粒较小,也无“玫瑰”色的汤圆,特别是汤圆内的馅很少,是否因“南下”而需与岭南同化?不得而知了。但是,入口后很滑、很软、很香,真的很好吃。可是,26年过去了,成都变化很大,如今再要光顾赖汤圆,就得找的士去提督街。在下榻之所的酒店,叫了辆的士,说是去提督街,司机竟茫茫然用四川话反问:“提督街?你知道吗?”我说:“你不是成都人?”“不是。”“那——你照往市中心去就是了,在天府广场附近,到了那儿你再问问。”

从西安北路往天府广场开过去,闹市渐见,的士司机慢慢停下来,问另一辆刚好停靠在路边的同行:“老哥,提督街在哪?”只见对方摇摇头。“他也不是成都人?”我问。“不是的,听他口音,像宜宾的。”“那你呢?”“我是新津的。”的士再开,又到一路口,等红灯,旁边停了一辆摩托车,司机又问那开摩托的,怎知开摩托的又摇摇头。一边停、一边问,终于找到提督街了,放在酒店的地图让我记得,提督街不长,于是我下了的士,深信来到提督街就不怕找不到“赖汤圆”了吧!可是谁想,东张西望,希望能找到这老字号招牌,然而,再怎样瞪大眼,就是找不到“赖汤圆”这块招牌。于是只好问人。谁曾料,我连问了三个人,竟均不晓得“赖汤圆”在那儿,而我问的人还特意找一些年纪较大的。最后,我瞄准了可能是一家人的中年男人,因为这“一家人”的穿著较为讲究。心忖,像这样的家庭该对老字号有所认识吧。那知,我又错了!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头,然后指了指反方向,说:“好像是在前面。”“好像?”我心里嘀咕。但还是说了声“谢谢”。我还是相信这位中年男人,掉过头走反向的前面。走了约几分钟,先看到了同是老字号的“夫妻肺片”,不错,还是黑底的金色楷书体招牌,但是店内装饰则不敢恭维了,普通的长形长桌,普通的卫生和普通的灯光下里面有多张没有收拾的餐桌,狼籍一片。其隔壁,就是曾经著名的“赖汤圆”——全变了,竟变成快餐店一样的“老店”:大门上端挂着的虽然仍是黑底的金色楷书体招牌,但临街的左边是卖烤串烧的或其它小食的,右侧是卖包点之类,店内摆的是快餐店常见到那种倒模式制造出来的硬塑料餐桌和椅子,长形的一桌八椅,大概有八张;装盛汤圆的碗和汤羹全都是塑料的;天花低矮,灯光尽管说不是昏暗,可是,白色光管仍令人觉得剌眼,所谓老字号的细节全然消失,成了一家个体户式的小店。顾客不多,像我这样慕名而来的,有几个?以前吃这家汤圆感觉已被这遭到糟蹋的声名破坏掉了,除了叹息,还是叹息。至少,他们连盛载食物的器皿还不如小街窄巷里只有三四张小桌子的馄饨店,人家可都是用陶瓷的碗、羹啊!尽管连一个店名也没有。

成都没有成都人了? - 列孚 - 列孚

成都春熙路步行街上有几多成都人?

 

要离开成都了,预定好的出租车从酒店开往双流机场。司机是个中年女人,和她闲聊,发现她所说的话和我这几天在成都听到的话有些不一样,有些绵绵的、显得较为斯文些。一问之下才知道,她说:“我说的是成都话,不是四川话。”“噢?那我在成都听到的都是四川话而不是成都话?”她有点不屑:“成都还有成都人吗?”可惜双流机场离市区不太远,很快就到了,要不然,我会很有兴趣地和这位司机大姐交流交流:为什么她会强调她说的是成都话而不是四川话?为什么她讲起成都时语调会那么在乎“成都人”的定义?特别是她说的“成都还有成都人吗”这句话是否含有着对成都这些年来的嬗变存有不满甚至抵触?。。。。。。在飞机上,我还在想类似的问题:是啊!就拿我到处问“赖汤圆”在那里,“成都人”均十问九不知,那末,成都真的没有向来以为是成都人的成都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98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