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列孚

中国,请你走得慢一点,停下来,想一想。。。。。。

 
 
 

日志

 
 

从不看金庸......  

2011-08-28 17:43:47|  分类: 私家名人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不是偶尔看了谢有顺博客《金庸小说与文学的乌托邦精神》,才想起金庸这个人,不是他不曾在我生活中存在过,而是,他的小说从不在我生活中存在过。

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我早在1960年代就知道有个查良镛,笔名金庸,写武侠小说很在香港很出名。其时我还在广州。有次,我还在香港某画报上见到,他作为《明报》社长身分在湾仔的修顿球场主持开球仪式——虽然那不过是七人小型足球赛。当时香港的七人足球赛十分盛行,港岛的七人赛“圣地”是湾仔的修顿,而九龙的“圣地”则是麦花臣球场。广州也有两个这样的“圣地”——河南是洪德球场,河北则是东山均益球场,那时,常常有香港七人赛球队来穗挑战,最记得香港有支名为“京士柏”(Qunnes  Park,后来才晓得,原他们都是昆士柏流浪队拥趸,该名在内地又译作女皇公园巡游者,好别扭的译名)队就曾与洪德队数度交手,打得激烈,互不服输。我当然是洪德队拥趸了,因为里面有我的师兄啊!何况又是洪德街坊?原来,七人赛足球的民间“省港杯”早就有了。因此,当我在该香港画报上见有查良镛也主持开球礼时,对他也增加了不少“分”。不过,就我当时所知,香港写武侠小说的梁羽生却要比金庸出名些。那时,我正如肌如渴在看《七侠五义》、《蜀山剑侠传》、《封神榜》——那可是用五斤粮票作抵押“借”回来的。因此,那就就曾极度渴望能够看到不论是梁羽生的或金庸的武侠小说。

1973年,我到了香港,不再是懵懂少年了(吧)。

到港后我自己主动买的第一份报纸就是《明报》。首选该报,也是因为查良镛的缘故。当时也知道,《明报》社论就是由查良镛亲自执笔所撰写。但是很奇怪,原先强烈要看到梁羽生、金庸武侠小说的欲望此际却没有了,可能是因为香港其它资讯太多了,对于我这样一个刚到香港的年轻人来说,几乎对什么都感兴趣,但都来不及吸收,那么,小说(当然也包括武侠小说在内)在其时就变得不是那么需求,何况人已在港,梁、金小说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好了,手到拿来。不急。然而渐渐地,也许是生活所迫,也许是实在是瞎忙,再加上一头扎入电影当中,对文学或小说之类,也再难抽出时间投入其中。但是,有次我访问香港大学中文系某教授时,和他谈到金庸著作的时候,他兜头一句说:“我无睇过金庸的书。”我吃了一惊,忙问:“包括他的武侠小说吗?”“那算小说吗?”他冷冷一句话,令我欲语无言。是的,我也未看过金庸的武侠小说啊!受了这剌激,我决定读读金庸的武侠小说,首选《射雕英雄传》。我不知道为何首选是它,也许是毛泽东的那句“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那句磅薄的诗句印象太深?已嵌在脑袋里了?

手捧厚厚的《射雕英雄传》,准备好好地看下去,毕竟,十多年前就早闻其大名、早就渴望过要看的金庸巨著。岂料,才翻过十多页,我竟难以读下去,总觉得未看得明,或不能专注地看,从头再读。余是者,这样重读反复了两三次,还是难以看下去。过了一段时间,我找到金庸的“处女作”《书剑恩仇录》来看,心想,也许应该从他的第一部作品看起才是对路的。而且那时电视上正播他的这部作品的电视剧,郑少秋主演的。虽然我因为工作关系,晚上得要在报社工作,没机会看该剧,但是,该剧主题歌却老在耳边响起,什么“红花会”、“陈家洛”之类就算不看剧、不看小说也听到这几个经常出现的字。然而就在这样一个晚上黄金时段的《书剑》包围在港九各个家庭的饭桌上的浓浓氛围下,《书剑恩仇录》我还是看不下去。也是翻了十多页就无法继续,感到索然无味。

我唯一读过查良镛(署名不是金庸,因为是以明报社长身分写的)的书是《访台所见所闻所思》(大概是这书名吧)。当时(1980年代初)他的武侠小说在台湾解禁,他个人也不再被列为“敏感人士”,获准访台。他首次出访台湾,回港后在《明报》上连载了他于台湾此行的一些见闻和启示、想法。后来结集成书出版。《明报》在香港知识分子、读书人、文化人当中颇有影响力,作为明报社长同时又是《明报》主笔,查良镛是具影响的;另一方面,因为他的武侠小说,因此作为金庸,他则在坊间大众中也具影响力。可以这样说,当查良镛+金庸一起出现时,一个似乎雅俗共赏的形象出现了;但当查/金分别出现时,却是另一个形象。

后来,不论间接或直接地接触过他之后,我发觉,你不容易真正认识他。尽管我直接接触他只有那么两三次,有次他甚至还在集团1993新年晚宴上给我唱的《黄土高坡》评奖时给了我高分(事后有同事所说的,不知真假),然当我在香港传媒待的时间越长,或说曾经间接、直接接触过后再经过一段时间看到其某些表现时,我对不论是查良镛也好,金庸也罢——的距离越来越远——我的意思不是说我曾经那么接近他——正如文首所说,例如我早在1960年代就曾知道他那样。如此,我再不可能与《射雕英雄传》之类拉近距离。

因此,有时我会读查良镛,但从不读金庸。

  评论这张
 
阅读(119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