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港片要开僻“第二个韩国市场”  

2011-05-13 16:19:33|  分类: 产业市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港电影在内地市场要有新思路

——港片在内地市场表现杂谈

 

列孚

 

2003年,CEPA(《内地与香港更紧密经贸关系协定》)条款实施后,当时笔者尚旅居北京,某次与数位香港影人茶聚时就谈到这个问题。其时,笔者就认为,港片应以广东市场为主,有大制作时才应考虑整个大陆市场,道理很简单,同声同气的广东市场少了文化隔阂,即使不是以整个广东为市场,仅仅珠三角就很不错了,因为珠三角人口比韩国还要多,是台湾的两倍,中小型制作就应当考虑以广东或珠三角市场。在座的张坚庭当即表示反对,认为明摆着有个十三亿人口市场,为何只要广东?只要广东市场是行不通的。

事隔八年,杜琪峰接受广州《南方都市报》访问(2011年5月6日)时表示,要推动中国南方电影,因为对北方基本不了解、不熟悉,而这个南方就是大珠三角,即包括香港在内的大珠三角,或者更大一些,包括福建、台湾,这样的南方他才熟悉、才了解,因此,不必舍近求远。在同一天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他也表示:对北方,他水土不服。杜琪峰的《单身男女》票房刚过一亿,广东市场占该片票房接近五成。因为该片在广东上映的多为原版粤语,因为广州、深圳来自外地的白领较多,特别深圳,所以同时也供国语版上映。

杜琪峰的讲话竟与我于去年年底在北京举行的“银都六十周年论坛”上的意见一样,当时,我发言的题目是:《请银都为南方电影给力》!

八年前,广东人口为9000多万,如今,广东人口为1.05亿,成为中国第一人口大省。

 

导演ABCDE

2006年9月,首家广东大地数码影院(下称大地影院)落子佛山南海区大沥镇,时至今日,累计票房已达3,000万元(人民币,下同;同时,该院平均票价为22.5元),早已收回成本进入盈利阶段。据该院历年票房统计,在国语、粤语和外语片种中,粤语片所占票房收入的38.1%,由于《阿凡达》票房实在太劲,才令外语片票房略高于粤语片,占39.07%,换言之,国语片票房只占22.83%。

以《七十二家租客》、《翡翠明珠》为例,由大地影院组成的广东大地院线只安排其旗下在华东、华北、东北地区影院只上映少数场次,甚至不排期上映。但是,该两片则在广东省内该院线旗下所有影院(45家)上映,连同在广东省内其余院线,两片在广东票房收入占了全国的75%以上。在大地院线本身所占比例就更大了。从珠三角起步的大地影院深知粤语片、国语片分别在省内与外省的市场区别,因此,除了个别所谓“大片”如《让子弹飞》、《赵氏孤儿》、《唐山大地震》等能够成为“吸金王”外,一般是言,其余中文片或没什么国际性影响的影片,如《危情三日》(The Neat Three Days,港译《惊劫七十三小时》)、《迷踪:第九鹰团》(The Eagle)、《班级舞会》(Prom)等,这样的“批片”每年大概有十来二十部左右。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中影除了每年有引进所谓20部外国“大片”配额外,还有一些“非大片”的外国影片进口,内地行业术语为“批片”,即特批进口片,这些影片未必都是由中影本身引进,而多由一些民营公司引进,但必须与中影合作。再如,大地本身就曾引进日本电影《我和狗狗的十个约定》这样的“批片”,就必须经由中影审批后,与其在内地共同发行。因此,对内地电影市场不了解时,就容易将大凡进口片与所谓外国“大片”划上等号,或划同为外语片,这样就容易做成混淆。当然,所谓外国“大片”多为荷里活制作,如《阿凡达》、《变型金刚》、《哈利·波特》等等。对观众而言,此等“批片”就容易被认为是“次等”进口片。

港片处于这种分等级化的情况下,一些港产片也容易被画上类似符号,不是徐克、吴宇森、杜琪峰等导演的影片便极易被分为“次等”了。对内地观众而言,有谁会知道钟澍佳?那个是秦小珍?叶念琛还好些,至少他的《十分爱》也曾在珠三角地区上映过,或珠三角观众从香港电视或盗版碟中知道这个“爱情系列”导演。然而,去到北方,人们对他们仍是陌生的。有些导演则处于不生不熟的尴尬位置“等级”上,如李仁港、马伟豪等。

大致上,香港导演在内地的知名度在目前可以列作如下——

 

A级:吴宇森、徐克、杜琪峰、王家卫;

B级:叶伟信、尔冬升、刘伟强、麦兆辉、庄文强、刘镇纬、王晶、陈嘉上、陈木胜、林超贤、彭浩翔等;

C级:许鞍华、邱礼涛、韦家辉、严浩、罗启锐、张婉婷、马楚成等;

D级:李仁港、马伟豪、叶念琛、陈庆嘉、郑保瑞、叶伟民等;

E级:岸西、黄真真、麦曦茵、毕国智、秦小珍、钟澍佳、郭子健、黄精甫等。

 

在此声明,这只是个人在内地所了解、观察的知名度而非为上述导演与成绩、水平或成就高低之分划等号。例如许鞍华、严浩,其成就当不可低估,但因为内地观众对她作品了解有限,尤以80后、90后观众而言。马楚成的成就当未如上述许、严,然其拍摄影片在内地却有一定票房或为受年轻观众喜爱;韦家辉作为杜琪峰拍档时,人们会注意到他,但一旦由其独立执导则受到某程度影响;相反,彭浩翔作品虽然只有两部作品在内在公映,但是,其在年轻观众中人气颇盛。D级则是较为尴尬的,内地观众对他们半生不熟。再加上内地观众一般而言对港片注重明星更多一些,除了我所选的知名度A级导演外,人们对B级或以下导演作品则多会关注由谁来主演?所谓E级的,则因为他们作品大多未曾在内地作过公映。尽管《打擂台》因为在本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中获最佳影片而在内地作重新公映,但是,发行公司却选错了在人口比例本地人(广东人)与外地人(广义北方人)是1.5:8.5的深圳作宣传,自然难以奏效,郭子健、郑思杰再如何大力推荐所起作用也不大。而多以监制身分出现的文隽却拥有较高知名度。此外,还会有些主、客观因素会影响其知名度,如低调者,又如不擅与传媒打交道者,又或是个性较为特别的之类。而传媒是不喜欢那些不愿意被接触的电影人的。

知名度越高的,所受关注程度越高,其作品票房也就较高。

吴宇森、徐克、叶伟信、陈嘉上、麦兆辉、庄文强、刘伟强均已进入票房“亿元导演俱乐部”,于内地发行公司而言,从市场上自然会与其成绩及其知名度作综合评估才可能作出发行方略以及投入宣传费额度的多寡。

 

香港女星不“上线”

也该说说香港明星在港产片于内地市场作用。

毫无疑问,甄子丹、刘德华、梁朝伟、古天乐、吴彦祖、周星驰已属一线明星。当下的成龙、周润发号召力则有点稍不如前了,虽然他们仍属一线明星。张学友、洪金宝、刘青云、郭富城、黎明、曾志伟、梁家辉、谢霆锋、余文乐、陈奕迅、任达华、张家辉等则属一线尾二线头之列,方中信、李廷治、房祖名、郑中基、陈小春、郑伊健、方力申、杜文泽等为二线;而像陈伟霆、黄又南、杜宇航、樊少皇等仍属待“升值”阶段,列为三线明星,许是合理的。因为连表三角观众对他们都只有模糊认知。然而,像在《翡翠明珠》、《七十二家租客》等以TVB艺员为主的如黄祖蓝、林峰等会因为珠三角观众多收看香港电视而较为熟悉他们,仅以地域性来说,他们又不止只属三线。然而,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是电视从业者多过属于电影人。

这似乎又有一个例子说明:内地南北市场的的确确不一样。北京、上海观众有谁会知道黄祖蓝是何许人也?

对不起,我没有列举香港女演员,真的很难列出香港电影女演员有谁是可以被称得上一线而具号召力的。就算是像吴君如那样,也只可能偶尔为之地成了“一线”,但是,没有持续性,要等她下一部能叫得上“一线”的,可能是永远地无可奉告。自从钟楚红退隐、张曼玉渐告淡出之后,香港再无独挑大梁的女星——那怕是扬紫琼。

谁让香港电影是属于雄性的呢!

香港演员对地内观众别具吸引力仍要回到1980年代的周润发、成龙年代的回到张国荣、周星驰的1990年代。当时有一个最简洁的称谓:“双周一成”。

对港片于内地市场最大问题仍然是他们至今对“双周一成”念念不忘,是陪同他们成长的光与影。“雕刻时光”的那一“刻”就“刻”凝固在那里,那是当今谁也难以动摇、难以抹掉和难以驱去的“那一刻”。因而,内地发行公司仍然开口就是“甄子丹、刘德华”,因为他们知道,梁朝伟不属于多产一类,而古天乐、吴彦祖对他们来说仍稍嫌欠缺稳定性,不很靠谱;周星驰?三年甚至五年才一部,怎可指望于他?掉过头来看,原来内地的葛优才是最靠谱的。姜文也不赖,有他差不多就是有保障了,尽管他拍戏不算多。北方一家院线负责人说了:“有葛优比有刘德华更可靠。”这是北方的说话,在南方则不一样,与北方掉了过来:“有刘德华比有葛优可靠。”

明星讲魅力。

南方人不怎么理解葛优的魅力。这是天然的,没办法。但是,刘德华、甄子丹则不一样,南北通吃,只是,当葛、刘同现时,北方人则可能选择前者多一点点,特别是在什么“黄金假期”的档期时。因此,以动作片见长的港片,以港产动作片绝对压倒一切时,当下的甄子丹没人可替代。

但从来无人会提及香港女星。这无疑是港产片在内地的最大弱点之一。看看从本届金像奖倒数就知道了:第30届是刘嘉玲、第29届是惠英红、第28届是鲍起静。都是绝对不再是年轻了。我绝无否定她们出色之意,更无年龄歧视,也非鼓吹青春万岁,然很明显,香港女星真正是青黄不接了。不像以前,有张曼玉、钟楚红;有林青霞、王祖贤甚至吴倩莲梅艳芳,对内地观众而言,那才叫做一个惊艳。可当下港产片惊艳难再。

内地美女实在太多。

再从第28届金像奖最佳女角得奖者倒数:第27届是斯琴高娃、第26届是章子怡、第25届是巩俐、第24届是周迅。但这不仅是美不美的问题,反过来的观照就是我们香港女演员断层太严重、过分严重。如今香港女星不“上线”,那才恐怖。

罗丹说:“这个世界不缺乏美,但缺乏发现美的眼睛。”

 

给力南方电影,开僻“第二个韩国市场”

自从2002年由我们香港人江志强牵头以一部《英雄》开始令中国内地电影市场“被发现”以后,一发不可收拾。中国人总喜欢走极端,总会过犹不及,少了份淡定,多了些浮躁。因为如此,是不成熟表现。我们简单地从人的因素——导演、男明星、女明星这作为商业电影、类型电影的要素可以看到,港产片或说是以香港影人为主创的合拍片,便可以发觉,内地市场并不如像我们想象中简单,一口就想吞下一个十三亿人口的特大胖子?不可能。因此,因地制宜,“走什么山唱什么歌”才可能发现原来市场是这个样子的。

CEPA实施条款中,虽然有港产片粤语版可在广东公映。但是,自实施以来,真正能以纯港产片身分进入广东和内地的实在是寥寥可数。《志明与春娇》是今年其中一部,可是,被删节得肢离破碎,配上国语就更难以入耳,香港特色殆失净尽。加然广东上映的原版粤语,也因为删剪的缘故,观众看后“妈妈”声。这样,杜琪峰的讲话就值得认真注意了。所谓“中国南方电影”,也就是将香港电影资源与文化基因结合扩大为“超级香港电影圈”。广东常常提“大珠三角经济圈”乃至“泛珠三角经济圈”,那么,有了CEPA这个法定精神,杜琪峰的看法就有可能让香港在这个大珠三角也罢,泛珠三角也罢“圈”内唯一的优势——电影在这里大做文章,就算将范围被限制在珠三角,那么,“南方电影”就有了“第二个韩国市场”,无论人口或经济总量,珠三角与韩国差不多一样。除非像《英雄》、《赤壁》、《十月围城》或《狄仁杰之通天帝国》这样的大制作就需要十三亿人口市场,一般的、中小型的制作则无需强求十三亿只求4,000多万人口、人均GDP超过一万美元的“第二个韩国市场”就OK了。

    从数据和人文环境这两个可依靠因素,致力推动中国南方电影,大有可为。

  评论这张
 
阅读(12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